陳菊人權路》郭雨新代表反抗運動正統 《台灣政論》是延續和擴展(中)

新頭殼newtalk | 張文隆 訪問
1970-01-01T00:00:00Z
郭雨新1975年競選增額立委文宣1 由《台灣政論》雜誌社設計   張文隆提供
郭雨新1975年競選增額立委文宣1 由《台灣政論》雜誌社設計   張文隆提供
前總統府秘書長陳菊日前獲總統蔡英文提名監察院長,陳菊表示這次重返初心捍衛人權,年少時,因緣際會投入黨外運動與人權工作,爭取民主自由、捍衛人權尊嚴,讓我這一生因此豐富且充滿意義。本訪稿為文史工作者張文隆於1993年4月7日進行,是筆者撰寫碩士論文──〈郭雨新與戰後台灣黨外民主運動〉(台灣師大,1994)所做的口述歷史。原本要收錄在《郭雨新先生行誼訪談錄》(國史館,2008),後因故割愛。今藉由新頭殼發表,以饗讀者。

1973年監委選舉

監委的選舉,當時國民黨掌握一切,我們認為沒有很大的希望,那種情形之下,郭先生認為與其拿一票、兩票,不如零票落選。監委落選當天晚上,郭先生回到辦公室,叫我們到他家裡吃飯,當時齊世英來到他家看他,在淒涼的感覺中給我們比較大的溫暖。

郭先生因為已經省議員沒有做,所以他的工作並不是很繁重,通常我每天都會去一下,看有沒有什麼特別事情處理一下。我想那個時候比較重要的是,因為我的關係而使郭先生認識黨外運動的新生代,尤其他在1975年參選立法委員,因為我的關係而有很多年輕朋友加入,這是台灣的新生代第一次比較公開介入台灣的反抗運動,這群人就是邱義仁、吳乃仁、吳乃德、田秋菫、謝明達、蕭裕珍、賀端蕃、林正杰、范巽綠、周弘憲、周婉窈,我想最大的意義是,這一批人在當年介入台灣的反對運動,就從此沒有再離開,即使屬於不同派系,但是他們到現在都還在為台灣的社會而努力。我覺得如果在郭先生政治生命晚期,我作為他的秘書,對台灣的民主運動比較有不同的意義,應該在於此。就是使台灣的新生代投入台灣的反抗運動,而他們形成一股力量。

《台灣政論》(註:1975年8月創刊,僅出版五期,同年12月即遭停刊)是黃信介、康寧祥和張俊宏創辦的。張俊宏那時候非常落魄,郭先生非常疼惜張俊宏,在這些中生代的反對人物裡面,郭先生最喜歡張俊宏,和他的關係最好。郭先生和台灣政論是一種反對運動命運與共的關係,張俊宏是我的老師,我們非常支持他,所以在台灣政論創辦的時候,當時我還在政大公企中心,下班之後我去郭先生那邊晃一下,我大部份都去台灣政論。台灣政論當時候一群人在那裡,包括司馬文武、黃華、張金策等人,他們要找什麼資料,透過我在圖書館,或是我的很多老師在中央圖書館替他們找最好的資料。當時統獨沒有那麼對立,陳鼓應、蘇慶黎、王拓都是那個時候加入台灣政論。當時國民黨的壓迫比較大,統獨路線還沒有那麼鮮明,整個情勢的發展是共同對抗壓迫都來不及了,所以當時整個黨外都還是在一起。

1975立委選舉

立委的選舉,我幾乎就是全心投入。原先要選不選,郭先生一直在躊躇,後來才決定要選。那文宣就是由《台灣政論》這一批人來做,郭先生那時候的文宣是非常新的。我們平常是在台北縣、基隆市,禮拜六、禮拜天就回宜蘭,記得有一次在南方澳,就有軍人出來公開發黑函,說郭雨新的女兒郭惠娜到中國大陸去,這不是事實,我們在那裡跟他們爭執,真沒道理!在演講會上我遇到林義雄,我說:「這實在是無法無天,真沒道理!」林義雄跟我說一句:「若那麼合理,我們就都回家睡覺就好了,這就不用咱來做。」在整個選舉過程當中,國民黨用盡所有的方法對郭雨新的醜化。當時令人比較感動的是,那批年輕人開始投入,當國民黨在宜蘭對郭雨新做很大的醜化,他們這些學生都穿台灣大學的制服,去宜蘭、羅東發傳單。早年而言,這是非常勇敢的!這次選舉有一個比較大的意義,因為林正杰的投入,我們開始談眷村問題,向眷村喊話,眷村的問題我們那個時候開始提出來,我們跟林正杰在板橋到他們的眷村被用棍棒趕出來。我想郭先生在立委選舉相當有意義的是,這些年輕人的投入、眷村問題的提出,以及台灣反對運動裡頭跟過去傳統不同的傳單宣傳方式。

投票當天我在宜蘭的競選總部,從早上差不多十點開始,就不斷有人打電話來說哪裡作票、哪裡作票。在那個過程當中,我們內心就覺得不樂觀,我們知道我們有實力,但是國民黨會不擇手段讓他落選。當天傍晚我到壯圍一個投開票所,因為支持者打電話來說:「你沒來不行,做票做的很厲害!」我從一百八十幾票的廢票當中,還撿出郭雨新差不多六十幾票的票。我在壯圍跑了幾個地方,都是旁邊的人都包圍,快衝突了,我才趕到。我說我是郭雨新的秘書,要求重新驗票,他們才肯讓我驗票。但是那個時候我已經覺得沒有希望,我想一個晚上我頂多跑三個地方,我怎麼可能其它的鄉鎮我都跑。 

當大家得知郭雨新落選時,有一群人很憤怒,就跑到我們宜蘭競選總部,問我們該怎麼辦,說要去包圍選委會。當時一堆群眾就逼我,說:「你們是怕死喔!不敢去反抗。」坦白說,我那時候才二十幾歲的查某囝仔,我也沒有那樣的經驗,我不知如何處理。我打電話給姚嘉文,他說,群眾可以去表達他們的反抗,但不一定要我來帶領。當然,群眾會要求我們帶他們去反抗。由於郭先生落選,氣氛非常低瀰,一些前輩都不在現場,競選總部就只剩我一個猴囝仔和幾個前輩,我不知要怎麼處理。那幾個前輩也因為情勢和過去完全不一樣而不知如何才好。這些群眾要求我們一起去,也有一些群眾反對我們去,我們去會讓人感覺是我們帶領的,所以群眾之間好像也有不大一樣的意見。後來有一群人跑去選委會,被用消防車給噴走,有人就又跑回來,非常憤怒,感覺公然作票到這種程度。當晚一直到凌晨一、兩點才結束。

三天之後謝票情形令人非常感動,我自己都非常感動,宜蘭人對他的那種不捨、瘋狂,鞭炮一直放,我的耳朵都已經受不了了。群眾的情緒非常不滿,一直喊:「郭雨新,當選!」「郭雨新,當選!」……

郭雨新代表台灣反抗運動的正統,《台灣政論》是這正統的延續和擴展

《台灣政論》的停刊,是由於邱垂亮的一篇文章。其實哪一篇文章都只是藉口,國民黨發現台灣政論的影響力,就想扼殺,台灣政論因此被停刊。停刊不久,黃華就被抓。郭雨新所代表的台灣反對力量的正統,經過那麼多的波折以及郭雨新的落選,但是這個力量還是沒有被消滅,這個力量還隨著《台灣政論》不斷擴散和成長—以一種不同的形式在擴散和成長,而他們應該是一體的。《台灣政論》也表示台灣反對運動在這麼多年來,第一次台灣人開始擁有雜誌來表達他們的言論自由,表達他們對社會的改革以及民主化的追求。郭雨新代表台灣反抗運動的正統,《台灣政論》就是反抗運動正統的延續和擴展,這是國民黨所要斬斷的。郭雨新的落選與台灣政論的停刊時間非常相近,他們認為像郭雨新在地方上這麼有實力的人,這麼高聲望的反對運動人士,國民黨都可以讓他落選,國民黨當然也可以對《台灣政論》停刊,他們認為要斬草除根。

1975年立委落選後,我們非常挫折,感覺很痛苦,一直到1977年中壢事件才是回復黨外元氣的重要開始。那兩年期間,大家非常低迷,張俊宏被二十四小時跟蹤,楊金海、嚴明聖、白雅燦、黃華被抓,我們呈現在恐怖當中,不知道下一個會輪到誰?當時黨外覺得非常鬰卒。但私下我和邱義仁他們還是常常在一起,有什麼事情我會去找他們一起做。《台灣政論》被停刊後,張俊宏辦《這一代》雜誌,邱義仁他們都有參與,我常常去找他們寫文章,黨外當時有什麼聚會,我都會找他們一起來,或者這些年輕朋友本身也會有一些討論,甚至很難得有國外來的文章,《七十年代》也好、《台獨月刊》也好、陳隆志的《台灣獨立與展望》都透過我的手傳給他們看。當時的情境可以說很可憐、也很刺激。當時由於我在郭雨新身邊,所以有很多外國朋友、外國記者偷偷帶進來給我們。我只要拿到一個東西,我的年輕朋友全部可以看得到。當然也出過好幾次紕漏,被學校抓到等等。我們早年所建立起來的革命情感一直維繫到今天,相當了解彼此的個性,互信的基礎非常穩固。讓我們覺得振奮的是1977年的選舉。新生代也投入這一次選舉。我是在南投替張俊宏助選,田秋菫在宜蘭替林義雄助選,林正杰、張富忠他們在桃園許信良那邊,邱義仁是去雲林幫蘇洪月嬌。

註:陳菊女士訪問紀錄

時間:1993年4月7日

地點:台北市新生南路 菊之鄉日本料理店

受訪者:陳菊

訪問:張文隆

整理:張文隆、張儷儒

《台灣政論》(註:1975年8月創刊,僅出版五期,同年12月即遭停刊)是黃信介、康寧祥和張俊宏創辦的

郭雨新代表台灣反抗運動的正統

筆者訪問陳菊女士   張文隆提供
筆者訪問陳菊女士   張文隆提供
郭雨新1975年競選增額立委文宣2 由《台灣政論》雜誌社設計   張文隆提供
郭雨新1975年競選增額立委文宣2 由《台灣政論》雜誌社設計   張文隆提供
郭雨新1975年競選增額立委文宣3 由《台灣政論》雜誌社設計   張文隆提供
郭雨新1975年競選增額立委文宣3 由《台灣政論》雜誌社設計   張文隆提供
郭雨新1975年競選增額立委文宣4 由《台灣政論》雜誌社設計   張文隆提供
郭雨新1975年競選增額立委文宣4 由《台灣政論》雜誌社設計   張文隆提供
網友留言
留言如有不雅或攻擊性文字、重複灌水、廣告、外站連結等內容,本網站將保有刪除留言之權利
留言
追蹤
字級
網頁已閒置超過 90 秒囉!
請按任意鍵,或點擊空白處,即可回到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