端木雲觀點》川普和金正恩還會第三次會面嗎?
新頭殼newtalk 文/
二月底在越南河內舉行的「川金二會」,在外界驚訝聲中破局。   圖:翻攝自Youtube
二月底在越南河內舉行的「川金二會」,在外界驚訝聲中破局。   圖:翻攝自Youtube

二月底在越南河內舉行的「川金二會」,在外界驚訝聲中破局。外界原本以為川普受到國內醜聞與前任律師倒戈發言等因素,會藉由部分讓步獲取金正恩的回報,透過外交勝利再出口轉內銷,來轉移國內執政困境的焦點。結果川普非但未如上述預期,做出不該做的過度承諾,反而表明是金正恩提出的交換條件令他無法接受,因此與期簽訂沒有意義的協議,還不是沒有協議。

事後雙方各執一詞,美方表示無法接受平壤要求全面解除國際制裁,北韓則透露華府要求全面去核化,也超過其能夠忍受的底線。過去兩週來,更多資料顯示,北韓的確提出放棄與摧毀若干核武與飛彈設施作為籌碼,而美方也規劃局部與間接的放寬制裁方案。但最終證明,雙方都高估了對彼此的期待,因而無法如去年六月在新加坡的首次會面一樣,至少達成象徵性的協議。

但這也凸顯另一項國際談判的要素。就是依照一般常理,此類談判多由幕僚層級事先協商,獲致一定程度的共識、或是擱置歧見之後,才由主帥出面,營造「雖無成果但不破局」的場面。但這場美國與北韓的談判,迄今最具決定性的因素就是在川、金兩人身上。換言之,它違反多數國際談判「由下而上」的慣例,多是「由上而下」來決定談判的走向。

因此無是是在新加坡還是河內,川、金兩人都是在幕僚團隊展開正式會談前,帶著傳譯人員,先行「闢室密談」,這當然又是國際談判的大忌。但這種常規用在川、金這兩位「非典型」領導人身上,顯然又不令人感到驚奇。

關鍵仍在於美國與北韓各自的目標與優先順序為何,因為華府與平壤在朝鮮半島議題上交手超過二十多年,過去也屢屢出現平壤「跳票」的紀錄,真正要達到北韓「去核化」誠屬曠日廢時的長期工程,而川普又有競選連任的壓力。也因此川、金兩人心知肚明,至少在2020川普展開競選連任前,川普要的就是金正恩不進行任何核武與飛彈試射,這樣他就可以宣稱他創造前任美國總統做不到的重大外交政績。金正恩面對國際制裁造成北韓經濟頹勢,也需要川普主導制裁的鬆綁,因此他仍會尋求川普做出漸進式的解除制裁,或是提供他化解北韓經濟危機的方法。

但即使排除兩人各自的內部考量,美國的終極目標是要北韓完全放棄核武以及其他大規模毀滅性武器,包括可能攻擊美國本土的洲際彈道飛彈研發。而且北韓必須接受國際「可驗證」與「不可逆轉」的「去核化」過程。此一目標若能達成,就能確保北韓的核武與技術不致擴散到其他國家,確保朝鮮半島和平,進一步鞏固美國在東北亞的影響力。

反觀金正恩的優先目標是政權的生存,核武與其他軍備是他的護身符和討價還價的籌碼,當然不能平白浪費。更重要的是,平壤對於外來威脅的認知,美國固然是首要來源,但在金正恩的盤算中,避免被中國主導以及維持與韓國的和緩關係也是重中之重。金正恩和他父親與祖父最大的不同就是,他並未全然擁抱中國這位老大哥,而是巧妙地運用己身的戰略重要性,周旋在美、中兩強之間,維持最大的平衡與保障。現階段韓國大統領文在寅更是金正恩最大的助手,扮演著與美方溝通與說服的中介人角色。

綜合上述分析,未來美國與北韓將如何繼續角力?川普和金正恩還會第三次會面嗎?

金正恩有幾個選擇:一是在制裁未能解除前,尋求中國與俄羅斯協助,以解決經濟燃煤之急。二是更換談判團隊,繼續與華府協商,甚至鋪陳「川金三會」可能性。三是尋求韓國文在寅政府的協助。最後當然才是重啟挑釁之舉。前三種情況較屬可能,但即使金正恩決定採取最後一個方案,他可能也不致於冒然進行核試爆或洲際彈道飛彈試射,因為那將是玉石俱焚之舉,川普為了確保連任,別無選擇只能重回「極度施壓」的報復行動。

對川普最好的情況是:明年年初,當美國總統大選白熱化之際,為了拉檯聲勢,但找出一套可以協助北韓振興經濟的方法,用以換取金正恩在「去核化」的質與量方面,做出更具體的讓步。

因此,去年六月的新加坡會面,充其量只是美、朝的「破冰」會面,雙方也都各自達成可以對內交待與滿足國際期待的雙重目標。今年二月河內會面,與其說是「破局」,不如視之為務實的開端。雙方都偵測到彼此真正的底線,也都沒有撕破臉,繼續維持幕僚層級的溝通對話。未來的「川金三會」究竟會是柳暗花明,抑或是歹戲拖棚,就看川、金兩人的盤算了。

喜歡這篇文章嗎?歡迎按讚、分享、灌溉 ~
※登入會員後FB分享可獲得﹝ 台北政治經濟交易所﹞點數100點 每日分享不同篇文章最多可得500點


 

網友回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