余杰觀點》統一,統一,多少罪惡以汝之名而行!--評習近平新年對台講話
新頭殼newtalk 文/
中國國家主席習近平。   圖:新頭殼資料照片
中國國家主席習近平。   圖:新頭殼資料照片

二零一九年一月二日,習近平出席中共《告台灣同胞書》發表四十周年紀念會並發表長篇講話。在四千兩百多字的講話稿中,習提及「統一」多達四十六次、「一個中國」出現十二次、「一國兩制」出現六次。整體來看,其講話多是老調重彈,了無新意;但仔細研究其措辭則可發現,此次講話比起習以往的對台講話來,更自說自話、強詞奪理、凶神惡煞,顯示習近平在美國川普政府以及整個西方世界對華政策大轉型的背景下,心態焦灼而驚恐,需要以台灣為「出氣孔」,並以此轉移日漸激化的國內矛盾。然而,對於政治人物來說,一旦失去平和與理性,越是容易忙中出錯、錯上加錯。

習近平的講話發表之後,中共又安排曾任鄧小平翻譯的北京「全球化智庫」副主任高志凱接受德國《明鏡週刊》專訪,對習的講話作出「權威闡釋」。高志凱認為,這篇談話顯示「統一的進程已經開始,繼續維持現狀只會增加兩岸的緊張」。他直接指責説,是美國干涉中國內政,使中國必須加速法理上統一的步伐,「川普總統執政下的美國大力干涉台灣事務,增加中國處理台灣問題的急迫性,許多人擔心置之不理的話,問題只會更嚴重」。雖然習近平的講話沒有明確指出統一台灣的時間表,但高志凱認為,未來十到十五年內應能完成統一。實際上,中國並無武力攻佔台灣乃至擊敗美日聯盟的實力,卻通過御用文人吹出無法實現的肥皂泡,如同在中美貿易戰中前倨後恭的表現,只能在世界面前徒增笑柄。

美方當然不會保持沉默。白宮嚴厲批評中國對台灣的打壓,呼籲兩岸展開平等談判。多名國會議員公開力挺台灣,譴責中共的野蠻恐嚇。佛羅里達州聯邦眾議員、國會「台灣連線」共同主席迪亞茲巴拉特(Mario Diaz-Balart)說:「中國人民在殘暴壓迫下已經忍受太久了,對自由的台灣人民的威嚇必須停止。」內布拉斯加州共和黨眾議員、退役空軍準將貝肯(Don Bacon)說:「台灣人民享有民主及人權。在中國仍信奉共產主義、並打壓宗教、言論及新聞自由之際,美國應信守長久以來對台灣的承諾,確保其不致被孤立。」曾擔任前美國國防部長辦公室中國事務顧問的博思科(Joseph Bosco)在《國會上報》撰文指出,川普總統應當確保台灣民主不受重大威脅,展現美國會協助台灣的決心,并誓言在任何條件下都會助台灣抵御外來侵略。

對台灣而言,習近平步步緊逼、頤指氣使的講話,效果適得其反——堪比當年台灣首次直選時對台灣發射導彈,反倒將李登輝送進總統府。原本口風很緊、從不跨出「維持現狀」圓圈的蔡英文終於「絕地反擊」,第一次明確表示:絕不接受九二共識,反對一國兩制。話音剛落,因地方選舉民進黨重挫而辭去民進黨主席的蔡英文,名望驟升。台灣最新民調更顯示,超過百分之七十的台灣人反對一國兩制,反對現在談判統一。

 

「九二共識」就是「一國兩制」嗎?

如果説習近平的這篇講話有「亮點」的話,就是他不等拿出鄧小平遺留的錦囊,就匆匆「亮劍」:習近平首次聲稱,「一國兩制」為實現兩岸和平統一的最佳方式,所謂「九二共識」,就是「一個中國」、「一國兩制」。

赤膊上陣,愚不可及。儘管「一國兩制的香港方案」已在香港遭致天怒人怨,成為香港的年輕一代走向本土和港獨的催化劑;習近平仍不知悔改,還要將「一國兩制的台灣方案」強加到台灣身上。

當年,鄧小平為騙取港人的信任,利用港人根深蔕固的「大中華情結」,向港人許諾説,香港回歸之後,中國與香港可以保持「井水不犯河水,河水也不犯井水」狀態,港人只要愛國就好,不會強求港人愛黨。然而,香港回歸之後,香港人才猛然驚醒:法治、新聞出版自由、學術自由等英國留下的寶貴遺產,數年間便被「土共」消耗殆盡。「雙普選」永遠是望梅止渴,即便現有的選舉制度也遭到粗暴踐踏,當選的立法會議員被隨意取消資格,那選舉還有什麽意義?共產黨特務到香港綁架出版政治禁書的港人,中國警察在香港的高鐵站不經香港的法律程序即抓走港人,香港跟中國的其他城市越來越像,以至於美國開始考慮取消香港的特別關稅區地位。

近年來,數千名港人移居台灣,台灣人對香港如同被綁匪挾持的靚女的悽慘處境看得清清楚楚。所以,絕大多數台灣人不會接受「一國兩制的台灣方案」。如果「九二共識」就是「一國兩制」,就連此前用子虛烏有的「九二共識」欺騙台灣選民的國民黨也不敢照單全收。自從國民黨、共產黨這對難兄難弟先後誕生以來,大部分時候國民黨都被共產黨玩弄於股掌之上。國民黨本來希望利用「九二共識」的模糊空間,遊走於兩岸之間,牟取「代理人紅利」,卻沒有想到習近平不給他們模糊地帶,讓他們赤裸裸地出現在手持選票的台灣民眾面前。這一次,遭到習近平致命一擊的不是民進黨,而是國民黨。於是,國民黨主席吳敦義不得不明確表態説,習近平對台談話內容,並不是九二共識當年的內容,「九二共識,就是一中各表」。被視為下屆總統熱門競選的國民黨人、前新北市長朱立倫也表示,「九二共識跟一國兩制完全是兩回事」,中國國民黨對九二共識的立場清楚,堅持一中各表就是中華民國,「中華民國是自由民主,立場不會改變」。可是,無論他們怎麽辯解,他們都無法擺脫被習近平「出賣」的窘境。

 

誰是可以決定台灣未來的「代表人士」?

習近平講話的第二點「新意」是,通篇講話連「台灣當局」這種過去常用的矮化說法都不提,在強調兩岸統一和民族复興的重要性時,提出具體倡議,呼吁兩岸各政黨、各界别推派「代表人士」協商兩岸关系和平发展的制度性安排。這是企圖繞過台灣的民主機制,尤其是民選的政府,直接跟所謂各黨派「代表人士」進行政治協商,分化台灣內部的狼子野心明明可見。

習近平的這種「自信」是建立在中共長期對台灣進行如水銀瀉地般的統戰的基礎上。首先,數十萬在中國發展的台商及在中國工作的台灣人,被中共視為如臂使指的「第五縱隊」,每次台灣選舉,中國都會鼓動、操縱這批人投票給統派。其次,兩蔣時代念念不忘「反攻大陸」的中國國民黨,受大中國意識形態的束縛,不願也不敢邁出本土化的關鍵一步,乃至轉型為「台灣國民黨」,因此只能投靠共產黨。國民黨及親民黨、新黨等其他泛藍政黨,全都心甘情願地充當看共產黨臉色行事的小弟。第三,共產黨投入鉅資,扶持一些非典型的政治人物,只要砸下足夠的金錢,亦可化腐朽為神奇。比如,新當選的高雄市長韓國瑜,原本在國民黨內部是默默無聞的邊緣人物,一旦獲得共產黨的加持,運用網路時代的新文宣方式,居然形成風捲殘雲的「韓流」,攻下綠營長期執政的高雄。再比如,連任成功的台北市長柯文哲,以「白色力量」代言人自居,卻是「白底紅邊」,口口聲聲「兩岸一家親」,成為共產黨的「新寵」。這些「代表人物」,或為地方首長,或為電視名嘴,或為文藝明星,甚至是新式的「网紅」,紛紛插足在法理上由總統和中央政府主導的外交政策和兩岸事務,對台灣的國家安全和憲政機制造成莫大的困擾及威脅。

習近平的這種「自信」也是建立在二零一八年十一月台灣九合一選舉親中力量大勝的結果之上。國民黨取得十五個縣市執政權,藍營縣市長都表態支持「九二共識」,這為兩岸关系帶來變局。太陽花運動之後台灣本土意識深化的趨勢受到挫折,讓習近平覺得有機可乘。

但是,台灣的某些「代表人士」需要好好補上一節歷史課。雖然中共慷慨地拋出「兩岸和平紅利」,這些「代理人」有香甜的棒棒糖吃,但一旦中共完成統一,不再需要「代理人」了,其下場會很慘。當年,國共爭奪天下時,中共對不滿國民黨統治的知識分子組織「民盟」的始亂終棄,就是前車之鑑:「民盟」在批判國民黨的同時,拿到共產黨種種好處,成為共產黨的同路人。結果;但當共產黨奪取政權之後,「民盟」的風雲人物,個個都被打成「右派」,接受批鬥,送入勞改營,昔日批評國民黨何其高調,如今諂媚共產黨何其猥瑣。讀一讀「民盟」首腦章伯鈞的女兒章詒和寫的回憶錄《往事並不如煙》,台灣有心充當「代表人士」的社會名流難道還要重蹈覆轍嗎?

 

中國人不打中國人,只打追求自由和獨立的人?

習近平講話的第三個重點是,一邊説「中國人不打中國人」,一邊重申堅決反對台獨、不承諾對台放棄使用武力。換言之,習近平説「中國人不打中國人」,前一個「中國人」指的是掌握軍警等國家暴力機器的共產黨政權,後一個「中國人」指的是甘心為奴或被迫為奴的中國普通民眾。一旦你追求自由與獨立,你就被中共定義為「非中國人」,就一定會被打、被酷刑、被虐殺。一九八九年天安門民主運動中被中共殺戮的學生和市民,被關進當代規模最龐大的集中營折磨致死的圖博人和維吾爾人,以及為反抗中共暴政獻出生命的人權活動人士李旺陽、曹順利、劉曉波,在中共眼中,都不是享有「免於被打的權利」(也就是美國總統羅斯福所説的「免於恐懼的自由」)的中國人,而是一定會被打、被監禁、被放逐乃至被肉體消滅的「國家的敵人」。二零一零年十二月九日晚上,劉曉波「空椅子」的諾貝爾和平獎頒獎典禮的同時,我被中共特務綁架並殘酷毆打致昏死,差一點成了「中國版本的陳文成」。所以,我毅然決定逃離中國,入籍美國,今生不做中國人。

自古以來,中國就是一個窮兵黷武的國家,對週邊少數民族的種族滅絕從未停止過。一九四九年之後,中共政權更是將此特質發展到登峰造極的地步。習近平發表對台講話之後兩天,中共召開中央軍委軍事工作會議。央視畫面顯示,習近平身穿墨綠色軍隊制服,發表殺氣騰騰的講話説,「當今世界正面臨百年未有之大變局,中國發展仍處於重要戰略機遇期,同時各種可以預料和難以預料的風險挑戰增多。全軍必須正確認識和把握國家安全和發展大勢,強化憂患意識、危機意識、打仗意識及堅決完成黨和人民賦予的使命任務」。習近平赤裸裸地傳揚「打仗意識」,不僅用以恐嚇台灣及週邊與中國有領土爭議的鄰國,更是企圖用武力顛覆普世價值和文明秩序,正如白宮貿易顧問納瓦羅所創作的紀錄片《致命中國》發出的警告:中國是惟一一個時刻想著對美國發動戰爭、殺死美國人的大國。

台灣不能對中國這個用將近兩千枚導彈對準對準自己的極權主義政權懷有任何不切實際的幻想和善意。近日,前加拿大駐華大使馬大維(David Mulroney)在加拿大《環球郵報》發表評論文章,稱北京用綁匪的方式拘押兩名加拿大公民的做法「殘忍」,但並不罕見。他譴責説:「中國是一個越來越不負責任的大國和夥伴,一個當條件對自己有利的時候騙稱遵守國際準則的國家。」所以,對抗中國的蠶食鯨吞,台灣必須堅持民主憲政價值,提振國防實力和國家安全意識,並與美日等民主國家結成牢固的同盟關係,最終以文明戰勝野蠻,成為太平洋上最有魅力的美麗之島。

 

喜歡這篇文章嗎?歡迎按讚、分享、灌溉 ~
※登入會員後FB分享可獲得﹝ 台北政治經濟交易所﹞點數100點 每日分享不同篇文章最多可得500點


 

網友回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