朱玉昌劇評》 無敵鐵金剛 記取教訓 盡力活著
新頭殼newtalk 文/
動漫遊戲
《無敵鐵金剛》是創作者永井豪與日本東映電影公司攜手打造的系列劇集,是鐵金剛與機甲獸二元對立的善惡爭鬥;戲散回味,二元代表一個人的內在心靈,有純良正義的天使心,也有貪嗔痴的魔鬼欲念,反映的正是現實世間的人生事。
《無敵鐵金剛》是創作者永井豪與日本東映電影公司攜手打造的系列劇集,是鐵金剛與機甲獸二元對立的善惡爭鬥;戲散回味,二元代表一個人的內在心靈,有純良正義的天使心,也有貪嗔痴的魔鬼欲念,反映的正是現實世間的人生事。   

無敵鐵金剛是為人類和平生存而生,自誕生那一刻起,即不曾停止與惡勢力戰鬥,侵略者力道愈強,鬥志愈高昂,四十五年戎馬,沙場奮戰不懈,展飛翼、亮拳刀、噴火焰、顯絕招,只要壞人一天不滅,戰袍一日不卸,猶如地藏精神,地獄不空,誓不成佛。

邪惡集團主使者操縱著輪迴,令一個個遭打爆的機甲幽靈死而再生,他面對逆境毫不妥協,沒有畏懼,練就出折損拍拍站起來,換上新裝再戰下去的毅力,從魔神Z、大魔神到魔神凱撒,前僕後繼進化了三代,由個體發展成家族,維護世界和平的任務沒有休止符,始終待續!

《無敵鐵金剛》是創作者永井豪與日本東映電影公司攜手打造的系列劇集,每檔戲的結局是段落,不是終點,好似人的生命結束,世界運作依然繼續。戲裡所見,是鐵金剛與機甲獸二元對立的善惡爭鬥;戲散回味,二元代表一個人的內在心靈,有純良正義的天使心,也有貪嗔痴的魔鬼欲念,反映的正是現實世間的人生事。

認真說來,「無敵鐵金鋼」在台灣發展出來的是一種「家族」概念,猶如「恐龍」涵蓋著不同品種。當年電視台為了省去新聞局繁瑣的審查制度,暗渡陳倉地把永井豪原創的《魔神Z》和《大魔神》兩檔動畫製作,混成一檔一百四十八集的同名劇集連播,由於兩劇多數人物相互關聯,加上懂得箇中狀況與會去挑剔劇集前後不一的孩子少之又少。

那個年代,看卡通是件芝麻事,誰在意爛改「副作用」原來會導致「世代差異」?隨著台灣社會進步開放,更多元的日本文化大量輸入,當《無敵鐵金剛》成為五、六年級世代兒時回憶的時候,後面世代因接觸到更精準的資訊而呈現認知落差,魔神Z、大魔神甚至魔神凱撒,年輕朋友可以正確地分辨出每一尊機器人,以及劇中人的本名,反觀五、六年級除了鐵粉,能搞得清楚的,應該寥寥可數。

出道五十再展風采
回歸永井豪畫筆下的構思,他在日本動漫史上成就了無數個創舉,有「三台飛行器」組合而成的機器人「蓋特」,會「破衣變身」的戰士「甜心」等,受歡迎度當然遠不及「搭乘式巨大機器人」始祖暨模型玩家爭相收藏「超合金Z」的「無敵鐵金剛」。二○一七年是永井豪正式出道的五十年,也是他開啟「魔神」系列的四十五週年,東映公司為慶祝這個特別年分,精心籌製了劇場版《無敵鐵金剛》。

故事設定在《大魔神》結局後的十年,《魔神凱撒》尚未登場之前。埋藏在地底下的「無限魔神」出土,一群再度復活的壞蛋,地獄博士領著阿修羅男爵、布羅肯伯爵及更強大的機械獸軍團捲土重來,以奪取無限魔神完成統治世界的妄想,大魔神(即二代無敵鐵金剛)力抗不敵,與駕駛劍鐵也失蹤,已升格為科學家的兜甲兒重披戰袍,駕著老舊的無敵鐵金剛再現輝煌,擊潰惡人,救出大魔神,也拯救了世界。

電影漂亮,歸功於畫面精緻、色彩飽和,相信許多觀眾坐在戲院裡聽見「指揮艇組合」的剎那,必定喚起兒時守在電視機前目不轉睛的激情熱血,能拾起這分珍貴的記憶,付出的票價已經值得。

記取教訓盡力活著
劇情雖然簡單,但深富哲理的對白設計才是影片傳遞出來的微言精義。地獄博士奪得無限魔神後,向世界發聲,只要各國配合供應光子力能源,他願意與人類「共榮共存」,這句糖衣話語一出,人類果然自亂陣腳,他得意地向被擒的劍鐵也說道,「人類最大的弱點就是多元性,換句話說,正義不只有一種,但人類並沒有控制這種複雜價值觀的智慧。」等到回頭時才發覺,「人生是沒有機會彩排的」。

就在兜甲兒激戰地獄博士時,地獄博士譏諷著兜甲兒表面為了和平而戰,心底卻藏著永不停戰的欲念,這種冠冕堂皇維和的樣態,不過是借來掩飾內心的虛假而已,這番諷刺不偏不倚打臉了兜甲兒自己說的「人不是神,也不是魔,而是兼具兩者的綜合體。」既是凡人,沒有貪嗔痴談何容易。

片中擔任反向提智的是地獄博士,正向代表則為弓.莎也加,她時不時語出驚豔,其中可以用來總結的一句話「目前人類還不具備跨越各種困境的能力,就算不停犯錯,也該記取教訓地盡力活下去。」的確,「記取教訓」有助於改過遷善,並朝向正面修練發展,劇場版《無敵鐵金剛》也算開了扇法門。

作者朱玉昌:元智大學中語系兼任助理教授

喜歡這篇文章嗎?歡迎按讚、分享、灌溉 ~


 

網友回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