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返校」了嗎?台灣電玩讓全球都瘋狂
新頭殼newtalk | 文/今周刊
最近引起廣泛討論的恐怖遊戲《返校》,其幕後的製作團隊。
最近引起廣泛討論的恐怖遊戲《返校》,其幕後的製作團隊。   圖:今周刊提供。
中年失業的6年級生、放棄高薪外商工作的7年級生和曾參與新創遊戲開發的8年級生。跨世代的組合,靠著一款主打台灣元素的恐怖遊戲《返校》,重新擦亮「台灣」這個品牌。

晚上10點,破舊的老校舍、陰暗的迴廊,這不是最近暴紅的電腦恐怖遊戲《返校》的遊戲場景,而是製作團隊「赤燭遊戲」,在台大育成中心的辦公室。

1月13日,赤燭在這裡點了一支香,透過網路直播。香燒完的那一刻,《返校》在全球超過一億電腦遊戲玩家的平台Steam開賣。從那一刻起,赤燭在台灣及全世界,點了一把火。

《返校》這款恐怖冒險解謎遊戲,故事背景設定在60年代戒嚴時期的台灣,意外挑動了台灣敏感的歷史神經,不但攻占媒體版面,更釀起政治風暴。民進黨立委陳其邁還在臉書上以《返校》中白色恐怖為例,要求政府轉型正義應加快腳步。

取材白色恐怖》台味驚豔國際  銷量衝第三

更令人意外的是,遊戲中灌滿台灣文化特有的音樂、場景、民間故事,搭配上懸疑、具壓迫感的劇情,對於不熟悉台灣歷史的國外玩家,照樣有吸引力。短短3天,登上Steam全球銷售排行榜第3名,打敗許多國際知名遊戲。而根據赤燭的數據,台灣只占營收的56%,中國23%,剩下21%都是英文市場。

「很意外,真的很意外。」《返校》遊戲製作人、赤燭遊戲的共同創辦人姚舜庭接受《今周刊》專訪時說。

從國內外排山倒海而來的熱潮,對於這個才成立2年、沒沒無名的小團隊,如同奇蹟。赤燭的6名創辦人,平均年齡不到30歲,在因緣際會下四拼八湊,卻意外組成天衣無縫的團隊,一起走過峰迴路轉的開發過程。

這一切,要從2014年開始說起。那一年,姚舜庭失業了。

今年37歲的姚舜庭,在多媒體領域累積了近10年的美術和互動專案經歷,當時靠著在家接外包為生,過著有一餐、沒一餐的生活,每天的樂趣就是玩桌遊,他自嘲:「那時就沒工作,從桌遊店走出來,都覺得自己很廢!」就在人生的最低潮,姚舜庭開始有一搭沒一搭地嘗試自己做遊戲。

「很多人都說我們故意挑敏感的白色恐怖當背景,但其實我一開始想講的故事,就是歐威爾的小說《一九八四》。」姚舜庭說。他起初把遊戲取名《魔都》,從陰森森的小遊戲開始,講述著極權社會下的小人物故事,姚舜庭愈做愈起勁,套入了各種遊戲要素。開發半年後,他才發現格局太大,難以完成。

姚舜庭便將場景從「都城」收斂到「學校」,就這樣埋頭做了一年,姚舜庭看著有限的存款,「覺得該面對現實,考慮回職場。」2015年1月,他偶然在臉書和朋友聊天,過程中姚舜庭提到他在做的半成品遊戲,隨手將遊戲截圖傳過去。這幾張圖,得到了改變他人生的回答。

「我很喜歡你的風格。」「真的?」「配合台灣的校園鬼故事,感覺可以做一個作品。」

姚舜庭聊天的對象,是還在念碩士的王瀚宇。王瀚宇和哥哥王光昊,本來就是「腦洞工作室」共同創辦人,和鈊象電子合作過,已是小有成就的遊戲製作人。「當時看到覺得很屌!」王瀚宇回憶:「就是你不用說你的設定,一個畫面就能夠表達這是個恐怖的東西,且是台灣元素的故事,很厲害!」

兩兄弟和姚舜庭在麻辣鍋店見面,一拍即合;姚舜庭也受到他們的鼓勵,才認真組成開發團隊,著手製作《返校》。隨著成員企畫江東昱、美術陳敬恆陸續加入,團隊實力愈來愈強。但此時還沒有成立公司,一群人常在咖啡廳裡吵成一團,直到第6個團隊成員出現。

(本文經《今周刊》同意轉載,更多精彩內容,請參閱第1049/1050期《今周刊》。)

延伸閱讀:

返校登大銀幕 鄭麗君:向世界說台灣故事

驚悚遊戲《返校》熱潮延燒!公視將改編為戲劇

你「返校」了嗎?台灣電玩讓全球都瘋狂

管仁健觀點》從《返校》看台灣歷史上的白色恐怖

國產恐怖遊戲《返校》帶你重回戒嚴時期

管仁健觀點》中國是會推還是會禁《返校》?

喜歡這篇文章嗎?歡迎按讚、分享、灌溉 ~
※登入會員後FB分享可獲得﹝ 台北政治經濟交易所﹞點數100點 每日分享不同篇文章最多可得500點


 

網友回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