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ewtalk網紅 IG
Newtalk網紅 IG
從《新天堂樂園》看當電影離開電影院--後疫情時代的電影產業

    在1988年電影《新天堂樂園》的劇情中,電影先是離開了電影院在戶外廣場播放,接著導致了電影院被燒毀,爾後又重新建造出了新的電影院,也就是「新天堂樂園」。這篇文章將會以我個人粗淺的見解,試著解讀新天堂樂園中其中的寓意,在連結到現今後疫情時代的電影產業。

    2020年年初新冠肺炎爆發後,全球面臨了全新的疫情新生活,不能群聚、不能隨便外出,使得每個人的休閒習慣、生活方式都改變了許多,而各大產業也都遭受了劇烈的衝擊,其中電影產業更遭受到了前所未有的疫情危機。

    在疫情嚴峻時期,電影產業首先面對到的就是許多製作上的問題。因應各國政府的防疫政策,大部分的電影製作都被迫中止或是選擇延期拍攝,但仍有少部分的劇組選擇用更多的預算,使劇組做到符合防疫相關規定而繼續拍攝。然而,不論是哪種解法,製作成本只會持續的飆升。除了製作方面的問題之外,病毒好似直接將電影驅逐出電影院,各大電影公司將原訂上映的電影延期、觀眾減少……等,導致許多電影院暫時歇業、倒閉。根據Motion Picture Association’s (MPA) 美國電影協會的年度報告,2020年的全球總票房相較去年下降近72%僅收穫122億美元,北美票房甚至下降了80%。就算在2020疫情相較於其他國家趨緩的臺灣,根據文化部的2020電影動態統計年報,即使上映電影總部數較2019年多一百部片、國外的片延期想辦法重映以前的片,2020年臺灣的總票房跟總觀影人次都還是少了50%。由此可見,全球的電影產業在實體影院觀賞的這塊可說是重重遭受打擊。然而,此時電影離開了電影院。 

    一、電影離開電影院

    電影離開電影院這個概念在好幾年前就已出現,自1995年DVD出現後,片商(代理商)於電影下線後,推出光碟、賣版權給電視台,甚至是推出周邊商品,我們都可以把它當作是電影離開電影院的一個現象,而這幕後的推手大多來自於片商,就如同「新天堂樂園」中讓電影離開電影院的人是負責播映電影的Alfredo。片商用這樣的方式讓電影離開了電影院,用不同的方式呈現於大眾眼前,也讓他們自己能夠獲得更多的利潤。

    除此之外,線上影音串流平台(OTT)也逐漸興起,許多電影都上架到線上影音串流平台、「離開了電影院」,其中尤其2007年成立的Netflix最獲關注。根據美國電影協會發布的數據顯示,全球線上影音串流平台的訂戶數已於2018年正式超越有線電視訂戶數,由此可以看到串流平台的興盛。而近幾年許多大公司也紛紛推出屬於自己的影音串流平台,例如:Apple TV+、Disney+、HBO MAX……。來到2020疫情肆虐的一年,電影產業重挫、戲院倒閉,這時候的串流平台反而發展得更為蓬勃。在2020年的前三個月,Netflix就增加了1600萬的訂閱數,儘管後續幾個月增加的速度趨緩了下來,但仍舊在去年獲得了總共3600萬的訂閱數,而算到今年第一季度,Netflix已經擁有 2.08 億全球訂戶。

    接下來看到Disney+與HBO MAX,迪士尼是做出重大改變的第一人,在疫情期間它選擇了不同的商業策略,它將《花木蘭》第一時間上架Disney+,直接跳過在戲院上映的時期,而華納公司在去年12月初也宣布在2021發行的所有電影,將同步在電影院及旗下串流平台HBO Max上映。這個消息引起許多製片公司、導演以及劇組人員的不滿,連大導演克里斯多夫諾蘭都站出來發聲反對。這個消息更再度打擊原已被武漢肺炎大幅影響的電影院產業,全球的兩大電影院商的股市在消息發布當日也因此重挫:全球最大電影院商AMC跌幅近16%、Cinemark更是跌了近22%。電影在沒有影院可播的情況下被迫轉身尋找別的媒介暫時離開了電影院。

    二、電影之死

    我們在看到電影走出電影院後,發現它有許多的不同,除了媒介上的轉變,更包含著播映方式與觀看方式的改變,但「電影」有「死亡」嗎?片商透過DVD、上架有線電視、串流平台……,賺了許多錢,也使得電影文化更為蓬勃。某種程度上來說,電影離開了電影院讓電影工作者、片商都得到了更多利潤,觀眾也能用更簡單的方式看到電影,在社會上創造了新的觀看方式、習慣甚至是新的文化。但這樣子的現象引起許多電影人的不滿,認為電影的本質已經改變,在線上、小螢幕、隨時隨地都能觀看電影等特性,讓觀影者的注意力十分容易被分散,電影內容的藝術性、文學性不再被重視,充斥著抓人眼球的爆破特效和飛天特技等等,變成一個向錢看齊的娛樂產品。

    三、浴火重生的電影

    電影在電影歷史上其實經過很多技術、形式、環境上的轉變,不論是有聲無聲、黑白或彩色、數位與底片攝影等等,每次轉變許多人都提出過電影面臨死亡的宣言,但在這些年來我們看到電影一直以不同的姿態行走著,它一次又一次的改變、突破了不同的挑戰。

    若未來其他串流平台跟上HBO MAX的計畫,電影產業就會得要面對不同媒介,用上不同的宣傳手法、製作方式,而大量電影在串流平台上競爭往好處想或許能造就電影公司對於電影品質更多的要求,但也有可能觀眾都囫圇吞棗不管好的壞的全部接收造成市場上商業娛樂電影的氾濫。

    即使面對串流平台的挑戰,我認為電影院的體驗還是擁有它無可取代的地位,喜劇、恐怖片的群體氣氛、好萊塢大片的震撼聲光效果,這些都是窩在家裡獨自拿著手機觀賞無法獲得的。到了現在,美國本土疫情已稍微趨緩,大約80%的戲院在上周末開放,上上週票房收入更是達到9870 萬美元(27億台幣),創下疫情期間的紀錄。

     隨著時代演變,電影已經死亡了嗎?或許有或許沒有,但我們能確定的是電影在過去的好幾年間都有如鳳凰般浴火重生,用不同的樣貌在舞台上表演,而確實疫情時期不論電影業者還是觀眾經歷了極大的轉變,希望電影仍舊是那造夢的工廠、反映現實的藝術品,也希望能在電影院裡看到電影再次鳳凰展翅。


網友留言
留言如有不雅或攻擊性文字、重複灌水、廣告、外站連結等內容,本網站將保有刪除留言之權利
留言
追蹤
字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