管仁健觀點》焦糖哥哥對李眉蓁的「龜笑鱉無尾」

新頭殼newtalk 文/管仁健
1970-01-01T00:00:00Z
藝人陳嘉行(焦糖哥哥)   圖:翻攝陳嘉行臉書粉絲專頁(資料照片)
藝人陳嘉行(焦糖哥哥)   圖:翻攝陳嘉行臉書粉絲專頁(資料照片)

台語有句俗諺說:「龜笑鱉無尾」,意思就是烏龜總是譏笑鱉的尾巴短小,但烏龜自己的尾巴也不長。這句俗諺就是用來比喻一個人不知自己的缺點,卻特別愛用這缺點去取笑他人。用國語來說,大概就是「五十步笑百步」

2020年7月22日《新頭殼》報導〈狠嗆李眉蓁抄襲行為!焦糖哥哥陳嘉行:踐踏了中山大學名聲〉:

「國民黨高雄市長補選人李眉蓁爆出『論文抄襲案』,周刊爆料李眉蓁在中山大學碩士論文有96%都是抄襲,引發外界爭議。對此,目前正在就讀中山大學社會所的藝人陳嘉行(焦糖哥哥)也發表看法,砲轟李眉蓁踐踏中山大學的名聲。

藝人焦糖哥哥陳嘉行目前在中山大學就讀社會研究所,他表示李眉蓁複製貼上的行為,在他就讀的系所根本不可能發生,更怒批:『這種靠複製貼上就完成碩士學位,她及指導教授的行為褻瀆了知識最高殿堂,同時,對辛苦投注精神及時間的研究生與教授非常不公平。』

陳嘉行更點出重點:『她(李眉蓁)的論文是拿別人的研究百分百複製貼上,我根本不會相信她在碩班有在讀書及寫作業。』……」

李眉蓁那篇用雞排換來的論文、國民黨補選提名的荒謬,尤其是中山大學裡「學閥統促黨」的惡行惡狀,鍵盤小五郎早在7月初就先「吹哨」了。所以廢話不多說,不清楚前因後果的鄉民,煩請自行連結點閱:

李眉蓁的碩論是用雞排換來的嗎?

李眉蓁到現在才發現自己的論文是抄來的嗎?

林德昌是為統戰才對李眉蓁的論文放水嗎?

臉書焦糖十萬讚,勝讀管大五年書

李眉蓁那篇用雞排換來的論文,確實招來眾怒。但是由焦糖哥哥來譴責李眉蓁,就像卡神痛批網軍,或是田中實加大罵騙子一樣。不是說有什麼不能批或不能罵的,而是要批要罵之前,也許要先捫心自問:「半斤就一定比八兩重嗎?」

李眉蓁只有五專學歷,卻進了碩士班,這就已經埋下了一顆不定時炸彈。一個人在職場多年後,想重回校園進修,這是一件美事。但為何不能按部就班,先考插大,畢業後再去考研究所,一定要好高騖遠,用特權「插隊」抄捷徑?

現在大學多的是,考上插班並不難。30年前本魯28歲考插大時,中文系各校大概都是十取一,照樣也是乖乖去考。你考上讀完再去唸研究所,爭議不就少很多了?

但焦糖哥哥比李眉蓁更誇張,他竟然僅有高職學歷,偏偏2019年中山大學社會所,卻量身打造了「焦糖條款」,也就是「熱心公共事務,臉書追蹤達十萬人以上,深具社會影響力者」。

在「焦糖條款」通過時,柯文哲的臉書粉專,也以每小時上萬的讚數暴增。原本如火如荼的「退讚運動」,反而快被蜂擁而入的按讚人潮超越。

但眼尖的鄉民發現,這些一夜灌爆柯臉書的粉絲,講的都是「阿拉伯文」,喜歡的都是新竹市立委參選人鄭正鈐,而且都有去美國做接髮,並且還喜歡做美甲。雖然「小牛」柯昱安立即澄清「讚不是我買的」,但卻證明:讚還真的可以用「買」的。

因此中山大學社會所為何鎖定「臉書十萬」,而不是「IG十萬」或「推特十萬」?難道只要學柯市長說一句「不要理他就好」,鄉民就智商157的不會質疑嗎?

網紅蔡阿嘎的2歲兒子蔡桃貴,臉書上已經有26萬粉絲,比焦糖哥哥的13萬多一倍,顯然蔡桃貴已有資格當焦糖哥哥的同學,也可見「焦糖條款」的荒謬。

本魯就始終不解,焦糖哥哥既然想念書,為何不能從大學部開始讀起?難道「臉書焦糖十萬讚」,真的「勝讀管大五年書」?現在我終於懂了:原來我們都笨蛋,只有你們最聰明。

為何要偷年輕人的乳酪?

李眉蓁雖犯眾怒,但本魯也要替李眉蓁說句公道話,她唸的那個在職專班,學費比日間部貴,本來的用意就是要替學校增加財源,否則可能連教授薪資都發不出來。國立大學用在職專班來「劫富濟貧」,某種程度也符合「實質正義」。

已經失學多年,甚至連大學文憑都沒有的中年人,想洗學歷就去唸在職專班,多交一點學費給學校,也算是盡一點社會責任,幫助研究所日間部的年輕人。因此李眉蓁去唸在職專班,還比焦糖哥哥正派一點。

反觀只有高中學歷的焦糖哥哥,卻要來跟年輕人搶日間部的名額。沒錯,你也可以拿錄取通知單,證明你參加甄試的口試成績很高。但大家都是有社會經驗的人,你這個年紀來跟年輕人比甄試,錄取了也「勝之不武」。焦糖哥哥,你用合法卻無恥的手段,偷走了日間部一般生的寶貴名額。

現在經濟不景氣,很多來自弱勢家庭讀年輕人,進入學費相對便宜的國立大學研究所求學,是他們翻身的唯一機會。焦糖哥哥有錢卻不去讀在職專班,非要來搶年輕人的乳酪。你真的一定要讀日間部,那就去參加考試,考上了就沒人會再多說一句閒話,也不會給甄試錄取你的口試委員惹麻煩。

中年人可不可以考筆試?當然可以。焦糖哥哥去年才38歲,本魯考研究所時都52歲了,還不是乖乖報名考試。你要讓班上同學服氣,甚至讓落榜的人服氣,去年就該放棄甄試,只考筆試。去年焦糖哥哥若是筆試考上中山社會所,今天要來消遣李眉蓁,國民黨立委敢來跟你對嗆嗎?

李眉蓁以「高雄事,我的事」作為競選標語。 圖:擷取自YOUTUBE
李眉蓁以「高雄事,我的事」作為競選標語。 圖:擷取自YOUTUBE

知不知道「恥」字怎麼寫?

當然,焦糖哥哥就算「勝之不武」,上了也就上了。但你是「爭議度」很高的人,入學後就該比其他同學更用功。結果報載焦糖哥哥在7月23日的臉書上,PO了自己第一個學期的成績單,只修了7個學分。

根據國民黨立委李德維的臉書表示,焦糖哥哥明顯違反了《中山大學社會學系碩士班修業規則》第二條,「本系碩士班研究生之修業年限,以一至四年為限;其入學第一學年,每學期至少修9學分。」

修業規則明文規定要修9學分,焦糖哥哥卻只修了7學分。雖然同條規定有豁免條款,「因特殊情況而經系務會議同意者,不在此限」。但既然被李德維點名了,就該好好回應有什麼「特殊情況」,結果焦糖哥哥只說:「有疑問請問中山大學就好,謝謝。」請問這跟李眉蓁把問題全推給中山大學有什麼不同?「龜笑鱉無尾」而已。

焦糖哥哥既然要讀學費便宜的日間部,就該比別人更用功。本魯52歲讀日間部時,第一學期修11學分,第二學期修12學分,第三學期修10學分,第四學期為了寫論文才只修3學分,總共修了36學分,總平均92.53分,全班成績第1名畢業。發表於學術期刊論文2篇,碩論91分,也是全班最早通過論文口試的。(請見附圖成績單)

焦糖哥哥之前受訪時曾說:「我曉得有些教授擔心我的程度跟不上,及我的英語能力退化,教授的擔心都是應該的。我在面談時跟教授說『教授的標準開出來,我就做得到。』這其實是藝人去試鏡時要得到演出機會,直覺反射的行為,但我會認真學習的。」

教授的標準開出來,你就做得到?這完全是屁話,有的教授開出來的標準,全班沒有一個人能達到。當別人懷疑你的外文程度不行,你就去選修一門外文,本魯在第三學期也選了日文,用成績證明你辦得到,不是會比說那些屁話更有用?

焦糖哥哥,不要怪年輕人都笑我們這些大叔是韓粉,你讀研究所的表現,真的比韓粉更韓粉,台派的臉都被你一個大叔給丟光了。焦糖哥哥,你知不知道「恥」字怎麼寫?

本文作者管仁健就讀台北教育大學研究所成績單。 圖:管仁健提供
本文作者管仁健就讀台北教育大學研究所成績單。 圖:管仁健提供

我們中年人去唸研究所日間部,就是搶了年輕人的乳酪。如果在班上表現還不如年輕人,對李眉蓁的評論不就是「龜笑鱉無尾」?也難怪《中國時報》與國民黨立委會撿到槍。

拜託一下,焦糖哥哥,用功點,別讓年輕人把你當韓粉一樣的嘲笑。

台語有句俗諺說:「龜笑鱉無尾」,意思就是烏龜總是譏笑鱉的尾巴短小,但烏龜自己的尾巴也不長。這句俗諺就是用來比喻一個人不知自己的缺點,卻特別愛用這缺點去取笑他人。用國語來說,大概就是「五十步笑百步」

網友留言
留言如有不雅或攻擊性文字、重複灌水、廣告、外站連結等內容,本網站將保有刪除留言之權利
留言
追蹤
網頁已閒置超過 90 秒囉!
請按任意鍵,或點擊空白處,即可回到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