讀者投書》「北農風雲:滿城盡是政治秀」讀後感

新頭殼newtalk | 文/林修正
1970-01-01T00:00:00Z
前北農總經理吳音寧。   圖:張良一 / 攝(資料照片)
前北農總經理吳音寧。   圖:張良一 / 攝(資料照片)

柯文哲以素人的姿態,投入台北市長大選,憑著「政治不難,找回良心而已」。我在想如果吳音寧碰到的市長是2018年剛在選市長的柯文哲,處境會不會更好呢?可是吳音寧碰到的不是這樣的柯文哲。施明德的名言:「承受苦難容易,抗拒誘惑很難。」想不到柯文哲就是這句話最好的印證案例之一,更且,柯文哲抗拒誘惑的能力又實在太差了。

看了吳晟老師這本「北農風雲:滿城盡是政治秀」後,讓我對吳音寧任職北農總經理這一段時間,所出現的各種爭議,感觸很多。然而我也知道吳老師是吳音寧的父親,若要評論這樣的書,必須和其他資料相互比對,才能讓人信服。因此我將以往看到的媒體、網路資訊又檢視一番。最後我想用書內外的資訊與該事件外的事實架構,去評論這本書與這個事件。

這個問題可以從政治、法律去看,也可以從專業去看。因為本來吳音寧會出線當北農總經理,就是以專業(這個藉口?)將其他候選人打敗。

柯文哲說:「吳音寧依法可以不去議會…」,所以本事件中,吳音寧在議會中的表現,都應該算是非總經理職務的工作。建構在這個法律基礎下,徐世勳、秦慧珠、鍾小平、汪志冰、簡書培、王世堅在本書中的發言,本來就不應該屬於批判和讚許吳音寧的內容。源自於徐世勳質詢吳音寧,所謂250萬實習生這個污衊的稱號,也不應該是批判、辯駁吳音寧此一事件的重點。但這些都應該納入整個事件去分析。

台北市長柯文哲。 圖:張良一 / 攝(資料照)
台北市長柯文哲。 圖:張良一 / 攝(資料照)

那麼,批判吳音寧的地方應該在哪裡呢?他的總經理職務是否做錯了?以及這樣一個職務運作在政治結構裡面要如何去理解與評論?

吳音寧被批判的重要起手點是:228連休造成的市價變動一如本書所說:北農的休市日程表從來不是北農、北農總經理所能決定的。但我們不能因此就說吳音寧沒有責任。畢竟他是總經理。然而哪一天休市這樣的事情,固然和總經理有關,但依照一般企業經營的模式,這個一定有上報董事會。因此若出現爭議,而且爭議的層面比之北農的層級高很多,北農董事會、董事長難道不應該出面表示意見?甚至董事長應該要出面扛責任。

其次,在吳音寧當總經理時,台北市的農產價格有沒有高低起伏很大?有沒有出現濃產品價格崩跌或急漲的現象?與此相關的,就是有沒有短缺不足或過多的現象?如果都沒有,那吳音寧的工作就沒有缺失了(「【專訪三】年薪250萬實習生? 吳音寧拿出三大數據完勝韓國瑜」)。其次,他去帛流拓展業務、去歐洲考察等,不管有沒有價值,能質疑的,僅有董事會。其他人或單位去質疑他,都沒有資格。也因此這些質疑與新聞,說是花邊新聞已經不合理,更且干預公司經營。

吳音寧夠不夠專業,主要是徐世勳在市議會對他的質詢( #你公司發生過嗎【用年薪250萬聘來的主管,卻不是專業人士?】)。有人說他跑到東吳大學去旁聽會計學,並依此推出250萬實習生的說法。這件事情其實很有爭議,且若我們將韓國瑜後來的行徑拿進來比較,或許會得到不一樣的評論。總經理其實不一定要懂會計,然而若能懂會計會更好。其實徐世勳是內行人講外行話。北農總經理真的要很懂會計嗎?韓國瑜就是一個例子。徐世勳的質詢放置在市府對附屬公益、營利團體的質詢中,本來就是笑話。

前北農總經理吳音寧。 圖:張良一/攝(資料照)
前北農總經理吳音寧。 圖:張良一/攝(資料照)

吳音寧以總經理的公關費用,買一些殘菜給溪州鄉的老人共食食堂,曾掀起軒然大波。但瞭解企業單位的公關費花費,會理解兩件事情。一是總經理這筆錢能不能用,僅會計部門、董事會能處理,其他單位恐難介入。就像總統用國務機要費請客,社會也很難批評。其次,這件事情問題在該鄉是他的故鄉,鄉長是吳音寧的堂哥。這方面較多爭議,但也不能說罪不可赦。畢竟錢沒有進入私人口袋,當時也不沒有選舉,不能說以公款介入政治是非。更何況公營事業以其資源,以敦親睦鄰的理由,資助某黨派政治人物,介入政治是非,乃是臺灣常態,也沒有出現多大的爭議。

因此,排開政治介入理由,純就韓國瑜和吳音寧的經營態度及可能的經營狀況來看,我看不出台北市政府對他的攻擊是合理的。僅能說是黨同伐異。

那些批評吳音寧的國民黨市議員,他們和韓國瑜間,有的有私交,有的有許多共同的朋友。韓國瑜做事態度怎樣?我不相信他們不知道。更且,他在當立委時,還曾經被發動罷免。當選立委不是大新聞,甚至立委不能連任也不是大新聞,但當了立委被發動罷免,必然是大新聞。當立委當到被罷免,其生活之荒謬,做事之離譜,絕對超越一般立委甚多才是。敢力挺韓國瑜,甚至拿韓國瑜和吳音寧的經營態度進行比較,根本是置自己於危險之地。而他們竟然敢挺,這也真的很奇怪。

柯文哲陣營會挺韓國瑜,甚至盛讚他的經營能力,這也應該是政治人物意有所圖的場面話。不要說柯文哲曾用的鄧家基副市長是新黨,陳景峻也是台北市的地方政治人物,他們對同是出身大台北的韓國瑜,都有一定的瞭解。也會瞭解韓國瑜到底是怎樣的人。怎麼柯文哲他們會挺韓國瑜?

這些人在政治財經與民間企業界的朋友應該不少,對於韓國瑜的生活做事態度若有起碼的瞭解,應該知道他若用力介入北農運作,會讓問題更嚴重。而韓國瑜之所以在郝龍斌市長任內任命北農總經理,絕非經營能力問題,而是政治利益與規劃的結果。在看到吳音寧的經營態度,來參酌比較他們所理解的韓國瑜方式,就知道這兩者相差甚巨。

高雄市長韓國瑜。 圖:謝孟華/攝 (資料照)
高雄市長韓國瑜。 圖:謝孟華/攝 (資料照)

北農經營績效的比較,除我們分析北農的蔬菜與水果年平均價格,從民國85年到108年,含括韓國瑜和吳音寧在任內狀況。韓國瑜任內的蔬菜水果價格都最高。北市府與北市議會,他們的選民都是農產品的消費者,不是生產者。所以農產價格對市民來說是越低越好。然而人民選出來的市長和市議員,他們喜歡的是損害市民利益的韓國瑜,而不是比較照顧市民利益的吳音寧。

吳晟文中提到的黃文財被撤職一事,也不是我們要從專業的角度討論的對象。但從經營績效來看,這是純任用私人。因為黃文財沒有他任職北農該職位的專長,但我們從後來因檢調要查韓國瑜,意外發現黃文財與韓國瑜的交往緊密。也從後來韓國瑜當選高雄市長被委以高階職務(高雄市輪船股份有限公司董事長),從總統大選發現他和韓國瑜、李佳芬、王小姐有著很親近的關係。這也就是說,韓國瑜本人並沒有經營能力,所用的人也以人際關係為主。黃文財因私交而被用,因專長要求而被撤職。韓國瑜、吳音寧在經營北農的態度差別,一比便知。

台北市議員如秦慧珠、鍾小平、汪志冰對韓國瑜、吳音寧的質詢差別,恰可看出這些國民黨議員是如何踐踏台北市市民的利益。

更值得我們注意的是,以反國民黨而步入政壇,然後被綠軍支持、民進黨禮讓後,出來選台北市長的柯文哲,為何挺柯的市議員會和國民黨立委合流,這是重要問題。因為柯文哲出來競選台北市長,他所宣稱的價值觀,迥異於國民黨。這也是為何當時蔡英文有辦法說服民進黨禮讓柯文哲的重要原因。

吳晟老師這本書所下的副標題:「滿城盡是政治秀」確然。一群宣稱為民服務、戮力從公的政治人物、公務人員,藉口效率、市民利益,把善於演政治秀的人捧上天,把努力經營北農、市民的經營者趕下台。上台、下台都由政治秀決定,無關乎市民利益。吳音寧的確誤入政治場域的小白兔,但受傷者卻不只有吳音寧一人,而是整個台北市民的利益。然而臺灣人民也沒有損失:看清這一票人的所說所做。以過去看未來,高雄市民在六月六日要怎樣選擇?「北農風雲:滿城盡是政治秀」給了理由,吳音寧事件給了答案。

作者 : 林修正 / 大學教授

柯文哲以素人的姿態,投入台北市長大選,憑著「政治不難,找回良心而已」。我在想如果吳音寧碰到的市長是2018年剛在選市長的柯文哲,處境會不會更好呢?可是吳音寧碰到的不是這樣的柯文哲。施明德的名言:「承受苦難容易,抗拒誘惑很難。」想不到柯文哲就是這句話最好的印證案例之一,更且,柯文哲抗拒誘惑的能力又實在太差了。

網友留言
留言如有不雅或攻擊性文字、重複灌水、廣告、外站連結等內容,本網站將保有刪除留言之權利
留言
追蹤
網頁已閒置超過 90 秒囉!
請按任意鍵,或點擊空白處,即可回到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