朱玉昌影評》天能養成計畫 淺析諾蘭藝術風格的軌跡

新頭殼newtalk 文/朱玉昌
1970-01-01T00:00:00Z
《天能》電影海報。   圖 : 朱玉昌 / 合成
《天能》電影海報。   圖 : 朱玉昌 / 合成
諾蘭以繪畫之謎來詮釋他的電影佈局,繫下的電影藝術結也巧用繪畫藝術解,或許,對廣大觀眾而言,諾蘭仍難為其電影結構圓滿其說,但他卻做到為自己影像世界締造出不一樣的第八藝術。

起點與終點在時間軸上本是一條涇渭分明、顯而易辨的線段兩頭,若把線段繞成一個圈,將起訖點置於同個定點而連成循環性的圓,再套入物理學界爭論不休的「平行宇宙論」與「物質不滅定律」,讓已然發生的時空及人事物保留鮮活實況,接著藉穿梭循環,打亂原始途徑和不斷改變發生軌跡,這種時間無限循環、空間不停擴增的結果,勢必形成「因果困境」,從而使得時空與萬事萬物再難釐清起始和終結。

英國導演克里斯多福•諾蘭 (Christopher Nolan)新作《天能》(TENET),就是在穿梭時空基礎上嘔心瀝血精雕出來的作品。影片形塑一個小人物力抗大陰謀,故事講述一段極其低調的拯救世界經過,時間若以正常序列,橫跨過去、現在與未來,但在劇中人來去自如穿梭下,時間跨度瞬間濃縮成150分鐘的張力精華。本片論劇情、說特效其實並不複雜,真正令觀眾聚精會神的是激起血液加速的配樂和音效,以及目不轉睛的視覺轟炸與拼貼式燒腦的邏輯推理。

碎片拼湊的濫觴

算算諾蘭鍾情穿越技法的熟成,細火慢燉超過了二十年,回顧1998年問世的處女作《跟蹤》(Following),這是以片長不足70分鐘的劇情來詮釋一位作家如何跟蹤成癮的故事,敘事結構完全拋棄時間順序,代之以碎片穿插逐步還原故事面貌。挾著拼湊剪輯技巧完成故布疑陣的情節,這部初試啼聲的十六毫米黑白電影,也為諾蘭迎來正式進軍好萊塢的幸運。

色調運用見本意

由《跟蹤》主角三種化身外表,三條時間構面取其精華濃縮成為雙主軸背道而馳的作品《記憶拼圖》(Memento),敘述遭歹徒襲擊重創頭部而罹患「順向失憶症」的男主,在腦子功能只剩十分鐘記憶下,鍥而不捨找出殺妻兇手的過程。這部被影迷讚譽為非主流電影的邪典之作,諾蘭展現出超強邏輯能力,在維繫亂序結構下,藉色調大作文章,用「彩色倒敘」與「黑白順序」交替手法奠定了諾蘭顛倒時間順序的炫技風格。

區辨時間看符號

運用碎片式無順序剪輯手段不斷干擾敘事的流暢性,再透過多重層面和多方視角匯聚成一個完整故事,《頂尖對決》(The Prestige)堪稱諾蘭混亂時間戲法的頂峰代表,本片談論兩名反目成仇的魔術師,終其一生相愛相殺的故事。諾蘭趁觀眾受困於自己所設的混亂陷阱而陷於苦思時,首次為他的作品置入明示答案的關鍵性符號,眼尖觀眾只要看到符號便能立馬分辨當下所呈現的時間跟空間,《頂尖對決》就是通過兩位主角的「日記」串起故事的前因後果。

穿梭時空是暖身

拋開「蝙蝠俠」三部曲不談,諾蘭在完成時間「非線性」三部作品之後,在時間基礎上進一步挑戰與時間相對應的題材,《全面啟動》(Inception)便藉由「夢境」來延伸現實中的有限時間。諾蘭取分享夢境空間的奇想,賦予人類擁有進入他人潛意識的能力,並能夠從他人大腦裡截取資訊。按理本劇起伏大可朝直線順序貫穿,但諾蘭刻意迴避,將故事切割成多層次夢境,而層層夢境所突破的時空拘束,即成為諾蘭穿梭題材的一次華麗轉身。

科學原理為助攻

描述太空冒險穿越蟲洞,為人類找尋新家園的作品《星際效應》(Interstellar)諾蘭把議題從「夢境」伸向浩瀚的宇宙,藉助蟲洞再一次打開時間相對性,蟲洞是天文學家口中無處不在、瞬間即逝,能連結白洞和黑洞的隧道,諾蘭在此建構時間具象化的思考,除已熟練的「剪輯」套路與預設的「符號」外,又添入數學和物理等絞腦元素來鞏固故事的可信成分。

裂解線性歸一元

改編自二戰歐陸戰史,四十萬英法盟軍慘遭德軍圍困,必須背水一戰的《敦克爾克大行動》(Dunkirk),諾蘭嘗試將時間垂直線拆解為平行整合,故事具體呈現的視覺焦點,是將一小時內發生的林林總總與一整天、一個禮拜全部混入一個時間點內作交叉剪輯,這種平行交錯時空,把一條直線裂解為多元並存的方式,即是諾蘭為邁向「平行宇宙」與「物質不滅」故事預作準備。

破解天能的密碼

集諾蘭作品技法大成的《天能》,著墨於二百年來科學界在「物質不滅」與「平行宇宙」喋喋不休的難解話題,並刻意碰觸「悖論」情境,若仔細疏理情節,不難發覺多處邏輯銜接上的漏洞,但聰明如諾蘭,懂得牽引觀眾朝炫技層面思考,加重如「薩托對稱方塊」、「馬克士威妖假設」、「熵增與熵減」等物理噱頭以掩飾其弱點,然而,對貫穿全劇的核心思想,諾蘭卻絲毫未作矯情的掩藏,反而很有誠意地在女主出場前,藉西班牙畫家「哥雅」(Francisco Goya)這一關鍵性符號作為明白表達本片的中心主旨。

哥雅一生畫風多變,作品以拿破崙軍隊入侵西班牙,目睹燒殺擄掠惡狀後所進行的系列「暗黑」創作最為引人側目,其中著名的《農神吞噬其子》,描繪羅馬神話中農神薩圖恩(Saturn)為防止兒女奪權推翻自己統治,將兒女一一吃進肚子裡囚禁的故事。片中大反派名為薩托(Sator)正是薩圖恩的諧音,因偽哥雅畫作而禁錮妻兒的行為又與農神同出一轍,兒子馬克仕(Max)名字則取拉丁文「最大」Maximilien的簡寫,依照諾蘭玩的「倒帶哏」,完整拼字後四個字母就是次男主尼爾(Neil)的名字。農神最後遭兒子朱比特推翻,薩托陰謀也在長大的兒子協阻下無法得逞。

《天能》製作手法的複雜度遠遠超過諾蘭的前作,諾蘭用自己的作品當成實驗場,一次比一次用力打磨雕砌,只為他作品的藝術信仰找出一條突破時間與空間的新穎途徑,這次,諾蘭以繪畫之謎來詮釋他的電影佈局,繫下的電影藝術結也巧用繪畫藝術解,或許,對廣大觀眾而言,諾蘭仍難為其電影結構圓滿其說,但他卻做到為自己影像世界締造出不一樣的第八藝術。

英國導演克里斯多福•諾蘭 (Christopher Nolan)新作《天能》(TENET),就是在穿梭時空基礎上嘔心瀝血精雕出來的作品。

運用碎片式無順序剪輯手段不斷干擾敘事的流暢性,再透過多重層面和多方視角匯聚成一個完整故事,《頂尖對決》(The Prestige)堪稱諾蘭混亂時間戲法的頂峰代表

網友留言
留言如有不雅或攻擊性文字、重複灌水、廣告、外站連結等內容,本網站將保有刪除留言之權利
留言
追蹤
字級
網頁已閒置超過 90 秒囉!
請按任意鍵,或點擊空白處,即可回到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