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ewtalk網紅 IG

攜程創始人梁建章:別讓過度的防疫措施毀掉中國經濟

新頭殼newtalk | 江采蓁 綜合報導
1970-01-01T00:00:00Z
中國本土疫情延燒,各地採取了嚴防死守的措施,對個人、企業、社會都產生了一定的負面影響。   圖:翻攝推特(資料照)
中國本土疫情延燒,各地採取了嚴防死守的措施,對個人、企業、社會都產生了一定的負面影響。   圖:翻攝推特(資料照)

中國自新冠疫情發生以來,各地採取了嚴防死守的措施,然而因疫情採取的隔離措施,對個人、企業、社會都產生了一定的負面影響,生成了不可忽視的社會、經濟成本。

對此,中國企業家俱樂部副理事長、攜程聯合創始人、執行董事局主席梁建章與中國與全球化智庫特邀高級研究員、「人口與未來」網站聯合創始人黃文政針對受疫情應對措施影響下的中國經濟再次撰文,建議應當在數據分析和科學論證基礎上採取分級隔離措施,呼籲社區加碼隔離可以停止。

「千萬不能讓那些基於過度恐慌而採取的過度的隔離措施毀了中國經濟」,面對疫情,各地目前都採取了嚴防死守的態度, 在防治過程中也出現了一些過激的做法,所採取的隔離措施,也呈現出從上到下層層加碼的趨勢。

黃文政指出,例如,市政府可能僅僅要求來自疫情嚴重地區的人員進行隔離,但是到了社區那裡,居委會和物業卻要求凡是有過旅行經歷的人員一律自我隔離 14 天,而且為了確保這種加碼後的措施能夠得到執行,各社區還紛紛推出了臨時通行證、出入證和宵禁等措施,在看似保障生命安全的同時,卻讓整個社會付出了近乎癱瘓的沉重代價。 舉例來說,一位出差到幾個城市的員工在甲地被隔離了14 天,到乙地後又被隔離了 14 天,到丙地后還要被隔離 14 天,如果每到一地都要被隔離 14 天,那麼就無法進行正常的工作了。

但威脅人民群眾生命安全的疾病,並不僅僅是新冠肺炎。 已經有媒體報導寫道,由於受疫情防控措施的影響,一些癌症患者和愛滋病患者得不到及時治療。

黃文政表示,哪怕只有少之又少的可能性,也必須全力確保零風險,這樣的想法,在理念上或許是正確的,但實踐中卻忽略了社會成本的因素。為了確保這樣的零風險,全國可能有數以千萬甚至億計的旅客必須接受 14 天的隔離期,無論對個人、企業還是整個社會都會構成巨大的負面影響。

文中認為,建立在數據分析和科學論證基礎上的分級隔離措施,才是當下更能在疫情防治和恢復秩序之間形成平衡的方案,實際上,在全國上下目前高度重視疫情防治工作的背景下,數據分析應當被擺到很重要的位置上。

目前在湖北地區之外,各地對大部分確診者的流行病學史都進行了深入調查,在這些數據中,到底有多少感染是因為乘坐飛機或者高鐵造成的?又有多少發生在機場或者火車站的等候期間?對於各地匯總的數據進行科學分析,然後根據其結論對不同場所、不同交通工具給予不同的風險評級,最後再根據風險高低來出台相應措施,才是更加有效的做法。

至於目前某些地方一刀切的做法,等於把全部壓力都壓到了基層那裡。一方面,小區物業和居委會工作人員這些時間都非常辛苦,需要頂風冒雨地執行隔離措施和通行限制;但另一方面,他們也很容易成為各類矛盾的實際承載者,例如有業主可能提出,由居委會來限制自由出入的法理基礎來自何處?也有企業可能叫苦,為什麼復工計劃被卡在了居委會那裡?

黃文政強調,如果上億工作力被隔離在各個社區中,導致各地企業難以復工,國內航空業、酒店業全面癱瘓,各類國內國際交流完全受阻,實在是中國經濟和社會難以承受的代價。目前中國經濟處於半停頓狀態,1 個月至少是萬億級的損失。 如果這樣的狀態持續 2 至 3 個月,很多中小企業倒閉了,也會增加大批失業人員,嚴重影響社會穩定。

從這幾天的新聞報導來看,很多政府部門已經開始轉變思維,採取了更為務實的防治措施。比如江西省發佈了第 4 號公告,規定省內各地區之間全面取消國道、省道、高速公路出入口設置的疫情防控檢疫點或檢測站,並嚴禁各地攔截勸返來自非嚴重疫區的車輛;又例如杭州,為緩解企業招工難、員工來杭交通難等,將會商鐵路部門,向疫情相對平穩、來杭就業人員集中的部分省市開通專列。以上做法的目的,旨在消除由於疫情防治而造成的過度封閉,重新打通連接中國經濟的各個環節。

黃文政舉例,就以近期的口罩問題為例,一方面,無論居民還是企業,目前都對口罩存在巨大的需求量,很多企業擔心口罩數量不足可能影響正常開工;但另一方面,如果口罩製造企業的員工無法及時復工,又或者原材料供應商、運輸企業等上下游企業面臨人力不足的困境,那麼口罩供給也就難以得到保障,進而可能影響到更多其他企業的復工,形成某種惡性循環。

如果說口罩數量缺口還只是一個相對短期的問題,那麼從長期來看,如果與外貿相關的行業由於復工不及時而難以準時供貨,哪怕現有交易可以用不可抗力作為抗辯理由,可站在外國客戶的角度來看,難免會因此產生在其它國家重新尋找供應商來取代中國企業的念頭,一旦這種念頭像疫情那樣迅速蔓延,那麼對中國製造業的打擊將比貿易摩擦更為可怕。

黃文政說,正是考慮到這些風險,所以包括國家衛健委在內的各級政府部門會提出,減少疫情對群眾生產生活的影響,是一個與防治疫情同等重要的目標。而要實現這個目標,必須讓實事求是、科學分析的理念深入到每個社區的具體工作中,不能讓阻礙出現在大批複工人員居住地的出入口。

目前各個地方各自為政造成了資訊不透明、不確定,使得返工人員顧慮重重。 如果各個環節中有一環不順暢,其他環節也會受到影響,為此,國家需要統籌明確出台有關限行和隔離的政策,不能讓地方各自為政的不合理措施妨礙全國一盤棋的大局。

文末提到,零風險零感染固然是一個所有人都希望實現的理想目標,但從現實出發,應當追求的目標,是在維持社會經濟正常秩序的前提下,將疫情控制在盡量低的水準上。

中國自新冠疫情發生以來,各地採取了嚴防死守的措施,然而因疫情採取的隔離措施,對個人、企業、社會都產生了一定的負面影響,生成了不可忽視的社會、經濟成本。

上海居民在住宅區排隊,分批進行核酸檢測。   圖:達志影像/路透社(資料照片)
上海居民在住宅區排隊,分批進行核酸檢測。   圖:達志影像/路透社(資料照片)
上海汽車製造工廠因封控而難以運作。   圖 : 翻攝自cht. meet-in-sh.net
上海汽車製造工廠因封控而難以運作。   圖 : 翻攝自cht. meet-in-sh.net

話題討論

新聞留言

更多留言
熱門話題 more >
留言
引用
發文
追蹤
字級
請注意
說明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