陳菊人權路》我一生不會賺錢也沒興趣 反抗運動變成我的專業…(上)

新頭殼newtalk | 張文隆
1970-01-01T00:00:00Z
陳菊受訪照片   張文隆提供
陳菊受訪照片   張文隆提供
前總統府秘書長陳菊日前獲總統蔡英文提名監察院長,陳菊表示這次重返初心捍衛人權,年少時,因緣際會投入黨外運動與人權工作,爭取民主自由、捍衛人權尊嚴,讓我這一生因此豐富且充滿意義。 本訪稿為文史工作者張文隆於1993年4月7日進行,是筆者撰寫碩士論文──〈郭雨新與戰後台灣黨外民主運動〉(台灣師大,1994)所做的口述歷史。原本要收錄在《郭雨新先生行誼訪談錄》(國史館,2008),後因故割愛。今藉由新頭殼發表,以饗讀者。

擔任郭雨新秘書

我1950生於宜蘭縣三星鄉,三星國小、三星初中、頭城高中畢業,十九歲以前我都在宜蘭。

從小我就知道郭雨新這個人,我們家族是郭雨新在三星相當堅決的支持者,大概每年過年郭先生都會來我們家拜訪。當時我們家族對郭雨新的支持,並不一定知道郭雨新是青年黨,不一定知道郭雨新的政治理想,而是因為郭雨新對農民真關心,在宜蘭的風評非常好。

1969年考上世新後,開始擔任郭雨新的秘書,會當郭雨新的秘書是有原因的。差不多1968年以後,台灣整個農村呈現極大的沒落,當時家裡的人希望我去教書,沒有能力讓我繼續念書。高中畢業後,我也小學教師檢定合格,到三星鄉的憲明國小教了幾個月,然後世新開學了,家人不願讓我繼續念書,鱸鰻仔叔(註:郭雨新在三星鄉重要樁腳)告訴郭先生這個情況。剛好郭先生當時的秘書離開了,郭先生就讓我去當他的秘書,就這樣一直到1979年初。所以當時會去當郭雨新的秘書,完全不是政治原因,而是我的家族不願讓我念書,郭先生基於照顧同鄉後輩,因此讓我去當他的秘書。

了解反抗運動,協助政治犯,到有一天自己也變成政治犯

我在那裡當秘書,剛開始傻傻的,什麼都不知道,反正他是一個前輩,他叫我做什麼,我就做什麼。

在這個過程當中,我開始認識一些人,知道一些事情,開始覺得有點奇怪!對我衝擊最大的是,我發現郭雨新被跟蹤。原先我並不知道他被跟蹤,郭先生也沒告訴我,當時他住在農安街12-4號,對面是鑽石大飯店。禮拜天早上差不多八點半我就會到他家,郭先生要趕十點在中山教會的禮拜。一般他出門我都會送他到門口,有一次我突然發現他車子走後,對面鑽石大飯店馬上幾個人很緊張地尾隨著他。我就發現原來他出門有人跟著,那些人住在鑽石大飯店。我覺得我好像發現新大陸。郭先生回來時,我就告訴他:「郭先生,我感覺有人在跟蹤你!」他才跟我說,他怕我害怕,所以沒有告訴我。他問我會不會害怕,我當時不曉得這事情的嚴重性,所以當然跟他回答:「我不會害怕!」於是他就跟我說了一句話:「強將手下無弱兵!」

當時我幫郭先生所做的工作,第一是選民的服務以及議會質詢稿的整理,第二是郭雨新人際關係的建立。郭先生若有任何對外事情的聯絡都是我聯絡,譬如在黑暗年代裡,他要和雷震先生見面,他們不會直接聯絡,郭先生必須找他很信任同時對方也認識的人,當時我常常做這樣的事。另外當時黨外運動人士包括張俊宏、陳鼓應他們要跟郭先生見面,大概都會透過我的安排。一個秘書要做的事,我都做了,因為我自己本身對反對運動的投入、參與,所以我所做的並不只限於一個秘書的工作。

在郭先生身邊的過程中,也經歷了很多事。這時期剛好是郭先生政治生命開始衰退,跟國民黨的關係有很大的惡化。我想,我一直跟在他身邊有一個很重要的因素,這跟咱台灣人傳統的性格有很大的關係。這性格是台灣農村很純樸的個性。因為郭先生的家族很疼惜我,好像我是他們的囝仔,所以這性格讓我不可能在人家較不好時,就離開。這中間我個人也遭遇很大的挫折。世新畢業之後,我本來在政大公企中心圖書館擔任編制內的臨時僱員,因為我又兼當郭雨新的秘書,黨外人士要找郭雨新會先來找我,政大公企中心因此變成黨外的聯絡點,校方在情治單位的壓力下就逼我辭職。

離開政大公企中心之後,我一直就擔任郭先生的專職秘書,我是黨外有專職黨工的開始。我在反對運動的核心,我在台灣反對運動實質的和精神的領袖身邊擔任秘書,因為是他的秘書,然後了解反抗運動、了解黨外、了解政治犯,協助政治犯與政治犯的家屬,開始跟海外的人權團體建立關係、跟海外的台獨運動建立關係,到有一天我自己也變成政治犯。就是這樣一個脈絡下來。我變成很典型的專職黨工,反抗運動變成是我的專業,我一生都不會賺錢也沒興趣,我個人認為我生命當中比較大的意義是,從1969年到今天,台灣重大的歷史事件我都參與過,包括坐牢。

1972年郭雨新退選省議員原因

我在郭先生比較沒落的階段在他身邊,看他在省議員要選不選(註:1972年)當中很大的抉擇,後來就沒選,這當中當然是很大的痛苦和掙扎。郭先生所以不選的原因當然很複雜,當時年紀大健康又不好,信心和衝勁也比較不夠。另外,整個黨外面臨那麼大的壓迫,也使得他很難下決心。再來,郭先生重要的助選員,張光熾死掉,賴茂輝被抓去關,他在宜蘭的兩大支柱都沒了,一時郭先生會覺得相當的空虛,這對他來說也是相當大的打擊〈張光熾和賴茂輝早年在宜蘭非常風光,很瀟灑,口才相當犀利〉。當然決定不選,這樣的抉擇是痛苦的,但是他會覺得不如他省議員階段劃下完美的句點。因為當時我們也看出,國民黨對黨外運動是不擇手段,這樣選不一定會贏。像張光熾那樣死法也非常莫名其妙,在郭先生要選省議員前不久,他在台北被車撞死,郭先生哭得非常傷心,張光熾是他非常重要的助手。

註:陳菊女士訪問紀錄
時間:1993年4月7日
地點:台北市新生南路 菊之鄉日本料理店
受訪者:陳菊
訪問:張文隆
整理:張文隆、張儷儒

反抗運動變成是我的專業,我一生都不會賺錢也沒興趣

我一直就擔任郭先生的專職秘書,我是黨外有專職黨工的開始

郭雨新與陳菊   張文隆提供
郭雨新與陳菊   張文隆提供
網友留言
留言如有不雅或攻擊性文字、重複灌水、廣告、外站連結等內容,本網站將保有刪除留言之權利
留言
追蹤
字級
網頁已閒置超過 90 秒囉!
請按任意鍵,或點擊空白處,即可回到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