余杰觀點》中共對海外標誌性教會「定點清除」的陰謀
新頭殼newtalk 文/
香港善樂堂創會牧師林國璋(圖)因曾參與六四,成為中共必除之而後快的對象,逐步控制善樂堂,驅逐、抹黑乃至妖魔化林國璋。
香港善樂堂創會牧師林國璋(圖)因曾參與六四,成為中共必除之而後快的對象,逐步控制善樂堂,驅逐、抹黑乃至妖魔化林國璋。   圖:翻攝Youtube

2018年,中共在國內更加嚴厲地打壓基督教等各個信仰團體,全國數千家家庭教會遭到關閉,官方許可的三自教會也經歷了一場大清洗。中共的黨組織、法制辦等進駐教堂,強迫教堂懸掛習近平的巨幅照片,拆除教堂屋頂的十字架,甚至安排佛教僧侶到教會辦講座、教育基督徒像佛教徒那樣“順服掌權者”。北京最大的家庭教會錫安教會被物業停水停電、取消租約、強行關閉,此一事件受到美國副總統彭斯的關注,彭斯在一場關於中美關係的演講中特別提及此事,強烈譴責中共政權剝奪公民宗教信仰自由的作法。可以說,中共對教會的大肆迫害已經達到文革之後的最高峰。大部分海外華人教會對此噤若寒蟬,假裝什麽都沒有發生;少數敢於發聲支援國內受迫害肢體的海外華人教會成為中共的眼中釘、肉中刺,中共動用其無窮無盡的資源,對這些敢於“行公義,好憐憫”的教會實行“定點清除”政策。

林國璋牧師與香港善樂堂

香港善樂堂創會牧師林國璋,「六四」後是香港中文大學崇基學院的學生,曾隨「學聯」帶物資到天安門廣場支持中國學生。

此後,「六四」情結一直讓其念茲在茲,成為牧師後,二十年來帶領這間小型教會遵循耶穌基督的教導,積極聲援和支持中國受逼迫的教會、天安門母親群體以及劉曉波等人權活動人士,也參與佔中運動等香港本地的民主運動。

林國璋牧師本人也是香港重要的民主派公共知識分子,多次邀請司徒華、程翔、劉進圖、王怡、張伯笠等具有基督徒或牧師身份的公共人物到教會講道和分享。因而,林國璋本人被香港媒體形容為繼朱耀明牧師之後中年一代的「六四牧師」,善樂堂也成為一家最關心民主、自由、人權議題的香港教會。

中共統治香港之後,瘋狂打壓香港的公民社會,香港的自由與法治迅速崩壞。基督教界的高層人物大都被招安收買,林國璋牧師及善樂堂成為中共必除之而後快的對象。五年多前,林牧師的妻子罹患癌症,三年前去世,在師母患病期間,林牧師遂找來朋友陳龍斌協助其工作,並於一年前按立他為牧師,萬萬沒有想到,按牧後不到一年,陳龍斌悄然組織「善樂特工」,在教會秘密進行巔覆工作,並非法召開會友大會,宣佈解除林國璋牧師的主任牧師之職,並禁止林國璋牧師以及支持他的會友進入教會。

他們收集了大量林國璋牧師的「罪狀」——包括其計劃結婚而未經堂會同意,罪狀是「愛美人不愛教會」,甚至包括其用公款購買幾本不是基督教的書籍等子虛烏有的「罪名」。他們不允許林國璋牧師在會友大會上作自我辯護(只給他十分鐘的時間,而之前和當日對林牧師的攻擊和辱罵卻持續數小時之久)。

有支持林牧師的會友回到教會參加會員大會,卻被告知其會友的資格已被取消,教會叫來警察驅趕這位服事多年的姊妹。教會還召開秘密會議,公佈林牧師的黑材料,向林牧師發出多份氣勢洶洶的律師函,企圖禁止其對教會事務繼續發表個人看法,還有人匿名在社交媒體發表辱罵林國璋牧師的文章,故意將林國璋的「璋」字寫成「蟑」——這明顯是中國特務和五毛慣用的流氓伎倆。

中共勢力對善樂堂的控制,對林國璋牧師的驅逐、抹黑乃至妖魔化,就是要殺雞儆猴,在香港教會和香港社會營造一種「道路以目」、「沉默是金」的恐怖氛圍。這跟中共派遣黑幫分子在街頭將《明報》總編輯、基督徒劉進圖砍成重傷,將香港學運領袖、基督徒黃之鋒以莫須有的罪名關進監獄同屬「一盤大棋」。自此,香港的宗教信仰自由所剩無幾。

劉同蘇牧師與加州山景城教會

與此同時,美國加州山景城教會主任牧師劉同蘇在網上發佈《關于離開山景城教會原因的聲明》:“由于該教會內部的部分人結黨,持續散布謠言,使用超出聖經所規定的基督徒行為底線,並且違背教會憲章的嚴重違規行為,致使教會的長執會無法繼續進行教會程序內的正常事奉,導致教會所有牧師和多數同工包括長執會主席離開教會。我作為教會的主任牧師,未能保護住眾牧師和同工們,特向他們抱歉並請辭了在該教會的牧者職分。某些人使用微信公眾號和網絡社交媒體在此事上散布其捏造與歪曲事實的謠言,本人將保留對其侵犯公民名譽權及隱私權而采取法律行為的權利。”

劉同蘇牧師既是神學家也是法學家,更是敢於為公義發聲的公共知識分子。多年來,他在牧會之餘,關心中國的宗教信仰自由事務,撰寫大量的文章和著述,推動中國的宗教信仰自由,他也參與起草或簽署多份譴責中共迫害家庭教會的聯署信。也正是這個原因,使得他首當其衝,成為中共“定點清除”策略的又一犧牲品。數年來,中共派遣若干特務潛入教會,逐漸佔據要津,秘密收集劉同蘇牧師夫婦的各種黑材料,用文革式的告密信和匿名信的方式到處散發。

劉同蘇牧師辭職離開教會之後,他們還要斬盡殺絕,破壞劉同蘇牧師去其他教會應聘,並專門開設一個揭批劉同蘇牧師的網站,徵集和發表數十篇所謂的“揭批”文章。然而,外人若仔細閱讀這些匿名文章,根本找不出劉同蘇究竟有什麽實實在在的罪行。比如,有一名會友匿名“揭露”説,劉牧師三年來每周都到他家帶領他們全家查經,其實是貪圖他家的飯食。這種水準低劣的“揭批”,盡顯毛澤東時代中國大字報的卑劣手段。

更有甚者,劉同蘇牧師辭職後,教會網站立即將他多年來的講道視頻全部刪除,將他在教會牧會十多年的痕跡消除得一乾二淨。同時,教會一名執事在劉牧師的個人網站留言威脅説,其個人網站不得掛上其講道視頻,因為這是其受僱於教會期間的工作的一部分,講道視頻的智慧產權屬於教會,若個人擅自使用就是侵權行為,教會將對其提出法律訴訟。這全然不是基督徒的思路和言語,對傳福音的“大使命”毫無興趣(劉同蘇牧師的講道視頻,全球有數以萬計的基督徒點擊學習),這是共產黨赤裸裸地消滅福音的方式。

張伯笠牧師與華府豐收華夏教會

2018年冬,張伯笠牧師創立的美國華府豐收華夏基督教會也出現疑似共產黨特務的人士破壞教會合一的嚴重事件。

張伯笠早年是六四學運領袖,天安門廣場副總指揮。逃離中國之後,他成為傳道人和華人教會界著名佈道家,創建多所教會。五年前,他前往加州開拓新堂,但仍擔任豐收教會總會主任牧師。張伯笠牧師離開之後,中共方面立即安排特務滲透這所位於華府郊區的極具象徵意義的海外華人教會。這些身份可疑的人物一到教會就表現積極,敬虔愛主、任勞任怨,由此成為教會的執事、小組長。當他們掌握一定的權力,經營一定的人脈之後,立即開始實施拆毀教會的陰謀。比如,他們借教會網站改版之際,將張伯笠牧師十年講道的視頻、查經濟資料等全部刪除,使得中國數百萬常常觀看張伯笠牧師講道視頻的基督徒再也無法觀看。

2018秋,當中共展開全國性迫害基督教家庭教會的行動的時候,張伯笠牧師領銜發起海外數百名牧師的公開抗議信,因而成為共產黨首要的打擊目標。與此同時,疑似特務身份的負責財務的執事王翔、陳瑛夫婦和負責敬拜的執事白科、許多多夫婦,在教會中以收集弟兄姊妹意見建議為名,挑撥離間,徵集簽名,企圖大幅修改教會章程(此前,他們是認同教會章程才成為教會會友的),比如刪去章程中的主任牧師負責制,主任牧師提名董事、長老、執事的權柄等,並非法調查張伯笠牧師的財產狀況等。他們的目標是完成教會的“去張伯笠化”和“去民運化”,

2018年11月,同樣因參與六四而長期遭受共產黨迫害,然後渡海逃亡到台灣,多年在台灣的神學院學習(先後獲得道學碩士、神學碩士並修完教牧學博士課程)、第一個擔任台灣教會主任牧師的中國人的燕鵬牧師,在旅美宣教途中應邀到豐收華夏基督教會講道,並有意應聘該教會駐堂牧師。其人品、學歷、牧會經驗樣樣俱全,絕大多數會友對其十分認可。然而,王、白兩個負有特殊使命、以毀壞教會為目標的兩個家庭,百般阻撓聘牧進程,咄咄逼人,氣焰囂張。他們上網收集許多關於燕鵬牧師的新聞報道,連燕鵬牧師在台灣參加自由廣場紀念六四晚會活動也被當作一件不得被聘任的、嚴重的罪行——他們的思想和言行跟基督信仰背道而馳,跟共產黨如出一轍。難道以前是黑幫分子的人可以洗心革面成為牧師,反倒是以前參加過六四、反對過共產黨、為民主人權奮鬥過的人卻不能成為牧師嗎?參加過六四究竟是一個人的光榮,還是一個人的恥辱?

王、白及其妻子使用在中國宮廷戲中學到各種權謀伎倆在教會中為所欲為,敗壞了教會中聖潔、彼此相愛的氛圍,甚至使得少數長執會成員也受其矇蔽,隨之起舞。教會中的絕大多數弟兄姊妹對他們的惡劣行進感到驚詫,指出他們的所作所為不是基督徒和文明社會的成員應當有的,並表達了極大的憤慨。他們以極少數派綁架整個聘牧委員會和長執會,將聘牧過程變成一場共產黨政治審查的鬧劇。在美國這個自由的國家的自由的教會居然發生這種匪夷所思的事情,只能說明長期以來中共特務對北美海外華人教會乃至整個美國社會方方面面的滲透、操縱到了令人髮指的地步。教會目前的分岐,不是基督徒之間性格、處事風格、教會發展方向的分岐,而是真基督徒與共產黨特務之間生死存亡的尖銳對立。

自由世界和自由教會必須打一場反滲透的硬仗

中共的黑手掌控大部分海外華人教會和海外華人社群,其巨額資金的投入、綿密的政治手腕,讓人防不勝防。林國璋牧師及香港善樂堂、劉同蘇牧師及加州山景城教會、張伯笠牧師及華府豐收教會,都是中共選中的一定要千刀萬剮的“箭垛”。如果這三位牧師和這三家教會倒下了(或者即便教會還存在,但牧師被趕走,教會完全失去光與鹽的特質,失去“公平如大水滾滾,公義如江河滔滔”,實際上便名存實亡),那麽下一步海外華人教會的“共產黨化”將全面展開。

從克林頓時代到奧巴馬時代,美國政府長期忽視中國對海外尤其是以美國為首的西方世界的滲透、統戰和破壞戰略。如今,中共不僅將中國變成一個空前巨大的“動物莊園”,還企圖將西方世界變成“動物莊園”之外圍。習近平對挑戰、顛覆美國的強權、文化及信仰傳統的野心已不加掩飾。哈佛教授艾利森在《注定一戰?中美能否避免修昔底德陷阱》一書中指出,新興霸權大國的崛起,以及這種崛起在既有霸權大國引起的恐懼,必定引發戰爭。「倘若繼續延續目前的發展軌跡,美國和中國在未來幾十年內爆發戰爭不僅是有可能的,而且可能性比現在專家學者所認定的更高得多」。

川普執政以來,美國政府意識到問題的嚴重性,中國的威脅超過昔日的納粹德國、法西斯日本和共產黨蘇聯,一整套的、全方位的遏制中國戰略逐漸成形。美國外交官、學者司徒文(William Stanton)警告説,中國勢力廣泛滲入包括美國在內的西方國家的政壇、經貿領域和學術界。他說,要面對抗這種“銳實力”威脅,必須鼓勵媒體和警方努力揭發國內各種隱藏利益與中國非法或貪腐的連接,通過立法使中共家族成員從事後門交易更為困難,並在記者人數、孔子學院、旅行和商務限制等相關問題確保中國受到對等待遇。

2018年11月29日,美國斯坦福大學胡佛研究所、美國亞洲協會美中關係中心與安納伯格基金會陽光之鄉信託在華盛頓共同發佈《中國影響和美國利益:推動建設性警惕》(Chinese Influence & American Interests: Promoting Constructive Vigilance)報告。數十名研究中國問題的美國權威學者參與了該報告的撰寫,詳述中國對美國大學、智庫、媒體、僑界、企業、科研等領域的影響滲透活動,該報告承認美國的中國研究界對中國誤判,指出中國利用美國的開放民主加以滲透、大舉操弄美國政府、大學、智庫、媒體、企業和僑界,希望借此阻斷美國對中國的批評、以及對臺灣的支持。值得注意的是,作者當中不乏原來對中國存有幻想的“擁抱熊貓派”。

遺憾的是,美國主流社會還未重視到中共對北美華人教會的滲透,這是一個非常重要的戰場。信仰純正的華人基督徒首先要“信徒當自強”、“自己的教會自己救”,就豐收華夏基督教會目前所遭受的共產黨特務的破壞而言,我們將收集有關證據,轉交他們工作的公司——若他們在涉密的公司工作,我們將建議重新對他們的忠誠度進行審核;若他們持工作簽證,我們將彙報給移民局和FBI對他們下一步的身份申請嚴加調查。

我們更呼籲美國的司法部門盡力幫助遭到中共滲透的重災區——海外華人教會,深入調查和甄別那些遵循中共命令、公然在美國破壞宗教信仰自由和基本人權的人士,即便這些人士已擁有美國國籍或綠卡,也要給予斷然處置,甚至針對其實施反向“定點清除”、剝奪其在美國的身份、遣返他們回到他們熱愛的中國。這樣,方能讓廣大海外華人教會的信徒獲得真正的安全感,並捍衛美國這座“上帝之城”的自由與榮光。

編輯嚴選:

川習會「一事各表」 中國開刪美駐華使館微信評論

老布希移靈美國會大廈通霄供瞻仰 忠犬陪到最後

喜歡這篇文章嗎?歡迎按讚、分享、灌溉 ~
※登入會員後FB分享可獲得﹝ 台北政治經濟交易所﹞點數100點 每日分享不同篇文章最多可得500點


 

網友回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