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色恐怖監控人民 家屬:母親連失智了、還要緊緊帶著身分證

新頭殼newtalk | 林朝億 台北市報導
1970-01-01T00:00:00Z
黃春蘭女士(黃溫恭女兒)   圖:林朝億/攝
黃春蘭女士(黃溫恭女兒)   圖:林朝億/攝

促轉會今日舉行政治檔案徵集成果發表會。對於白色恐怖時期政府監控人民,遭監控的家屬黃溫恭女兒黃鈴蘭說,她母親一輩子遭騷擾,連老年失智了,還要把身分證帶在身上,因為他都會講「身分證不見了會被人抓去關」一直到人生終點,這種騷擾一直到死。

促轉會今11日舉行政治檔案徵集成果與研究初探發表會。公佈徵集的第六波政治檔案之初步研究。記者會裡也請幾位被監控的家屬發表感言。

1954年遭槍決的湯守仁兒子湯進賢說,他爸爸離開時他才七歲國小時就被就罵是匪諜小孩子」;但他不知道什麼是「匪諜」,一開始以為是「蝴蝶」,到了國中後才慢慢感受到這個「蝴蝶」真的不好當,現在還不知道這個「蝴蝶」是否飛走了。

湯進賢說,上個月來促轉會看了檔案,兩百多頁,他們幾個兄弟差不多18歲以後資料才有。真的要感謝外公、舅舅們幫忙扶養長大,讓她他小時候沒有那麼大壓力。

湯進賢說,他是到了高中以後當兵,心理的壓力才變的很大。回到家第一個看到的是管區警員,問說你這個三、四個月來跟誰見面?有一次他故意沒跟家人寫信說要回家但管區警員還是知道他要回家原來是部隊已告知管區他要回家。

孫立人案的政治犯郭廷亮女兒郭志強說,她不願意背負家族原罪活在黑暗的歷史。看到檔案後覺得國家的暴力。她以天倫夢碎形容這個國家暴力對於她家庭的傷害。例如1956監控因為他母親跟某某人去看電影,蔣經國就下一個命令,要求立刻搬到台北圓山就近監視。

郭廷亮的長子家瑜今日也出席記者會說,今年七十歲了,他一直想要忘掉這一段。但非常感謝促轉會能為找到這些檔案。

1953年遭槍決的牙醫師黃溫恭女兒黃鈴蘭說,她上個月底看檔案後,非常驚嚇。因為18歲後,她就被監控,鉅細靡遺,包括她的薪水多少、家裡教小朋友鋼琴,都寫得很清楚

黃溫恭的另一個女兒黃春蘭則批評這個國家濫權、株連九族,人是無法選擇爸爸的她原本是不能出國留學,但來看檔案時卻說,她不願出國後來細想,應該是到成大任教後,曾對一個留學生隨口我不願出國」。這讓她覺得很可怕,「是不是一個不認識的人也是spy

黃春蘭還說,被監控最嚴重的應該是媽媽。她年紀大、失智了,一天還是要檢查好幾次身分證。因此,她透過影印,偽造了一張身分證放在她身邊,因為她找不到,都會講「身分證不見了會被人抓去關」。一直到人生終點,這種騷擾一直到死。

黃春蘭也說,她去看檔案時也發現,為什麼他哥哥的在國民黨中央第六組的檔案號碼與警政署都一樣真的是黨國不分。今日一早從高雄搭車北上的她也說,搭捷運經過中正紀念堂站,「看到『蔣魔』的站」,這個應該要趕快處理。

1950年遭槍決的鍾浩東孫女鍾吟真說,光他們家被監控的名單就有三頁。有些人連她的爸爸都很少見過面的也被監控,真的「受寵若驚其中還包括他爸爸的大哥,一輩子在山上務農也被監控,中國國民黨這些人監控真的是不餘力寧可錯殺一百,不可放過一個

鍾吟真說,這些檔案告訴世人,監控確實存在。人民苦難不公不義確實存在。她看到的是,有的檔案是發文單位是警政署,受文卻是國民黨中央黨部。「我們的政府要向黨中央報告耶」這是非常荒謬的。

鍾吟真說,她的阿嬤很偉大,從來就沒有掩飾任何事情。阿嬤告們沒有做錯任何事情,你們沒有錯,要大家不要害怕。因為害怕沒有用。恐懼從來不會帶來安全與平安。永遠不要害怕政府,政府應該要害怕人民。

鍾吟真說,轉型正義不是政府的恩賜,是政府的義務,希望可以加緊腳步。希望透過轉型正義可以確保我們的國家以後不會犯錯。

促轉會今日舉行政治檔案徵集成果發表會。對於白色恐怖時期政府監控人民,遭監控的家屬黃溫恭女兒黃鈴蘭說,她母親一輩子遭騷擾,連老年失智了,還要把身分證帶在身上,因為他都會講「身分證不見了會被人抓去關」,一直到她人生終點,這種騷擾一直到死。

鍾浩東的孫女鍾吟真   圖:林朝億/攝
鍾浩東的孫女鍾吟真   圖:林朝億/攝
促轉會今(11)日舉行政治檔案徵集成果與研究初探發表會。   圖:林朝億/攝
促轉會今(11)日舉行政治檔案徵集成果與研究初探發表會。   圖:林朝億/攝
促轉會今(11)日舉行政治檔案徵集成果與研究初探發表會。   圖:林朝億/攝
促轉會今(11)日舉行政治檔案徵集成果與研究初探發表會。   圖:林朝億/攝
網友留言
留言如有不雅或攻擊性文字、重複灌水、廣告、外站連結等內容,本網站將保有刪除留言之權利
留言
追蹤
字級
網頁已閒置超過 90 秒囉!
請按任意鍵,或點擊空白處,即可回到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