管仁健觀點》從《返校》看台灣歷史上的白色恐怖

新頭殼newtalk 文/管仁健
1970-01-01T00:00:00Z
電玩遊戲《返校Detention》廣泛使用了台灣白色恐怖時期的匪諜、告密、黑名單等歷史背景,讓玩家在解密的過程,一步步的挖掘白色恐怖背後的真相。      圖:翻攝自《返校Detention》遊戲宣傳影片
電玩遊戲《返校Detention》廣泛使用了台灣白色恐怖時期的匪諜、告密、黑名單等歷史背景,讓玩家在解密的過程,一步步的挖掘白色恐怖背後的真相。    圖:翻攝自《返校Detention》遊戲宣傳影片

一款由台灣赤燭遊戲開發、中國椰島遊戲聯合發行的恐怖解謎電子角色扮演遊戲《返校Detention》,2017年1月13日在PC遊戲平台steam發行,上線不到1週,就獲得 97%的壓倒性好評,一舉衝上全球銷售排行前10名,並將與恐怖小說家笭菁合作,2月6日發行改編小說。只是一個重回學校的動作,為何會瞬間引爆遊戲玩家話題,讓許多國內外人氣實況主爭相實況? 

這款遊戲背景設在1960白色恐怖年代,在偏遠山區的一所高中裡,一對偶然相遇的少年少女,在詭異的校園中被困,兩人努力逃脫的過程。遊戲裡主要的四個人物,分別是玩家扮演的女學生方芮欣、男同學魏仲廷、男老師張明輝、女老師殷翠涵。遊戲內有雙重結局(不同視角看法),由玩家的不同選擇決定。 

這款遊戲表面上只是要引導玩家逃出恐怖校園,實際上卻是要讓玩家逃出自己內心的恐懼,所以遊戲中廣泛使用了台灣白色恐怖時期的匪諜、告密、黑名單等歷史背景,讓玩家在解密的過程,一步步的挖掘白色恐怖背後的真相。 

但回到現實來說,戒嚴時代的校園,最恐怖的還不是什麼教官特務,更不會是什麼鬼魅靈異,而是佔駐校園的軍隊。1949年起,近百萬潰敗的國軍來台,根本無處棲身,於是大多佔駐學校與民宅,軍民雜居,姦盜頻傳。 

戒嚴時代最恐怖的校園喋血案,發生在台灣的「內地」南投。多年前當時我的老闆文經社吳榮斌社長,回憶半世紀前他讀南投中學時,這起震驚全台,造成當場11人死亡(送醫後不治的已無可查考)的喋血案。 

1959年9月20日凌晨2時,南投鎮民權街1×5號的南投中學訓導主任盧懋渠(50歲,福建林森人)一家,遭一名軍官持兩把卡賓槍闖入,除屋主外,次子盧元生(14歲,南投中學初二)、次女盧媄媄(10歲,小四)、三子盧台生(7歲,小一)與長女盧木生(20歲,南投中學畢業)的未婚夫余傳金(30歲,福建林森人,在國姓鄉經營農場),5人當場遇害;僅有右肺中彈的盧木生,由縣立醫院轉送陸軍62醫院開刀後倖存。 

兇手在盧家行兇後,又轉往民權街5×號宴堂電器行,將盧木生同學吳素珠全家滅門,苦主吳宴堂(南投人,44歲)與妻子張資鳳(39歲)、三女吳素蘭(17歲,台中一中初三)、獨子吳鵬志(14歲,台中一中初一)當場死亡,長女吳素英(23歲)與次女吳素珠(19歲)重傷送醫。 

除了盧木生與吳素珠這兩位女學生家慘遭兇手以卡賓槍滅門,鄰居投中教員馬壽山(江蘇沐陽人,35歲)與訓育組長陳文勳的妻子陳周輔平(陝西藍田人,也是教員),因為聽到槍響與尖叫聲,勇敢地出面勸阻已殺紅了眼的兇手不要衝動,也遭連累遇害。 

吳社長當年就讀初二,還記得兇手李興儒(遼寧人,29歲)是現役軍官,平日看來還算和善,偶與學生們哈拉幾句。由於他的「人中」特短,舌頭又特長,所以常對學生表演用自己的舌頭舔鼻子,有如毒蛇吐信,令人印象深刻。不料去年隨部隊移防金門後,如今一回來就在深夜裡大開殺戒。 

慘遭滅門的盧吳兩家,倖存的兩名少女盧木生與吳素珠,都是南投中學畢業的高材生,而且外貌出眾。盧木生保送政工幹校,吳素珠也有富裕的日籍台僑提親,但兩人都因還想考大學而拒絕。 

據傳盧木生在學期間曾與李興儒交往,李興儒移防金門後,盧木生受家庭壓力而與福州同鄉余傳金訂婚,李興儒回台後一直想與盧木生重修舊好,但盧木生不肯,又自覺虧欠,就一面提前在9月21日結婚,一面又想介紹同學吳素珠與李興儒交往。 

但吳家是鎮上的豪門,基於省籍與門戶,當然極力反對。不過報載盧吳二女與李興儒仍保持往來,她們在中秋節還送了李興儒一盒月餅,而且有人目擊案發前數日,3人仍在鎮上的戲院一起看電影。然而倖存者吳素珠堅決否認曾與李興儒交往,只是單純陪同學去勸退李興儒。 

這件高達11人死亡的校園喋血案,見報後立即震撼全台。那時離228事件還不久,軍方擔心引發軍民衝突與省籍矛盾,立即派代表攜專款5萬元弔唁,而且還先發給了血案女主角盧木生慰問金16,000元;當年這可是天文數字,在南投別說辦喪事,甚至可以買間透天厝。 

但這舉動卻觸怒了盧木生在鳳山陸軍官校就讀的哥哥盧松生,報載原本盧松生對妹妹處理感情問題不當,害得全家慘死就很不滿,揚言要去醫院「教訓」妹妹,軍方還在「妥善處理」中,現在又節外生枝。 

除了兄妹為錢反目外,盧木生雖是苦主,卻也是引來兇手的肇事者,竟分到龐大的慰問金,使得另一家本省籍的真正受害者吳素珠反而領得少,在本來就很脆弱的省籍互信上,軍方的做法顯然是火上加油。 

這個白色恐怖時期最嚴重的軍民衝突,也是死傷最慘重的校園慘案,當時台灣還沒電視,報紙也都淡化處理,所以結局如何也無人知曉。可是2012年本魯將此故事寫進《你不知道的台灣—校園奇案》,並由文經社出版後,意外地卻收到當時報載,勇敢出面勸阻兇手的歷史教員周輔平老師千金,寄到文經社給吳社長的來信。 

原來這件慘案之後還有後續,報載周輔平老師已經去世,但她女兒信中卻告訴我們,其實她的母親當時腹部中彈,南投的軍醫院根本無法處理。她的父親陳文勳就打電話給蔣經國,結果太子爺竟令軍隊將周老師送至台北三總搶救,住院半年後才可以恢復進食,慢慢恢復。她寫信給我們時,父親已去世十多年了,但母親依然健在。 

我很訝異於是按信中所留電話打去,因為我很不解,她的父親為何會有蔣經國的電話?莫非她家有什麼皇室淵源?結果根本不是,她家來台時,父母都因涉及匪諜案被捕,她母親入獄時肚中懷著她,因此她是在保安司令部的看守所裡出生。 

後來她的父母被關多年後才分別出獄,父親出獄前蔣經國竟親自召見,還勸勉他將來若真遇到困難,就打這支電話。她父親原本也不當一回事,但忽然遭此浩劫,想到受重傷的妻子在南投的62軍醫院裡也只是等死,就死馬當活馬醫,用學校電話層層轉接,結果最後真的轉到了蔣經國手上,撿回了一命。 

雖然當時報載周老師已死,但卻奇蹟似的生還,這也是本魯鑽研白色恐怖多年來,少數遇到被「翻案」的案例。周老師的千金在青島東路3號的軍監裡出生,這遭遇與多年來拍攝白色恐怖紀錄片的導演洪維健一樣。洪導一直想拍一部《青島東路3號托兒所同學會》,聚集數十位在保安司令部看守所裡出生,以及待過女犯自設托兒所的孩子們,但限於經費,多年來仍在原地踏步。 

《返校Detention》這樣虛構的遊戲能大賣,甚至《灣生回家》這種騙子造假的書與類戲劇,也能蠱惑一大群濫情理盲的民眾;但真正的白色恐怖受難者,尤其是在監獄中出生與讀托兒所的孩子們,如今想開個同學會與拍紀錄片都窒礙難行。轉型正義會成為真實的行動嗎?在今日這個對歷史冷漠,對騙子卻濫情的台灣,難啊!

作者:管仁健(文史工作者)

延伸閱讀:
網友留言
留言如有不雅或攻擊性文字、重複灌水、廣告、外站連結等內容,本網站將保有刪除留言之權利
留言
追蹤
網頁已閒置超過 90 秒囉!
請按任意鍵,或點擊空白處,即可回到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