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ewtalk網紅 IG

管仁健觀點》蔣萬安與侯友宜會搞「雙北自保運動」嗎?

新頭殼newtalk 文/管仁健
1970-01-01T00:00:00Z
新北市長侯友宜。   圖:林昀真/攝(資料照片)
新北市長侯友宜。   圖:林昀真/攝(資料照片)

蔣萬安、侯友宜與謝國樑,這3位在2022年縣市長選舉中,國民黨對北北基3市提名的市長候選人,正好分別代表著國民黨內部這70年來,3種互看不順眼,但又不得不妥協的政治勢力:權貴、官僚與派系。

相對於其他各縣市的選情混沌,國民黨在北北基的布局,似乎已大勢底定,蔣侯謝3人在民調上也具有絕對優勢。然而地球另一邊的俄烏戰爭,看似與千里之外的台灣毫不相干,卻成了國民黨內「雙北自保運動」的火種。

2022年2月27日《中時新聞網》報導〈扮制裁急先鋒 藍營不同調〉:

「俄羅斯入侵烏克蘭,政府除了表達嚴正譴責,並欲對俄羅斯進行經濟制裁,不過對政府跟進制裁,藍營內部也傳出不同調。

國民黨文傳會批這是操弄政治口號,國民黨前主席洪秀柱也認為不須扮演『抗俄制裁』的急先鋒,惟新北市長侯友宜則認為這是一個態度,『對破壞世界和平的,我們都要有態度』,國民黨立委蔣萬安則支持制裁,認為是為國際社會盡一分心力。

新北市長侯友宜26日表示,破壞世界和平一定會遭受大家的譴責跟唾棄,身為全世界的一份子,愛好和平、希望守著和平,讓全世界都能夠一起尊重自己也尊重別人,讓這樣一個態度能夠永遠地走下去,也盡世界一份子的責任。

蔣萬安前天也在臉書表態『我支持台灣參與美國的經濟制裁行動』,遭外界質疑與國民黨內不同調,他昨依舊表示,俄羅斯對於烏克蘭的軍事行動,應予以譴責,任何對於主權領土的侵入都應譴責。」

基隆市人口太少,謝國樑的部分就姑且不論。但蔣萬安與侯友宜為了確保選舉優勢,不被慈禧式的黨中央與義和團式的統派側翼「帶衰」,會不會搞起「雙北自保運動」呢?這就值得觀察了。

蔣侯兩人為何「亂命不奉詔」?

縣市長選舉是地方選舉,也是期中選舉,總統大選時民進黨的法寶「抗中保台」,這時也就派不上用場了。否則夾在2016年與2020年之間的2018年縣市長選舉,「韓流」就不會崛起,民進黨也不會慘敗到只剩6席。

偏偏選舉就怕「但是」,在2022年縣市長選舉前,俄羅斯侵略烏克蘭,慈禧太后式的黨中央與義和團式的統派側翼,仍堅持要與台灣主流民意唱反調。就算這次已不敢公然喊「反美」,卻依然配合中國「認知戰」,繼續散播「疑美」言論。

在民調上已領先多時的蔣萬安與侯友宜,過去面對這些「中央層次」的議題,都是堅持冷處理。不是拱手說「謝謝指教」,就是期待「歲月靜好」。

再說一次,偏偏選舉就怕「但是」,現在情勢變了,蔣侯兩人現在為何要高喊「亂命不奉詔」,聯手搞起「雙北自保運動」?這就要從中國近代史裡的「東南自保運動」說起。

「東南自保運動」發生在清朝末年太平天國滅亡後,原本太平天國統治區的兩江閩浙兩廣等,都非滿清皇室勢力所能及了。地方政務甚至金權軍權,都被剿滅太平天國的湘軍或淮軍出身的督撫大員所把持。

義和團運動發生後,1900年6月21日,慈禧太后以光緒帝名義,向英、美、法、德、義、日、俄、奧、西、比、荷11國宣戰。但鐵路大臣盛宣懷卻下令,各地電信局先將詔書扣押,只給各地督撫觀看。

同時兩江總督劉坤一、湖廣總督張之洞、兩廣總督李鴻章、鐵路大臣盛宣懷、山東巡撫袁世凱、閩浙總督許應騤等漢人督撫即商議,為了避免列強有藉口入侵,堅持「亂命不奉詔」,因為:

「亂民不可用、邪術不可信,兵釁不可開……無論北方情形如何,請列國勿進兵長江流域與各省內地;各國人民生命財產,凡在轄區之內者,決依條約保護。」

「東南自保運動」可說是清末各地官方實力派人物,首次公然聚眾反抗慈禧太后。清廷與列強簽訂辛丑和約後,聯軍撤出北京,慈禧太后與清帝國皇室也不敢秋後算帳,追究這些漢人督撫的「抗命」,為清末民初各省大員「軍閥化」揭開了序幕。

台灣選民為何會「分裂投票」?

幾乎同樣的一批的台灣選民,會在歷次中央與地方選舉時,一再上演看似不理性的「分裂投票」,以致「綠佔中央,藍佔地方」,其實回到台灣史來看,還是有點脈絡可循的。

從台灣戒嚴後期的1970年代起,尚未組成民進黨的「黨外」,就已經出現了路線之爭。第一種是以「新潮流」為代表的「改革體制派」,強調應割捨地方派系舊有力量,以意識形態動員的「群眾路線」。

第二種則是以「美麗島」為代表的「體制改革派」,期望結合所有黨外的地方實力派人物的「議會路線」。1988年蔣經國死後,1980年「美麗島事件」後被關押的政治犯,除施明德以外全都出獄,大多也透過選舉,先後擔任縣市首長或立法委員。

美麗島系的軍師爺張俊宏,1989年甚至主編《到執政之路:「地方包圍中央」的理論與實際》一書,成為往後十年民進黨的發展策略。透過縣市長選舉逐步取得政權,這一策略果然大有功效,出人意料的在2000年就贏得總統大選,完成首次政黨輪替。

但諷刺的是到2022年的今天,民進黨兩度執政,四次在總統直選中獲勝。2016年與2020年這兩次大選,還都是「完全執政」,也就是除了總統勝選,連立法院席次都獲得絕對多數。

更諷刺的是當初堅持走「群眾路線」的新潮流系,如今卻成了民進黨內可以操控初選結果的最大派系。相反的,強調「議會路線」的美麗島系,卻在總統都可直選後逐漸萎縮,如今幾乎就是「名存實亡」

然而最諷刺的還是即使民進黨總統能兩度當選並連任,在單一選區兩票制的立委選舉中也擁有絕對多數。甚至國民黨在下野又失去黨產後,無法牽制地方派系,政策性的輪流提名,地方派系更早已不甩國民黨中央。擁有中央執政權及部分民進黨籍縣市長,還能以行政資源收買攏絡地方派系。

但民進黨即使擁有這些「利多」,偏偏地方基層的縣市議會,議長副議長幾乎全是國民黨。更誇張的是在台南市議會裡,即使民進黨席次比國民黨多,市長也是民進黨,卻連續兩屆都還是有多位民進黨議員跑票,讓國民黨或國民黨支持的無黨籍人士當選議長。

國民黨立委蔣萬安與衛福部長陳時中是2022台北市長熱門人選。 圖 : 新頭殼合成
國民黨立委蔣萬安與衛福部長陳時中是2022台北市長熱門人選。 圖 : 新頭殼合成

「親美自保運動」快登場了吧?

民進黨在30年前還悲觀地認為,中央永遠是國民黨執政。民進黨能獲得幾席縣市長,就算是「地方包圍中央」了。沒想到國民黨衰敗得如此之快,但民進黨在地方上迄今依然是老二,甚至是老三,變成了國民黨在喊著「地方包圍中央」。

更誇張的是自2016年二次政黨輪替,蔡英文當選總統後,中國為了壓縮台灣的國際空間,始終拒絕和民進黨政府溝通,架空海基會;然後繞過中央政府,直接收買台灣地方政客。

這幾年藍營執政的縣市,上下齊心的跑中國像「走灶腳」;綠營執政的縣市,鄉鎮長與縣市議員,也是公然走訪「匪區」如撲火飛蛾,實現了中國對台灣的統戰主旋律「地方包圍中央」。

2020年武漢肺炎疫情爆發後,藍營縣市長用「疫苗短缺」為理由,要跳過中央直接找中國「求援」,美日兩國也看到了這種「克里米亞模式」的危機,緊急贈送台灣數百萬劑疫苗,暫時讓台灣不至變成1949年的「北平模式投降」。但中國所用的「地方包圍中央」,手法可說是越來越成熟。

同樣的選民,在中央選舉時知道國家主權的重要,但在地方選舉時卻又「分裂投票」。蔣萬安與侯友宜雖然出身不同,卻看清了台灣選民的投票趨勢,所以在選前既然民調上已經佔絕對優勢,就不要「下險棋」,對中央議題一律不表態。

但現在的選情,被俄烏戰爭搞得就像八國聯軍時的中國,國民黨中央還要一意孤行,被義和團式的統派側翼牽著鼻子走,這會危及蔣萬安與侯友宜的選情,一場國民黨地方諸侯串聯「亂命不奉詔」的「雙北自保運動」,或許已在準備登場了吧?

前立委謝國樑 (翻攝自謝國樑臉書)
前立委謝國樑 (翻攝自謝國樑臉書)

管仁健觀點》蔣萬安與侯友宜會搞「雙北自保運動」嗎?

話題討論

新聞留言

更多留言
熱門話題 more >
留言
引用
發文
追蹤
字級
請注意
說明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