蔣萬安當選下屆台北市長後,留下的北市立委缺額,綠營尋求敗選後的強心針,藍營則希望趁勝追擊。國民黨這邊有前立委羅淑蕾率先表態,喊出「進廚房就別怕熱」;民進黨則有現任議員阮昭雄、前市黨部主委吳怡農先後表態參戰;民眾黨部分,現任黨部主委林國成也被傳出有意願參加補選。

由於補選在即,時間緊迫各黨不可能辦初選,甚至不一定有辦法做民調,綠營急需有一場選戰勝利來提升士氣。所以民進黨的中執會通過,交由黨主席來徵召,代理黨主席出來之後,交由代理主席來做裁決。目前已經表態的吳怡農或是阮昭雄,無論黨中央最後拍板誰出線,都有信心可以奪下這一席。

從很多統計資料中可以看出,其實這次選舉藍綠版圖幾乎沒有什麼改變,兩大黨得票數都掉了一點。雖然很多綠營朋友還保持樂觀,認為好好反省,2024年鐘擺會再擺回來。不過,面對國民黨的組織票則是越來越綿密,甚至選後的地方執政優勢還能提供更多利益來鞏固組織,所以綠營推出人選都要慎重考慮,如何重新凝聚了民進黨的士氣?

2020年吳怡農輸給蔣萬安1萬3千多票,這次民進黨若提吳怡農,吳怡農有過去的「不捨惜敗」優勢,不過阮昭雄也挾「北市選舉戰功」及「綠營大敗之後的團結」兩項因素下,這兩位人選「其實挺強的」。不過,阮昭雄為了進軍國會,放棄原本可以穩定當選的市議員席次,過去極艱困選區需要戰將時,阮昭雄都挺身接受徵召承擔責任,這次選舉更是全國支援各地綠營戰友的宣傳強棒。

平心而論,九合一選舉落幕,民進黨臺北市議員當選廿一席,新人輩出,其中民進黨「湧言會」在北市議員阮昭雄帶領下,得票數表現亮眼,三名議員當選人包含中山大同的顏若芳、大安文山的趙怡翔(口譯哥)、士林北投的林延鳳皆獲高票,除了候選人本身的努力外,阮昭雄也是功不可沒。

除了陪同候選人們,四處拜票、掃街、開說明會用盡氣力外。阮昭雄負責輔選議員的競選辦公室的所有文宣定稿和選戰策略,在各類評論時事,文筆犀利,個人才華洋溢,也是議會及黨部的長期訓練,憑藉深厚的公共行政底子及對國內社會議題的深入理解,持續為候選人政策操刀。阮昭雄從長期深耕的地方民代角色,要轉換進入國會殿堂,墊基於過去於選區任內表現深受選民肯定,其溫暖的人格特質,也被政壇許多人稱讚。

另一方面,前立委羅淑蕾想參與立委補選,卻開第一槍,高喊國民黨2024「侯盧配」,朱立倫擔任行政院長,還酸朱立倫「夭鬼假細二」,錯過時機點,也「敗在換柱」。朱立倫冷淡回應,這是民進黨希望轉移焦點,讓國民黨內鬨,他是不會中計的,朱立倫這個說法,有待商榷。不過,羅淑蕾這種得罪方丈,本來就沒有的重返立委之路,立委之路已經告終。

不同於國民黨,民進黨基層團結、兩位候選人文宣作戰能力強,只待黨中央確定人選,兩位候選人隨時可投入選戰,時間不是問題。如果能凝聚共識、全黨團結,找出最有可能補選勝選的候選人,調整策略來重新面對新的局面。

台灣面對紅色勢力空前大集結,除了有不能輸的壓力外,更要讓人民安心。不管是吳怡農的「壯闊台灣」,或是阮昭雄提出的「防災型民防」體系建構。由此可見,民進黨存在的意義不是為了黨內個人的競爭,而是為了打贏2024大選、保衛本土政權捍衛台灣而存在。

眾所周知,民進黨可以清楚感受到支持者沒有要放棄的意思,而是要民進黨好好加油,輸了就下次贏回來。這是民進黨支持者可愛又讓人感動的地方,但是最重要最重要的,就是支持者願意和政黨一起面對失敗,陪政黨一起走向勝利。面對失敗容易嘛?並不容易,而且很困難。但是失敗是成功之母,只有面對失敗,凝視錯誤才會找到出路。政治改革才是政黨的核心議題,改革如果不困難,就不叫做改革了,這次「補選?民進黨有不能輸的壓力。

這次民進黨若提吳怡農,吳怡農有過去的「不捨惜敗」優勢。   圖:林朝億 / 攝(資料照)

這次民進黨若提吳怡農,吳怡農有過去的「不捨惜敗」優勢。   圖:林朝億 / 攝(資料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