管仁健觀點》韓國瑜對李來希為何只批判卻不敢點名?

新頭殼newtalk 文/管仁健
1970-01-01T00:00:00Z
韓國於日前與李來希合照   圖:擷取自臉書
韓國於日前與李來希合照   圖:擷取自臉書

「貓來窮,狗來富。」鄉民們別把這句俗諺當成迷信,其實這很符合古人的生活經驗。

從前的富裕人家都是住磚房,地上也鋪了地板,老鼠不易進入屋內。但窮人家住土角厝(以稻草攪泥經日曬後製成的土角磚),地上又沒鋪地板,老鼠在家裡到處打洞繁殖。老鼠一多,流浪的喵星人自然上門。

相反的富裕人家經常吃肉,流浪的汪星人鼻子又超靈,會跑去這人家門口,癡癡等著啃骨頭。所以古人將喵星人視為不祥之兆,收留了會變窮。汪星人則相反,收留了會變富。

一直高喊著要「發大財」高雄市長韓國瑜,今年可說是流年不利。先是總統大選慘敗,連帶著國民黨立委的選情也被拖垮,接著又面臨6月6日的罷免投票。不過死忠的韓粉們大可放寬心,韓市長轉運的日子到了,因為靈犬也來幫忙看門了。

2020年5月8日,時力立委「小燈泡之母」王婉諭再個人臉書發文:「六月六號,回家投票,我支持罷免韓國瑜」。13日上午,本來只在「天龍國」刷存在感,秀出自己被年改後「縮衣節食」戰果的來希,竟然也來替韓市長叫陣,在臉書PO文:

「這個媽媽忘了她的來時路,踩著自己女兒的頭顱往上竄,女兒往生屍骨未寒,兇手尚未伏法,她已經另闢戰場了。

韓市長跟她有仇嗎?韓市長阻礙她立法保護類似小燈泡事件的發生嗎?還給小燈泡公道的訴訟還在進行,『小燈泡的頭顱已經被她的媽媽踢到了高雄』,小燈泡的冤怎麼平反?小燈泡的怨怎麼平復?這帳再怎麼算也算不到韓市長身上吧!

為什麼跑到高雄,高雄古名稱『打狗』,難不成亂棒打狗,就只是圖個爽字嗎?用小燈泡的『慘』案換來的權勢與富貴,請問能維持多久?回家吧!回到屬於妳原來的初衷!」。

「打狗變成怕告」的惡趣味

其實韓國瑜與李來希,就跟其他常住天龍國的高級外省人,都是同一個死樣子:不讀書偏偏又愛不懂裝懂。他們只能靠著不經意地表現出對台語、台語歌、台灣人與台灣人的生活習慣的某種瞧不起,來彰顯自以為尊貴的血統。

身為高雄市長的韓國瑜,竟然不知道「高雄」這兩個字的原意。2019年7月12日,韓國瑜接受訪談時,竟然說:

「在過去高雄古時候叫打狗,高雄舊名叫『打狗』(韓國瑜用台語讀成phah-kau)」

如今來希要來護主,又說:

「高雄古名稱『打狗』,難不成亂棒打狗,就只是圖個爽字嗎?」

真的輸給這些不念書的傢伙,韓國瑜當市長後,高雄市政府新聞局2019年1月出版的《Takao樂高雄》創刊號,一開始「編者的話」就以〈戀戀港都 遇見幸福〉為題,清清楚楚寫著高雄的由來:

「『打狗」是高雄的舊地名,這一點許多人都知道,但『打狗」與『高雄」這兩個地名的起源都不是漢語,這是怎麼回事?

時間拉回15世紀,眼前高雄這塊土地當時屬馬卡道族居住地,為了抵禦來犯的海盜及倭寇,馬卡道族人遍植刺竹護衛部落安全,並直接以『Takao』(刺竹林)為居地的名字。

後來漢人移民此地,依著『Takao」的發音譯成『打狗』,這個地名一直沿用到1920年,當時據台的日本人嫌『打狗』兩字不雅,更名為與『Takao』發音相似的日本漢字,於是『高雄』這個新地名誕生了!」

但不讀書的韓國瑜也「很可撥」,自己當高雄市長,卻在訪談影片中,把高雄的舊地名Takao,唸成台語的phah-kau。

「打狗」變成「怕告」,已經夠荒謬了。現在又出個要亂棒打自己的來希,台灣真的不能沒有這一對不讀書的活寶,否則鄉民們的生活裡,一定會少了這些永無休止符的惡趣味。

牆倒眾人推 來希眾人踢

來希為了護主,竟把自己的那張嘴,當成上面裝了雞毛的毽子,別說是人人愛踢,連藍營名嘴的「不是全智賢」與「憤怒獅子丸」,也都搶著來踢來希了。

2020年5月15日《新頭殼》報導〈李來希拿「小燈泡」嗆王婉諭 黃智賢:天哪!〉:

「黃智賢指出,她在許多事上與王婉諭立場對立,但無論如何,都不應該牽扯小燈泡,更遑論那樣的字詞,『天哪!我連想都無法想像頭顱這兩個字。怎麼可以在討論罷韓與否的事上,把小燈泡小妹妹拿出來說』?」

2020年5月15日《新頭殼》報導〈豬隊友效應?「李來希幫罷韓拉了幾萬票」陳揮文嘆:韓國瑜死定了〉:

「陳揮文在節目中痛批李來希發言零分,並叫他趕快出來道歉,不要繼續硬拗了,就算要批評王婉諭,也不該把小燈泡的事情拿出來講,『李來希幫罷韓拉了幾萬票有了,這就是豬隊友效應』,他也認為,就算韓國瑜維持低調態度,也未必能在罷韓案過關。」

除了藍營名嘴搶著要來怒踢來希,藍營政客也不落人後,新北砂石倫與文大包租公都表態了。真的是牆倒眾人推,來希眾人踢。

2020年5月15日《新頭殼》報導〈李來希是豬隊友? 朱立倫:這很明確〉:

「外界以「豬隊友」形容李來希之於國民黨,朱立倫說,這已經是很明確的角度,『對於激化社會對立或造成任何對國民黨形象的傷害,都不是我們樂見的』。」

2020年5月14日《新頭殼》報導〈李來希發言惹議 侯友宜:不該在傷口上灑鹽〉:

「新北市長侯友宜今(14)日受訪對此表示,任何政治活動都不該建立在被害者的傷痛上,對於黨中央有意開除李來希的黨籍,侯表態支持。」

陳揮文痛斥李來希發言零分,還說「以李來希今天耍這個寶,我看可能韓國瑜罷免是死定了、輸定了。」 圖:翻攝自飛碟聯播網Youtube
陳揮文痛斥李來希發言零分,還說「以李來希今天耍這個寶,我看可能韓國瑜罷免是死定了、輸定了。」 圖:翻攝自飛碟聯播網Youtube

韓國瑜對李來希為何投鼠忌器?

藍營名嘴與政客,都搶著對來希這句「小燈泡的頭顱已經被她的媽媽踢到了高雄」劃清界線,可是當事人韓國瑜卻投鼠忌器,為何只敢對豬隊友「批判卻不點名」?

2020年5月13日《新頭殼》報導〈李來希嗆王婉諭「小燈泡頭顱被踢到高雄」 韓國瑜籲「應該道歉」〉:

「高雄市長韓國瑜罷免案投票將於6月6日舉行,時代力量立委王婉諭日前表態『支持罷免韓國瑜』,不料,全國公務人員協會榮譽理事長李來希今(13)日竟在臉書公然發文批評,『小燈泡的頭顱已經被她的媽媽踢到了高雄,小燈泡的冤怎麼平反』,引發爭議。

身為李來希支持的對象,……韓國瑜透過臉書回應,任何喪子或喪女的悲劇,都是家屬的巨大傷痛,更是社會痛徹心扉的傷害,無論政治立場有何不同,也不可以在家庭悲劇上面灑鹽。作為有孩子家人的我,絕對不能容忍這種言論,他呼籲任何人不管是支持或反對罷免案的都停止仇恨言論,並且應該道歉,莫再造成社會進一步紛爭。……」

李來希的偏激言論,連連藍營名嘴的不是全智賢與憤怒獅子丸都看不下去,新北砂石倫與文大包租公還認同開除黨籍,可見李來希對罷韓投票的催票效果,等於是在韓國瑜背後狠狠捅了一刀。但鮮血淋漓的韓國瑜,為何在批判與表明立場時,連李來希的名字都不敢提?

很簡單,國民黨經過這次總統選舉的折騰,已經完全淪為反年金改革的米蟲黨了。身為「能撈就撈,能混就混,大家來拖垮這個政府」的創意發想人,韓國瑜批判時若點名李來希,必然會得罪已經為數不多的死忠韓粉吧?

隨著大選落幕與罷韓興起,韓粉的數量已在爆縮,黏著度也越來越鬆散,如今僅存的鐵衛軍,與李來希的重合性已經完全一樣了。明知對方是帶屎投靠,自己卻又不能拒絕,甚至連皺一下鼻子都不敢。韓國瑜心裡的苦,鄉民們能領會嗎?

一直高喊著要「發大財」高雄市長韓國瑜,今年可說是流年不利。先是總統大選慘敗,連帶著國民黨立委的選情也被拖垮,接著又面臨6月6日的罷免投票。不過死忠的韓粉們大可放寬心,韓市長轉運的日子到了,因為靈犬也來幫忙看門了。

網友留言
留言如有不雅或攻擊性文字、重複灌水、廣告、外站連結等內容,本網站將保有刪除留言之權利
留言
追蹤
字級
網頁已閒置超過 90 秒囉!
請按任意鍵,或點擊空白處,即可回到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