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ewtalk網紅 IG
Newtalk網紅 IG

中國對亞太安全構成威脅 美軍陸戰隊司令:海上偵察與反偵察成新戰略

新頭殼newtalk | 楊奕珮 綜合報導
6302-09-26T08:19:42Z
伯格指出, 中國的威脅不斷升高,在敵方WEZ內的沿海地區部署一支輕巧、自力更生、高度機動的海軍遠征部隊,將爲海軍和聯合部隊指揮官提供識別和追蹤高價值目標的能力。(示意圖)   圖:翻攝自伯格推特
伯格指出, 中國的威脅不斷升高,在敵方WEZ內的沿海地區部署一支輕巧、自力更生、高度機動的海軍遠征部隊,將爲海軍和聯合部隊指揮官提供識別和追蹤高價值目標的能力。(示意圖)   圖:翻攝自伯格推特

近年,中國不斷有意無意挑起周邊地區的紛爭,戰狼外交的惡劣行徑讓世界各國極為感冒,更在亞太地區展開頻繁的軍事行動,許多國家也都嗅到了危險的氣味,認為中國將會對區域和平造成威脅,因此開始著手應對未來可能發生的衝突;為此,美軍陸戰隊司令伯格(David H. Berger)將軍提出了一項新戰略,主要側重在海上偵察與反偵察行動。

伯格在美國陸軍雜誌《軍事評論》(Military Review)發表的文章中表示,鑑於地理環境以及精準度提高的打擊系統,海軍和聯合部隊將需要一支能夠在敵方的武器交戰區(Weapons Engagement Zone,WEZ)內持續作戰的「內部」(inside)或「後備」(stand-in)部隊。

「現在越來越清楚的是,這支部隊具有至關重要的作用,海軍和聯合部隊最需要海軍陸戰隊提供什麼?關於我們如何在力所能及的範圍提供最大的支援,答案似乎越來越不是致命性的戰力,而是對所有領域和都適用的偵查和反偵查行動。」

伯格指出, 中國的威脅不斷升高,在敵方WEZ內的沿海地區部署一支輕巧、自力更生、高度機動的海軍遠征部隊,將爲海軍和聯合部隊指揮官提供識別和追蹤高價值目標的能力。

高價值目標主要包括(中國的)偵察平臺、偵察部隊、指揮、控制、通訊、電腦、網路、情報、監視、偵察和目標標定(C5ISR-T)架構。部隊可以用其自身的火力威脅這些目標,更重要的是,為高度殺傷性的海軍和聯合火力殺傷鏈提供關鍵聯絡。

伯格解釋,透過自己這方的C5ISR-T架構,偵察能力便可以擴展至具備高度彈性的「殺傷性網路」,即使在敵方干擾資訊領域的情況下,仍能連接現有的傳感器和狙擊手。

此外,由於這支部隊會不斷在各式低訊號的海上平臺和簡易的臨時性EAB地面系統運作,敵人很難找到、追蹤並有效地瞄準目標,它將給敵方的決策計算帶來巨大的不確定性,並制止、打擊針對美國盟國及合作夥伴的「非致命性脅迫行為和其它惡性活動」。

伯格在文中提到,美軍陸戰隊新戰略是為了應對中共快速發展的遠程精確打擊導彈和武器,這些武器使陸上基地容易受到攻擊,大型海軍艦艇現在也容易受到中國新型反艦彈道導彈東風-21(DF-21)和東風-2(DF-26)的攻擊。

這個戰略的優點是,不需要持續部署重型地面部隊或定期部署大型陸基航空部隊。在海上偵查和安全角色中使用這支部隊將非常適合地區盟友不願或無力接收大量美國人員上岸的情況。

有別於傳統美軍陸戰隊主要的戰略角色,這樣的新思維已經引發了一些反駁,但伯格認為 :「我們作為『兩棲突擊部隊』的傳統,是受到某種程度的束縛的。」伯格也強調,上級將中國視為僅有一步之距的威脅,因此指示陸戰隊採取行動應對。

近年,中國不斷有意無意挑起周邊地區的紛爭,戰狼外交的惡劣行徑讓世界各國極為感冒,更在亞太地區展開頻繁的軍事行動

許多國家也都嗅到了危險的氣味,認為中國將會對區域和平造成威脅,因此開始著手應對未來可能發生的衝突

為此,美國海軍陸戰隊司令伯格(David H. Berger)將軍提出了一項新戰略,主要側重在海上偵察與反偵察行動

為應對中國,美國海軍陸戰隊司令伯格(David H. Berger)將軍提出了一項新戰略,主要側重在海上偵察與反偵察行動。(示意圖)   圖:翻攝自Military Review
為應對中國,美國海軍陸戰隊司令伯格(David H. Berger)將軍提出了一項新戰略,主要側重在海上偵察與反偵察行動。(示意圖)   圖:翻攝自Military Review
網友留言
留言如有不雅或攻擊性文字、重複灌水、廣告、外站連結等內容,本網站將保有刪除留言之權利
留言
追蹤
字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