陳昭南觀點》「美國優先」與「台灣安全」已是戰略最佳選擇!

新頭殼newtalk 文/陳昭南
1970-01-01T00:00:00Z
美國總統川普不服輸的意志及川普支持者的響應,讓共和黨領導層選擇在選戰延長賽下,共同為翻盤努力。圖為美國總統川普出席共和黨提名大會。   圖:AP IMAGES
美國總統川普不服輸的意志及川普支持者的響應,讓共和黨領導層選擇在選戰延長賽下,共同為翻盤努力。圖為美國總統川普出席共和黨提名大會。   圖:AP IMAGES

據英媒BBC於11日報導:美國司法部長威廉·巴爾(William Barr)下令,允許各地聯邦檢察官對據稱在大選中出現的違規行為進行調查,這一做法招致司法部一名高級官員理查德·皮爾格(Richard Pilger)辭職。報導稱:通常這類案件屬於各州自己管轄範圍,但巴爾稱這類原則並非是硬性規定。

顯然因川普對於美國總統選舉的開票結果不服輸的意志,經過川普連續推文發出最大能量號召群眾奮戰,現實上已經讓共和黨領導層重新修正態度,並選擇跟隨川普的腳步讓選戰延長賽共同為翻盤一起努力。副總統彭斯在9日的推特(Twitter)帳號上PO文說:「今天告訴了副總統團隊,『直到結束前都不是結束,而目前尚未結束!』唐納德·川普從未停止為我們而戰,我們將繼續戰鬥,直到每一張合法選票都被清點完畢!」

蓬佩奧:中國共產黨就是「馬列主義怪物」

美國國務卿蓬佩奧(Michael Pompeo)隨之於11月10日在雷根學院(Ronald Reagan Institute)以題為《美國的承諾》發表演說。蓬佩奧指出川普政府已成功轉變對中共的政策,並表示要幫助中國人民推倒中共的網絡防火牆。他抨擊說:「而我們有能力,使他們推翻在全中國建造的防火牆,讓中國人民作出完全不同的決定,而不是現在領導人帶他們所走的路。」他甚至重磅指稱中國共產黨就是「馬列主義怪物」,美國已經喚醒各國,認知中共這頭怪物是世界自由的頭號威脅。蓬佩奧還表明:川普政府對中國的強硬政策「尚未結束」。

美國總統大選結果是否會被川普的法律訴訟戰成功翻盤仍在未定之天,但拜登陣營已經開始在積極組建新政府的閣員人選。同時間,台灣這邊也將新政府的組成份子當作天大事情正大量進行預測和分析。可見得台灣在這場選戰中入戲之深。

美國總統大選前,有人在美國佛州高速公路買下Tbar廣告,聲稱台灣人挺川普。 圖 : 翻攝自蔡正元臉書
美國總統大選前,有人在美國佛州高速公路買下Tbar廣告,聲稱台灣人挺川普。 圖 : 翻攝自蔡正元臉書

我先申明,我並不喜歡川普,主要理由是他把外交都當作經濟事務去思考並加以貿易化,換成口號是「美國優先」,說白了就是「美國不能再讓人佔便宜(take advantage)」。他主觀認為,美國既然要在國際上當老大,就必須要收取保護費,否則美國就要撤軍,就要退出國際組織,或是增加關稅。很多人即據此批評他是建商式的商人思維,我則認為主要是他並不熟悉國際外交合縱連橫的複雜關係所導致。

武肺疫情大爆發才逼著川普強壓中共政權

當初川普會對中共施加壓力其實也是著眼於雙方貿易汲汲營營的利益計算。按川普的主張,認為中國對美國的貿易順差已經達到了3776億美元,也被美國一路扶植成為「世界工廠」的第二大經濟體。,而當美國把他養大了,中國諸多滲透及偷盜舉措卻仍持續在傷害著美國國家利益,甚至還存心挑戰美國霸權,這當然是「佔美國便宜」。

如果中共懂得川普腦袋內的那付生意經的算盤,並願意有條件迎合他只能贏加不服輸的性格,2018年的那場貿易戰根本打不起來,也就不會出現後來越演越烈的軍事強勢對峙。

回想整個2019年的香港反送中抗爭過程中,川普對中共的殘暴的鎮壓手段其實一直都採取口惠而實不至的觀望態度即能心領神會。相形下,反而美國國會多位議員的抗中態度還遠比川普激進實惠許多,特別是眾院議長裴洛西(民主黨)對中共的多番強烈譴責聲明和作為。川普考量的理由只有一個:若是對香港和中共出手制裁,美國到底會損失多大利益。

過去川普曾自豪的說,自己任內美國失業率降到50年來新低的3.5%。但今年年初,因疫情肆虐全美,加上抗疫上的不積極作為,失業率更是飆升至7.2&%,成為連任的致命傷。 圖:翻攝自美國白宮臉書
過去川普曾自豪的說,自己任內美國失業率降到50年來新低的3.5%。但今年年初,因疫情肆虐全美,加上抗疫上的不積極作為,失業率更是飆升至7.2&%,成為連任的致命傷。 圖:翻攝自美國白宮臉書

當然,今年年初,一場武漢肺炎病毒的攪局,付加上他在整個二月份的防疫抗疫上大意到無所作為乃至於美國境內疫情大爆發,把川普得意自豪的經濟政績徹底擊潰,失業率飆升到7.2更是川普連任之路的致命傷。這才逼得川普在國際外交上不得不把疫情罪責完全指向中共,並由此導致一步步強化對中共的圍堵施壓。是形勢使然,非關川普的個人意願。基於這一認知,我從來不認為自己有資格成為川粉。

美國大選是川粉和川黑的大對決

我也曾一再表示,之所以會一直認為川普會連任成功,主要是因為拜登太弱(佛性選舉),並非我特別喜歡川普。而且我既然不具投票權,喜歡不喜歡只不過是個人感情呈現,於事無補。

從整場選舉來看,說透了,根本就是川粉和川黑的末日對決,拜登反而像是個無足輕重的隱形人。即使潑辣的賀錦麗被提名為副總統之後,到選戰末期也藉疫情隔離之便乾脆宣布個人停止選舉活動,神隱起來了。

再看開票之後雙方選民的狂熱街頭表現,根本就是挺川與反川的又一次延續的加場演出,雙方對峙群眾之中,拜登並無多大角色。

堅定的川普支持者 圖:達志影像/美聯社
堅定的川普支持者 圖:達志影像/美聯社

當群眾都是沖著某一特定候選人川普而激情表現出對其個人的喜怒之色時,川普在美國政治史上的定位大概就被釘牢了,這現象有很多人將之定名為「川普主義」。英國《衛報》(The Guardian)於11月4日刊出評論《不論美國總統大選結果如何,川普主義已經勝出》

共和黨已經成了「川普的黨」

該文引述普林斯頓大學教授,《黑人民主》(Black Democracy in Black)的作者埃迪·格勞德(Eddie Glaude)在推特中使用一種尖酸的語言承認:「圍繞川普當選總統的所謂道德憤怒並沒有給他的共和黨支持帶來任何實質性轉變。」「事實上,他擴大了白人選民的基礎。川普在貪婪,自私和種族主義的交集中繼續蓬勃發展。」

現在,如果川普贏得大選,那麼川普主義就會勝利。但是,如果川普輸掉大選,川普主義也將獲勝。

不僅如此,目前結果看來,共和黨仍將掌握參議院多數,已開出的票數,眾議院雖仍是民主黨佔多數,兩黨的席次差距卻被縮小到隨時都可能會被超越過半的態勢。在國會議員選戰中,不少共和黨候選人是在初選打敗同黨老將脫穎而出,他們的共通點就是意識形態與川普極為接近,甚至是川普的狂熱支持者。共和黨領導高層將不能不承認,這場選戰顯示給其他共和黨追求者的信息很明確:這個黨已經成了「川普的黨」。

在美國的參議院改選部分,根據福斯新聞網(FOXNEWS)最新消息,共和黨目前總席次為50席;民主黨為48席。 圖:新頭殼製作
在美國的參議院改選部分,根據福斯新聞網(FOXNEWS)最新消息,共和黨目前總席次為50席;民主黨為48席。 圖:新頭殼製作

如果以這次大選已經計算出來的川普得票數高達7100萬以上「合法選票」,是歷任總統之最,至少這顯示川普具備一定超高聲量的支持群眾,共和黨內的從政者都不能不景從其「川普主義」所彰顯的民意,並藉之爭取各自的參政選票。

海岸菁英與鐵銹草根嚴重撕裂的選戰

也許我們不能將「川普主義」簡化為「美國優先」的單一概念,但基本上也八九不離十,只是其中的「美國」之定義,在這次大選中已經被驗證呈現出嚴重撕裂的現象,因此才會演變成海岸菁英與鐵銹草根嚴重對立的這場選戰。換一種說法,也是「全球化」和「美國優先」二選一之準內戰形勢。

站在台灣立場來看,美中關係所出現的矛盾與挑戰已經被「川普主義」的四年衝撞而大部分被浮上檯面,所剩的較小比例而還被藏在桌底下偷偷進行利益交換的部分,勢將被迫發生很多無可估計的危機成本。對美國中產階級和藍領階級的美國人之情緒出口應該是好事。那麼對堅持主權獨立的台灣人呢?

台灣利益應該被包裹在「美國優先」的思維中

所謂「美國優先」,最簡單的認知無非是美國利益擺第一。設若,台灣因地緣和科技等專業成就也都被納入到美國利益不可割捨的一部分,則「美國優先」就必然要將台灣利益計算於其中。這正是川普團隊必須把台灣牢牢綁緊的基本因素之一,也正是台灣人在現有台美關係的基礎上必須自己努力的方向和指針。

此番,即使川普翻不了盤,民主黨的拜登團隊順利入主白宮,也仍脫不開這樣的思維格局,台灣人實在不必過於庸人自擾的吧!

作者陳昭南:

曾任第二屆、第四屆立委、現任《六都春秋電子報》創辦人

陳昭南觀點》「美國優先」與「台灣安全」已是戰略最佳選擇!

顯然因川普對於美國總統選舉的開票結果不服輸的意志,經過川普連續推文發出最大能量號召群眾奮戰,現實上已經讓共和黨領導層重新修正態度,並選擇跟隨川普的腳步讓選戰延長賽共同為翻盤一起努力。副總統彭斯在9日的推特(Twitter)帳號上PO文說:「今天告訴了副總統團隊,『直到結束前都不是結束,而目前尚未結束!』唐納德·川普從未停止為我們而戰,我們將繼續戰鬥,直到每一張合法選票都被清點完畢!」

網友留言
留言如有不雅或攻擊性文字、重複灌水、廣告、外站連結等內容,本網站將保有刪除留言之權利
留言
追蹤
字級
網頁已閒置超過 90 秒囉!
請按任意鍵,或點擊空白處,即可回到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