吳建忠觀點》沒Zoom就不行? 遠距教學台灣準備好了?

新頭殼newtalk 文/吳建忠
1970-01-01T00:00:00Z
武漢肺炎疫情全球蔓延,遠距教學成為另一種新型態的教學模式。(示意圖)    圖:取自pixabay
武漢肺炎疫情全球蔓延,遠距教學成為另一種新型態的教學模式。(示意圖)    圖:取自pixabay

教育界一直是比較習慣穩定不變的環境,雖然老師最愛跟學生說學無止境。但教學現場最多的聲音是,相信教育部講的,到最後就是搞死自己而已。

事實上,老師要操作一個平台本來就不算難,但是旁觀者不會看到操作的時候,要注意聲音有沒有正常傳送,網速有沒有影響影像傳播,內容播放跟分享有沒有問題,學生有沒有全員到齊,是不是都準備好上課,學生有沒有舉手發問?當然還有資訊麻瓜覺得同時兼顧這些有什麼困難,瞧不起覺得難的人。

在這個節骨眼上,有人批評教育部未經與教育界討論,說禁就禁才是問題。其實,要把教學轉成線上授課這件事,也沒有人跟老師們討論,學校師生都是被迫進入非常狀態,但是「努力一切歸零」實在太誇張了。

諷刺的是,抱怨往往不需要理由的。平常最愛強調翻轉教育和獨立思考的專家,結果一個軟體不建議使用就態度改變,從這裡就可以看出翻轉教育,其實是沒辦法訓練獨立思考能力,如果教師本身的立場跟思維就是保守反動的話,用再多花樣都是沒用的。

老實說,許多學校數位學習環境(例如E-learning或E-campus之類)建構還是不夠完善,沒辦法在既有平台上直接拉上線上課,以及各校的IT支援教學大有能量問題,沒有足夠的軟體資源,在疫情下就會碰上瓶頸。

顯而易見,現實的教育現場離遠距教學的理想還很遠,少子化讓許多學校為了節省成本而改成大班教學,如何保持室內社交距離。最諷刺的是,許多學校的數位學習就只有磨課師,還不如基層中小學的智慧教室互動。

然而,許多人在安裝軟體時,只會按下一步、下一步,這些人卻在談論Zoom好危險不安全,也是一種進步。有學者認為「Zoom有資安漏洞又怎樣?反正又沒什麼機密,方便好用最重要」,再多安全疑慮揭露,對這些人來說不痛不癢。眾所周知,能了解「投廣告」的目標客群,他們的生活習慣、人生觀為何,這些資訊就很有價值了。

跟這些問題比起來,因為「習慣」而堅持使用有資安問題的軟體,實在是小巫見大巫。如果這些資訊漏洞不重要,那麼世界上的資安公司、防毒公司,可以全部關門了吧?

Zoom安不安全,這本來就是風險取捨的問題,但是個人覺得不要過度鼓吹「反正也沒什麼資料值得偷,所以無所謂」、「上課沒什麼機密不怕被看」,這跟『只要不犯法就不怕被抓』思維很像。

現在關鍵在於,有人講風涼話,你的Zoom會議沒什麼要讓人偷看的價值啦。老師們不用害怕,只要上課時不要講一些關鍵字,像什麼小熊維尼等有的沒的,就不用擔心阿。

具體來說,用哪一種遠距軟體老師都能上課,沒有一定要支持Zoom,就算學校用Line的方法都可以上。但是如何讓學生先學好資安防範的觀念,而不是只有叫學生操作而已。Zoom該不該用,是建立在資安防範的觀念上。如果建立好觀念,用哪一個都不會有問題,但前提是我們的教育資源和師資都準備好了嗎?

然而,很多老師的熱情都放在教學生寫程式,因為教育部有KPI要達標。要學生學會寫程式之前,其實應該先了解學生平常操作資訊相關軟硬體的習慣,並從中去找到有危險的部分來教導防範工作,再來教寫程式,台灣需要的是集體能力的提升,而不是單一的培養特定工具。

直言之,資安素養很重要,討論教學有沒有機密是有點搞錯問題了,一個更大的問題是這樣教學下去,會養出一批習慣使用這個軟體的學生,如果這個軟體會洩密的話,潛在傷害遠比教學有沒有機密更嚴重。

具體來說,發現有問題就是有問題,教育部建議停止使用有什麼好批評的。重點是從這次經驗記取教訓,教育單位的經費、計畫和培訓應重新盤整,智慧校園不應該只是口號而已。

通訊軟體Zoom有資安疑慮,教育部下令各級學校全面禁用。(示意圖)   圖:擷取自Zoom官網
通訊軟體Zoom有資安疑慮,教育部下令各級學校全面禁用。(示意圖)   圖:擷取自Zoom官網
網友留言
留言如有不雅或攻擊性文字、重複灌水、廣告、外站連結等內容,本網站將保有刪除留言之權利
留言
追蹤
字級
網頁已閒置超過 90 秒囉!
請按任意鍵,或點擊空白處,即可回到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