書摘》九份是否為神隱少女的舞台?

新頭殼newtalk | 文/野島剛
1970-01-01T00:00:00Z
九份。   圖:謝佳真/攝
九份。   圖:謝佳真/攝
野島剛,一位擅長寫台日文化觀察的作家,在他的新書《看見不一樣的日本》中,野島帶領讀者「從日本看台灣,從台灣理解日本」。野島還寫滷肉飯、腳底按摩、九份、誠品.....,因疫情影響無法來台,說自己陷入了「台灣缺乏症」,書中的深度觀察,令人產生會心一笑的共鳴與不同角度的反思。

之前有位台灣年輕女孩為了推廣台灣觀光, 自製影片上傳社群平台YouTube 公開,點閱率不到兩個禮拜就已經突破七十萬人次,於是我也跟風上網瞧瞧。

整支影片旋律輕快,三分鐘內囊括了觀光景點、美食和文化差異的介紹,讓很多日本人看了也相當感動。對於台灣觀光局設定的目標—一年間兩百萬的日本人到台灣旅遊,應該也起了推波助瀾的作用吧。看完這支完全自費和獨力完成的影片,讓人對她的努力和創意感到敬佩。

影片裡面,把新北市的九份和動畫《神隱少女》連在一起介紹。但是,《神隱少女》真的和九份有關係嗎? 

《神隱少女》是吉卜力工作室和宮崎駿導演的代表作之一,在日本和台灣的票房都很賣座,適合闔家觀賞的內容,對於現代人的環境破壞和暴飲暴食敲醒警鐘,含有啟蒙的要素,堪稱是一部足以名留青史的巨作吧。

九份,過去曾經因為挖礦而興盛,亦隨著礦產枯竭而一度沒落。之後,作為侯孝賢執導的電影《悲情城市》(一九八九年)的舞台,吸引國內外的觀光客紛沓而來,現在成為代表台灣的觀光景點之一。

至於,有關《神隱少女》的製作是以九份為舞台的說法,不知道是從什麼時候開始傳開,即使到現在,連日本的旅遊書上都出現這樣的記述,很多想要去台灣玩的日本朋友也會問我:「九份成為《神隱少女》的舞台是真的嗎?」

實際上,宮崎駿導演在接受電視採訪時,就曾回答說「不是」,甚至吉卜力工作室也公開說:「宮崎導演不曾去過九份勘查。」

之前,當我被問及這個問題時,感覺說真話會壞了興致,只好用「是有這樣的傳言,可是不知道是真是假!」來含糊帶過。一方面,我心想如果這樣的宣傳對台灣有幫助的話,那就睜一隻眼閉一隻眼吧。然而,事實就是事實,不實的傳言不應該一傳十、十傳百,這樣也會帶給創作者困擾,所以現在我會明確地否定說:「不是。」

《神隱少女》的舞台是參考日本昭和時代的居酒屋,還有新橋車站護欄下面等的風景。湯婆婆經營的豪華溫泉旅館,則是以愛媛縣的道後溫泉為原型。

其實,在日本已經有很多人知道「九份和《神隱少女》無關」的事實,卻選擇性失憶。日本發行的旅遊書上寫到九份時,也會委婉地用「也被傳為《神隱少女》的舞台」來迴避真相,形成另一種「都市傳說」。

不過,就算沒有宮崎駿的光環,九份在國際上已經是享有知名度的觀光地,是很多國外遊客到台灣的必訪景點之一。的確,目前九份作為觀光地,也面臨到停車場不夠以及動彈不得的人潮等許多問題,亟待解決。可是,當日本朋友說想到九份玩時,我也會跟他們分享好吃的餐廳和好玩的景點。對我而言,尤其在傍晚時分從九份望向基隆海的景色是非常迷人的,令人留下深刻的印象。

總之,「九份是《神隱少女》的舞台」是誰開始說的已經不重要,錯誤的情報就盡量不要再以訛傳訛了。今後,我們日本人應該避免使用「成為舞台」的說法,或許改為「與《神隱少女》的世界相似的九份......」比較貼切吧。

本文轉載自時報出版《看見不一樣的日本》/作者:野島剛

野島剛,一位擅長寫台日文化觀察的作家,在他的新書《看見不一樣的日本》中,野島帶領讀者「從日本看台灣,從台灣理解日本」。野島還寫滷肉飯、腳底按摩、九份、誠品.....,因疫情影響無法來台,說自己陷入了「台灣缺乏症」,書中的深度觀察,令人產生會心一笑的共鳴與不同角度的反思。

網友留言
留言如有不雅或攻擊性文字、重複灌水、廣告、外站連結等內容,本網站將保有刪除留言之權利
留言
追蹤
網頁已閒置超過 90 秒囉!
請按任意鍵,或點擊空白處,即可回到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