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ewtalk網紅 IG

楊宏基觀點》吠火車!中二補選之戰 顏家可運籌助攻但切勿參戰

新頭殼newtalk 文/楊宏基
1970-01-01T00:00:00Z
現任國民黨主席朱立倫(中)、鎮瀾宮董事長顏清標(右)、前國民黨立委顏寬恒(左)。圖為2019年朱立倫有意競逐國民黨總統提名前,前往大甲鎮瀾宮參香。   圖:張良一 / 攝(資料照片)
現任國民黨主席朱立倫(中)、鎮瀾宮董事長顏清標(右)、前國民黨立委顏寬恒(左)。圖為2019年朱立倫有意競逐國民黨總統提名前,前往大甲鎮瀾宮參香。   圖:張良一 / 攝(資料照片)

史記載,秦始皇出巡,場面浩大。項羽見之曰:「彼可取而代之」(史記.項羽本紀);劉邦見之曰:大丈夫當如是也(史記.高祖本紀)。套用在「中二補選」,有點不倫不類,但卻是合用和良心的建議。

台中市第二選區(沙鹿、龍井、大肚、烏日、霧峰),2020年以11萬2839票選出台灣基進的陳柏惟擔任區域立委,一年多後以7萬7899票將陳罷免。這是「過去式」。

2021年10月23日台中第二選區立委陳柏惟罷免案開票,確認陳柏惟遭罷免。 圖為陳柏惟率領台灣基進黨工感謝現場支持者。 圖:張良一/攝 (資料照片)
2021年10月23日台中第二選區立委陳柏惟罷免案開票,確認陳柏惟遭罷免。 圖為陳柏惟率領台灣基進黨工感謝現場支持者。 圖:張良一/攝 (資料照片)

「未來式」是依法第二選區必須辦理補選,中選會確定在2022年1月9日辦理補選投開票。

「現在進行式」是民進黨已經敲鑼打鼓確定由前不分區立委林靜儀參戰,國民黨部份還在「等顏家點頭」。

「中二」非顏家不可嗎?我們先問為什麼2020年選戰,民進黨不推自己人,反而由高雄落選市議員候選人「轉戰」艱困選區的「小綠」出征?回顧歷史,顏家在台中海線擁有雄厚實力毋庸置疑,從大甲鎮瀾宮基金會董事長顏清標參政以來,擔任里長、台中縣議員、省議員、台中縣議長、立委,屢戰屢勝,後因貪污案遭到褫奪公權;2013年由顏寬恒「代父出征」,延續顏家政治生命,2016連任成功。總計顏家父子自2008年擔任立委起,4次選戰遭遇民進黨劉瑞龍、李順涼、陳世凱等對手都拿下勝利;直到2020年遇上「空降」的陳柏惟,才以5073票的些微差距吞敗。

顏家地方經營實力雄厚。圖國民黨主席朱立倫在陳柏惟罷免投票前夕特別赴大甲鎮瀾宮參拜,並和顏清標(圖左)、顏寬恒(背對鏡頭)等闢室交換意見。 圖:張良一/攝(資料照片)
顏家地方經營實力雄厚。圖國民黨主席朱立倫在陳柏惟罷免投票前夕特別赴大甲鎮瀾宮參拜,並和顏清標(圖左)、顏寬恒(背對鏡頭)等闢室交換意見。 圖:張良一/攝(資料照片)

另以總統大選數據看中二選區藍綠結構,在顏清標還是「無黨團結聯盟」時代,國民黨的馬英九兩次以59.66%、51.48%贏得選舉;而到了顏寛恒的「國民黨」時代,民進黨的蔡英文反而以55.24%、57.53%兩度擊敗藍軍。如此看來,中二有誰大誰小的問題?顏家還是「鐵板」一塊無法撼動?

筆者絕無小覷顏家之意,但真心認為不管是顏寬恒本人,或是顏家其他家族成員,「不方便」在補選中出手相爭;而國民黨想借重顏家地方經營實力,該尋求其他辦法。

顏寬恒9月8日如發布檄文般,在臉書發表1200字長文,宣布「將以義工的身分」參與刪Q罷免團體的活動,還特別強調「聽候鄉親差遣,不管是舉牌、包裝文宣、接聽電話、整理資料,我都願意做」;到這裡都是順其自然沒有任何問題。但罷免成功後,若出面參加補選,觀感上就是「彼可取而代之」,直白的說,就是我顏某要取代你陳柏惟,「我得幹掉你」;更給人「輸不起」,想方設法務必除去而後快的負面觀感。事實上,顏寬恒在臉書直接致信給陳柏惟至少有3月的「假公民」和5月的「不忘初心」等多篇文字,不管是善意提醒或苦心規勸,都被陳或陳團隊反擊,形塑成「政治算計」。這時候若跳進補選,這恐怕只能用「自投羅網」4字形容。

顏寬恒9月8日發表長文,宣布「將以義工的身分」參與刪Q罷免團體的活動。 圖:翻攝顏寬恒臉書
顏寬恒9月8日發表長文,宣布「將以義工的身分」參與刪Q罷免團體的活動。 圖:翻攝顏寬恒臉書

至於該不該複製2013年「代父出征」的模式由家族其他成員披上戰袍?筆者以為那並不會降低或減少多少被負面攻擊的力道。

從數字上來看,顏家的確在地方經營上擁有雄厚實力,不然不會被民進黨視為艱困選區,「禮讓」小黨參選;但2020年為什麼會出現得票數較2016年多卻仍然輸掉選戰的狀況?「母雞」效應當然是其中之一的因素,但「陸軍」比不上「空軍」催出來的返鄉投票,就是不爭的事實。顏家在這一年多已經扭轉這個局面了嗎?顏家難道沒看出來這次的補選,民進黨並沒有想打傳統的地方選戰,而是複製2020找一個話題人物「空降」,以聲量搏取曝光,進而換取選票?

顏家在考量自己人該不該出來參加補選之前,筆者建議先想2個問題:一是為什麼民進黨原先在此區域的政治人物如此輕易而放手,讓遷籍的林靜儀參選?第二則是到底勝算多少?顏家或國民黨承受得起第2次吞敗嗎?

民進黨中執會11月3日通過徵召前立委林靜儀參選台中第二選區立委補選,而傳聞在此之前林靜儀即已完成遷籍準備投入選戰。 圖:取自林靜儀臉書
民進黨中執會11月3日通過徵召前立委林靜儀參選台中第二選區立委補選,而傳聞在此之前林靜儀即已完成遷籍準備投入選戰。 圖:取自林靜儀臉書

《史記.孫子吳起列傳》有一段眾人耳熟能詳的故事,就是「田忌賽馬」,以己下駟對敵上駟,己中駟對敵下駟,己上駟對敵中駟,取得三戰兩勝的優勢成績。補選這局的現況是,對手已經亮出牌面,顏家或國民黨該思考的是出那張牌才是對大局產生最大的贏面。若顏家出手必勝,且2024還能延續戰果,那沒有問題;若僅能在補選小贏,無法肯定換屆選舉勝敗,那得再考慮;若連補選都沒有必勝把握,又何必賠上家族政治生命?

筆者以為,國民黨對「中二補選」這局該師法民進黨2020戰略,尋找可能的「刺客」人選,以下駟對上駟拚戰一場,贏了即重挫對手銳氣,輸了也無損失、不難看。重點是讓有意政治參與者有練兵的機會,並借重顏家地方經營擴大國民黨地方實力,同時磨練補強不足的「空軍」戰力。2024顏寬恒再戰區域立委或因本次輔選有功列名不分區名單,則是更靈活的布局、也是「大丈夫當如是也」的選項。

補選這局的現況是,對手已經亮出牌面,顏家或國民黨該思考的是出那張牌才是對大局產生最大的贏面。

延伸閱讀

話題討論

新聞留言

更多留言
熱門話題 more >
留言
引用
發文
追蹤
字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