將草書抽象再抽象 「非書法」首登文化殿堂

新頭殼newtalk | 黃博郎 台南市報導
1970-01-01T00:00:00Z
陳明德將古典書法線條與紙上空間巧妙結合,創造出一個深具視覺想像的畫面,成為一種非文字性的當代構成,讓傳統古典草書抽象再抽象,成為無國界之當代藝術。   圖 : 黃博郎/攝
陳明德將古典書法線條與紙上空間巧妙結合,創造出一個深具視覺想像的畫面,成為一種非文字性的當代構成,讓傳統古典草書抽象再抽象,成為無國界之當代藝術。   圖 : 黃博郎/攝

「『非書法』之創作,起心動念於如何使書法國際化。傳統草書難辨難懂,如何用古典書法線條與紙上空間巧妙結合,創造出一個深具視覺想像的畫面,成為一種非文字性的當代構成,將傳統古典草書抽象再抽象,讓它成為無國界之當代藝術。」非傳統書法類作品首次展登上台南市立文化中心,令人驚嘆,展出者陳明德如此介紹他的「非書法」作品。

知名書法家陳明德畢業於南大國語文研究所,長年鑽研書法,多年前即榮獲全國美展書法類金牌獎,基於對書法的熱愛和使命,他苦心籌建明宗書法藝術館,定期舉辦明宗獎全國書法、篆刻、印鈕比賽,備受海內外矚目,早已成為中南部推動書法教育的最重要基地。他曾獲邀在台南、台北、上海等地舉辦書法展,並多次參加兩岸漢字藝術節展覽,著有《絹墨流淌行草創作展1,2》、《非書法1,2》、《縱橫之間 行草創作集1,2》等書。

雖然傳統書法技巧早已不亞於古今大家,他卻未曾自滿,且不斷求新求變,近來投入行草大立軸與長卷之創作,並跨域當代書藝「非書法」之探索創作。在傳統古典書法上,師法張芝、二王、張旭、懷素、王鐸、傅山等草書大家之筆法、章法、墨法。並融入自我心法,冀達四法合一,我寫我心,我書我形,超脫古典造形之桎梏,呈現個人鮮明風格。

陳明德表示,在大立軸的表現上,他追求三行絕美,圖謀視覺之張力與情緒之釋放,能完整緊密結合,於情境之營構上,進入新的風貌。而長卷創作上,則追求文學性之起承轉合,充滿閱讀性與激動感,於矛盾對立中取得恐怖平衡,呈現一種「無意於佳乃佳」之禪意。

至於「非書法」創作,他說,「非書法」乃起心動念於如何使書法國際化,傳統草書難辨難懂,便思考如何用古典書法線條與紙上空間巧妙結合,創造出一個深具視覺想像的畫面,成為非文字性之當代構成,將傳統古典草書的抽象再抽象,讓它成為無國界之當代藝術。

「簡單來說,就是連不懂中文的外國人都可以欣賞。」陳明德指出,「非書法」立基於傳統書法技巧,經由無意識之書寫與激情之揮灑,融入空間之黑白、線條之虛實、快慢、粗細,轉折、聚散等二元對立之差異變化,並透過墨水之滴灑噴濺,形成新的墨象氛圍,直觀直覺,無須任何解釋,我思故我得,自由自在。

台南市立文化中心過去舉辦的書法展均以傳統書法類為主,陳明德9月6日至9月22日在文化中心第一藝廊舉辦的「書法vs.非書法」個展,是首次在此文化殿堂登場的非傳統書法類展覽,展現出古典書法往感性一路前進,力追心源,實踐「書為心畫」之真諦。透過大立軸與長卷的自由自在的書寫,表現行草縱橫之間的異同;「非書法」則運用傳統毛筆、宣紙、墨,以古典書法線條、創造出黑白空間的可能遇合與互動呼應,加上日本墨象噴點與西方滴墨揮灑,形成新的書藝創作,其潛意識的深刻介入,更讓作品充滿唯一與不可複製性,故其難度和挑戰性,與傳統書法,實有雲泥之別。

「『非書法』之創作,起心動念於如何使書法國際化。傳統草書難辨難懂,如何用古典書法線條與紙上空間巧妙結合,創造出一個深具視覺想像的畫面

知名書法家陳明德畢業於南大國語文研究所,長年鑽研書法,多年前即榮獲全國美展書法類金牌獎

陳明德將古典書法線條與紙上空間巧妙結合,創造出一個深具視覺想像的畫面,成為一種非文字性的當代構成,讓傳統古典草書抽象再抽象,成為無國界之當代藝術。   圖 : 黃博郎/攝
陳明德將古典書法線條與紙上空間巧妙結合,創造出一個深具視覺想像的畫面,成為一種非文字性的當代構成,讓傳統古典草書抽象再抽象,成為無國界之當代藝術。   圖 : 黃博郎/攝
陳明德在大立軸的表現上,追求三行絕美,圖謀視覺之張力與情緒之釋放,能完整緊密結合,於情境之營構上,進入新的風貌。(黃博郎攝)   圖 : 黃博郎/攝
陳明德在大立軸的表現上,追求三行絕美,圖謀視覺之張力與情緒之釋放,能完整緊密結合,於情境之營構上,進入新的風貌。(黃博郎攝)   圖 : 黃博郎/攝
喜歡這篇文章嗎?歡迎按讚、分享、灌溉 ~
※登入會員後FB分享可獲得﹝ 台北政治經濟交易所﹞點數100點 每日分享不同篇文章最多可得500點


 

網友回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