管仁健觀點》無趣的馬英九為何總是越描越黑?

新頭殼newtalk 文/管仁健
1970-01-01T00:00:00Z
2015年時任總統馬英九與中國領導人習近平在新加坡舉行「馬習會」。   圖:新頭殼資料照片
2015年時任總統馬英九與中國領導人習近平在新加坡舉行「馬習會」。   圖:新頭殼資料照片

大多數的鄉民們,尤其是台派這邊的網友,一講到舔共的馬英九,無不「歸巴豆火」(一肚子氣)。但本魯卻常勸他們:「莫氣,莫氣,氣死驗無傷啦!」

因為馬英九對台灣最大的傷害不是舔共,一個出身於特務家庭,全家都拿美國護照,戒嚴時代會當國民黨抓扒仔的職業學生,現在就像吳斯懷、陳廷寵等退將,說這些話與做這些事,本來就是天性,不說不做才是奇蹟。

馬英九絕對是戒嚴時代國民黨奴化教育下的模範產物,他的言語無趣與瘋狂自戀,完全得到蔣介石的真傳。無趣的馬英九比起舔共的馬英九,破壞台灣的力道更強。

2020年11月7日《新頭殼》報導〈主張九二共識被說成舔共 馬英九:馬習會我舔過他一下沒有?〉:

「五年前,時任總統馬英九與中國大陸領導人習近平在新加坡舉行『馬習會』,全球關注;今(7)日由文化大學和馬英九基金會合辦『馬習會5周年研討會』。

對於主張九二共識卻被說是舔共,馬英九表示,他對舔共從來都沒有興趣,『你看馬習會開了, 我舔過他一下沒有?』強調自己努力做到了讓兩岸平起平坐、尊嚴對等。……」

政治傳播的葵花寶典裡只有兩個字

毫無幽默感的馬英九,義憤填膺地說了這段話,卻被媒體與鄉民當作笑柄。因為這就跟近年來名人上摩鐵,被八卦雜誌踢爆後的各種辯詞類似,例如:看書、看DVD、泡腳、染髮、安慰心情鬱悶的粉絲、接受選民爆料、忽然肚子痛要借廁所……這些辯解都只會越描越黑,讓當事人更難堪而已。

馬習會是沒直播的閉門會議,跟有沒有說「各表」一樣,門關起來後有舔沒舔誰知道?還是馬說的沒舔一下,只是舔了兩下三下,或一開始就整支含進去?或者是馬有心習無意,即使跪了也無緣親沐龍恩?還是習馬兩人所好不同,在一中原則下,習大大堅持合約裡不能有兩個「甲方」?這就成了馬英九缺乏幽默感,越描越黑的範例。

本魯的祖父與父親都是中文系畢業,先父在戒嚴時代,為了避禍,終生都在教數學,也只鑽研聲韻學。因此當本魯插班進了中文系後,才大二就確定了研究主題,發表過單篇論文,導師也是聲韻學教授林炯陽,還為我量身打造了研究方向。當然大家也可想像,本魯讀大學時還是個多無趣的人。

但是本魯還是好奇心重,跑去政治系旁聽了一門「台灣政治社會史」,立刻覺得茅塞頓開。那年代大學裡還沒有台文所,但本魯已下定決心,畢業後要當編輯,有空就好好寫作,揮揮手跟中研所與聲韻學說拜拜了。

那一年首次從世新來東吳兼課的李筱峰教授,他在課堂上就鼓勵我們,未來無論是要投入政治圈,還是寫政治評論,首要條件都是幽默。因為政治傳播的葵花寶典裡只有兩個字:幽默。

政客面對尷尬的問題,要把肚腸放寬些,大方地接受外界的攻擊,甚至反守為攻的幽自己一默,往往就能化危機為轉機,

蘇貞昌怎樣把禿頭變成電火球?

馬英九其實就是國際美人鍾明軒的加強版,自戀到完全不容瑕疵,外界都嘲笑馬英九舔共,還有致命武器「死亡之握」,每個跟他握過手的人都會倒楣。偏偏馬英九跟鍾明軒一樣有顆超級玻璃心,而且武大郎玩夜貓子,什麼人玩什麼鳥,連他的心腹羅智強,也氣急敗壞的詛咒媒體:

「你可以不喜歡馬英九,也可以譏諷馬英九,但請不要踐踏,人與人之間應有的同理心與尊重,那是屬於台灣的一份厚道。死亡之握,殺的是人心裡的那一份厚道,殺的是就事論事的理性」。

比馬英九更無趣的羅智強,會說這麼大一段話來反駁「死亡之握」,這根本是在引誘媒體繼續緊追這話題。唉!爛泥扶不上牆,難怪即使TVBS把黃金時段交給他主持,照樣能把收視率搞到與黃智賢比爛,最後收攤走人。

馬英九面對媒體質疑他舔共,根本不用氣急敗壞的辯解,媒體處心積慮,就是要拍他無法自圓其說時的猙獰面孔。相反的馬英九若只是輕鬆回一句:「馬習會時我只跟習近平握了手,證明我真的很愛台灣。」馬英九不就贏了這一回合嗎?

偏偏馬英九與羅智強,都是典型的高級外省人,他們用統治階級的傲慢,完全誤解了台灣人與台灣文化。因為台灣與中國最大的不同,就是李筱峰教授一再強調的幽默,那種來自於自信的幽默,而蘇貞昌就是最好的範例。

高級外省人掌控的媒體,像是幹鞋幫那些藝人,就是要用各種低級趣味,醜化綠營裡的台籍政客。蘇貞昌的禿頭與台灣國語,就是幹鞋幫「大悶鍋」系列裡最愛用的萬年老梗。胡志強不也禿頭?韓國瑜不也禿頭?但幹鞋幫的節目裡,會消遣這些外省人的禿頭政客嗎?

但是面對這些高級外省人的刻意攻擊,幽默的蘇貞昌卻反守為攻,直接將「電火球」與「衝衝衝」拿來當自己的招牌,甚至畫成漫畫當圖騰,這一來反而讓年輕人有好感。

邱毅與王炳忠為何越來越沒觀眾緣?

李筱峰教授常說,幽默感是學不來的,臨時背一兩個冷笑話,說了只會讓場面更冷。馬英九萬年不變的婚禮致詞,就是讓人聽了會起「尷尬癌」的無聊笑話。一個人要有幽默感,必須先有自信,就像蘇貞昌那樣「肚腸闊」。有自信的台灣人,才敢開自己的玩笑,把缺點轉化成優點,這也才叫幽默感。

相反的,在國民黨的奴化教育下,那些被洗腦後缺乏自信,認賊作父的台灣人,像邱毅就很怕別人看到甚至提到他頭上的地中海。因此有人公開扯下他的假髮,還被他告進法院。但瞬間拍下照片的聯合報攝影記者曾學仁,卻以標題為「太扯了」的新聞照,獲頒當年的卓越新聞獎。

其實邱毅當年為藍營打扁,真的是戰功輝煌,但馬英九上台後,論功行賞時卻沒他,大多數藍營高層還與他切割。邱毅永遠搞不清楚,關鍵不在於禿頭,而在省籍。不然也是禿頭的胡志強為何能南下台中選市長?比他更禿的韓國瑜更南下高雄選市長?

一個人要有自信,接著才會有幽默感,從此自然百毒不侵,任何毒藥吃了都會變成仙丹。蘇貞昌不怕被高級外省人消遣他的禿頭,依然堅持「一絲不掛」,完全不考慮「以偏概全」或「以假亂真」,因此路越走越寬。

相反的像是王炳忠,不惜咬斷舌頭苦練國語,捲舌音已經練到能讓台灣人聽了起雞皮疙瘩,但別說高級外省人掌控的新黨高層冷凍他,他在雙北連個議員都選不上。王炳忠直接用流利的母語起乩坐壇,無論是說台語或是台灣國語,搞不好得到的票還更多?

馬英九與羅智強的無趣,其實是比舔共更讓台灣人厭惡。認賊作父的邱毅與王炳忠下場更慘,本來是補習班名師的邱毅,或是網紅的王炳忠,骨子裡都有台灣人的自信與幽默,所以剛出道時很有喜感,簡單說就是觀眾緣。

但本省人進了藍營,在那樣的環境裡,與壟斷一切分配權與話語權的外省人相比,就會變得越來越沒自信,也就沒了幽默感,觀眾緣自然越來越差了。

好了,本魯要說結論了,其實也就是「工商服務」啦!網友們若覺得管大說得還有理,這麼長的文章,你也還能讀得下去,那就證明還有些許幽默感,顯然是我當年的指導教授功力不錯,那麼就請你們去多買幾本遠景出版的《李筱峰政論文學選》,看看我們台灣人,該怎樣找回我們原有的自信與幽默。

因為馬英九對台灣最大的傷害不是舔共,一個出身於特務家庭,全家都拿美國護照,戒嚴時代會當國民黨抓扒仔的職業學生,現在就像吳斯懷、陳廷寵等退將

馬英九絕對是戒嚴時代國民黨奴化教育下的模範產物,他的言語無趣與瘋狂自戀,完全得到蔣介石的真傳。無趣的馬英九比起舔共的馬英九,破壞台灣的力道更強。

馬英九其實就是國際美人鍾明軒的加強版,自戀到完全不容瑕疵,外界都嘲笑馬英九舔共,還有致命武器「死亡之握」,每個跟他握過手的人都會倒楣。偏偏馬英九跟鍾明軒一樣有顆超級玻璃心,而且武大郎玩夜貓子,什麼人玩什麼鳥,連他的心腹羅智強,也氣急敗壞的詛咒媒體

本文作者管仁健,出席遠景出版的《李筱峰政論文學選》新書發表會,與昔日的指導教授李筱峰合影。   圖:遠景文化/提供
本文作者管仁健,出席遠景出版的《李筱峰政論文學選》新書發表會,與昔日的指導教授李筱峰合影。   圖:遠景文化/提供
網友留言
留言如有不雅或攻擊性文字、重複灌水、廣告、外站連結等內容,本網站將保有刪除留言之權利
留言
追蹤
字級
網頁已閒置超過 90 秒囉!
請按任意鍵,或點擊空白處,即可回到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