黃吉川觀點》資本主義是帝國主義的最高階段(中)

新頭殼newtalk 文/黃吉川
1970-01-01T00:00:00Z
示意圖。   圖:翻攝自PINTEREST
示意圖。   圖:翻攝自PINTEREST

本文獲《六都春秋》同意轉載

五、帝國爭霸的核心課題
5-1美元的霸主地位:歐元虎視眈眈

殖民主義型態從西班亞、葡萄牙之直接惊奪侵佔財富形式,到荷蘭金融銀行四處流通,再進而到英國之產業革命,算是完整走了三個階段。大英帝國整合這三大模式,建立起日不落國的全球霸權。土地作物、金融、產業市場就成為帝國在各殖民地間交流運作的基礎。當中交易的貨幣就成為結算利潤的最重要依據。大英帝國就在金本位制上跌跌撞撞進入到現代社會。二次大戰後,美國否決英國提議雙元主貨幤之提議,在布列登森林和約中,定下美元和黃金固定匯率交換的獨霸角色(一盎司黃金兌35美元)。並一舉取代英國,成為全球第一強權,此1944年約定的白紙黑字,到1971年就玩不下去,因為美國沒有那麼多的黃金儲備來發行更多的美元(韓戰、越戰、到國內龐大消費)。美國宣佈美元和黃金脫鉤,但危機來了,那美元的信用基礎何在。1973年發生全球石油危機,美國將此危機轉化為機會,其透過掌控石油輸出國組織(沙烏地阿拉伯為首)之主導權,規範石油只能透過美元做交易。美元由金元蛻變到油元。由此重新回到霸主貨幣的角色。國際金融大戶掌握美聯儲,和美國政府玩起利用國債發行交易權,大玩印美鈔收回美鈔的調控遊戲。美元從此走向全球金融儲備的最重要資本。

資本主義中那資本二字,現不是黃金、石油、貨物,而是以美國帝國在背後的武裝權力做保證。資本主義帝國以金融體系建立起全球貿易秩序,現今衍生性金融商品交易已遠遠超過實體貨物交易數倍。勤奮的日本,儲備大量美元、美債,美國一個動作,日元大幅生值,主體經濟跟著跨台。美國老大是當定了。前蘇聯再厲害,核彈比美國多,但美國擁有人類幾千年來的最大發明,無限金融資本,硬是把蘇聯拖跨。這一領域,以獨裁加計畫經濟那一套根本不是對手。中共的改革開放能夠順利進行,就是中國乖乖進入此體系中,以世界工廠小老弟的身份進入,才有機會找到適當產業生態區位發展成功。

美國以資本主義帝國的姿態建立起全球貿易秩序。圖:翻攝自察網
美國以資本主義帝國的姿態建立起全球貿易秩序。圖:翻攝自察網

全球的政府和商人,現在通通在注意的就是匯率及利率,美國現在既是上帝也是魔鬼。一般小國如台灣,賺了很多美元當儲備,另買了很美債。所以希望美金貶值嗎?那你資產不是縮水了。但美國不斷印鈔票入世界經濟,再用國債收回部分,再以部分美元付以前利息,原則上全球美元會愈來愈多,本質上一定貶值。但那得看美國需要,只要世界那個地方動亂一下,這不能全怪美國,如天災、戰爭等等,美金又值錢了,大家搶就又漲了。而各國若動盪,美國商人再藉此高價美元購買該國低價重要資產,如此一來一回,所有資產都掌控在美國人手中,這叫做剪羊毛理論。那個膽敢喊石油不用美元計價交昜的國家,其國一定不久就動亂,領導人一定下台。在石油世界,美國一向堅持不是朋友就是敵人。全球經濟如若一交響樂團之演奏,美元就是那指揮棒,音樂隨著樂譜時慢時快彈拉敲打,每位演奏者,誰敢不看指揮大師手中那一根小小桿子。
 
歐洲人看在眼裏,難道不心癢癢,他們可是現代金融業老祖宗。就在歐盟仍無憲法,無自己軍隊下,於柏林圍牆倒後10年,於1999年即宣佈發行歐元。師父向徒弟挑戰了,美國亦嚴陣以待。別慌,2001年紐約恐攻,美國被小惡魔迷惑了,無心他顧。歐元即蒸蒸日上,到2016年以一籃子貨幣為參考金融協議(廣場協議讓日本吃大虧後,大家向老大爭來的),國際貨幣基金所確認之特別提款比率為(美元:41.13%、歐元:30.93%、人民幣:10.92%、日圓:8.33%、英磅:8.09%),這只是列強協商,僅供參考。但也看出歐元對美元的潛在威脅,所以最希望歐盟紛爭瓦解的應是美國,但此事只能做不能説,美國使出渾身力氣就是不讓英磅加入歐元。日本人此時一定看的很吃味,帳單是其付的,好處卻讓大家分享了。中共中央也一定龍心大悅,原來遊戲是這般玩的。老實説,中國並無意在此領域挑戰美元的權威,人民幣那10.92%是虛的,捨美元,中共什麼都沒有。人民幣遊戲只能在紅區內自己玩,怎麼玩任中共高興,而且玩得比美國還兇還狠,現債務佔GDP比已全球最高,且悉尼指數已超過社會安定門檻。但人民幣一旦出了白區那就比日圓更沒價值。終究內內外外非美元不可(所以才需要香港,領導人的智慧就看此了。)。而且帳面上,中國持有的美元儲備及債券最多,不但國內發行人民幣較有所本,在全球説話的份量也跟著變大。那麽中國是何舉動,讓美國驚醒的呢?這得從美國人的心裡去揣摩才能有答案,楚人懐璧其罪,那璧到底藏在何處?
 
5-2地緣政治與軍事力量:警察或黑道老大
 
一開始美元和黃金掛勾,採固定兌換比率。但黃金價格起起伏伏,當黃金大漲時,人們就拋棄美元,當黃金大跌時,人們又搶回美元。所以改採以美元做為石油交易之法定貨幣後,就拋開其幣值匯率必須固定之限制。換成油元,但石油仍有黑市交易,或以實物交換油品(如伊朗和北韓)。那就看美國控制石油市場的能耐如何,以及國際動盪發生時其耐受災禍的能力。説到底,美國的國家實力,才是人們信任美元的基礎。也就是國際關係那種無政府狀態,若要做生意,從原物料、生產、通路、及市場,最終一定要有武力做保護之動作。所以美國在維護美元價值時,就深刻體會到絕對要主導其在全球地緣政治上的控制能耐,以及全球軍事投射力量,才能使得相關各國認同此國際警察所發行之貨幣的權威性。喪失此能力,則動亂其無能製造,後果亦無法平息,而相應之政策操作就無法有效反映到經濟利益上。也就是國際上,各國是以不得罪美國老大哥的心態,持續使用美元如繳交保謢費一般。縱使如雷曼兄弟公司所造成的金融風暴,只要美國仍是第一強權,大家就怨歸怨,仍會共同承擔這國際警察所製造的麻煩。但若美國不再是第一強權呢?只要稍有懐疑導致風吹草動,讓此信任感消失或動搖,人們就會瘋狂拋出美元換成其他貨幣,而那對美國或全球必定是天翻地覆的大災難。

美國控制石油市場的能力將影響美元價值。圖:翻攝自pixabay
美國控制石油市場的能力將影響美元價值。圖:翻攝自pixabay

到目前為止,美國第一強權仍是全球公認的事實。但中國的崛起,在南海的舉動,對台灣的文攻武嚇,以及一帶一路的戰略佈局,再再觸動了美國地緣政治的敏感神經。美國人靜下心來想通了,恐怖份子愈鬧,美金價值愈高(反恐對美國是假議題,以色列賺飽飽)。但中國若在東亞趨趕美國,則美國這國際警察的角色就會被大大地削去一大塊。畢竟,東亞經濟佔全球近三分之一強,更是全球貨品生產的大基地。而通過南海的石油與貨品,幾佔全球實體貿昜量的一半份額。可以説誰控制了南海,誰就控制了全球一半的經濟命脈,而中國號稱這是故有之領海,爭議就從此開始。

從宋元以來漢人從廣州、泉州、彰州、廈門等地,前往海外發展的貿易移民,在當時南海就是核心,沿海上絲路航線之東南方如呂宋、日本、台灣處稱之為東洋,而越南、馬六甲、印尼等處於西北方,就稱西洋。那時中國海洋國際關係就由此界定。到明清兩代海禁嚴酷,這些海洋華人,通通以海盜的身份出現在史書中。當中最有名的當屬明末清初的鄭氏海商集團,而其來往的海域,就北起東海,經南海到南洋各地。但滿清滅鄭氏王朝後,這批海洋勢力又潛入地下,但原則上南洋各地正是漢人向海外移民的目標,否則何來今日的新加坡及馬來西亞、印尼的大量華人移民。在中國國民黨的革命史中,華僑佔其核心角色,故才有華僑是革命之母的論述(這些主要是南洋華僑富商,北美是搞宣傳居多)。國民黨的南京政府非常重視這批華僑同志,而其來往於南洋的航道就是今日的南海海域。
 
二次大戰中,盟軍急需要華人在南洋戰場反抗日軍的武力支持(東南亞原住民都倒向日軍,盟軍就武裝支持華人游擊隊)。故當時的很多海洋航道資料就彙整交予中國當局,並做為戰後中國的佔領區以做為回報(當二戰終結前之雅爾達會議分的是土地,一片海洋畫給中國,只是精神安慰)。二戰結束後,美國海軍就戴著國民黨軍政人員一一勘查驗收,以便正式畫入在戰後中華民國政府的領土上。因那時整個南洋各國家仍未獨立建國,且中國是戰勝國地位很高,某方面甚至比法國的地位更高,東京大審就有中華民國代表當法官。南京政府就將此十一段線的海域列入地圖,且印制製公告,那時無任何人有異議。甚至蔣介石敗退台灣後,亦派出海軍固定巡航,並在最大的島嶼太平島上駐軍佈防(法國已早退出越南)。這在當時遠比比釣魚島列入疆域更不敏感,那一大片海域,縱使畫在台灣所宣稱全中國的地圖上(這我們小學、中學都讀過),其在國際關係上,沒有任何實質意義,這對比於日後釣魚島在東海之中、日、台三方間的爭端就知。

釣魚島的歸屬引發中、日、台三方的爭端。圖:翻攝自維基百科
釣魚島的歸屬引發中、日、台三方的爭端。圖:翻攝自維基百科

中國崛起後,在東海的爭議上和日本的爭執討不到什麼便宜,就慢慢將注意力轉向南海,號稱就是繼承傳統固有疆域,當然就是從中華民國領土疆域上抄來的。但最主要原因,還在南洋諸國的國力根本無法和中國相抗衡,而中國的海洋建設就朝此方向發展,佔島築島進駐軍隊,海空軍起起落落。美軍自從二戰後,由印度洋北上的海軍巡航,通常是監視中東情勢後北上東海日本基地。經過麻六甲海峽後,已經幾十年如過無人之海域。現突然在南海海域上碰上解放軍海空軍的騷擾監視。更因傳言南海海域擁有豐盛石油礦產,南洋各國開始紛紛伸張主權,派兵佔島,但大家深知,沒有美國撐腰,這些南洋國家根本無法和中國抗衡。爭端到海牙國際裁判後,代表中國的論述,所謂傳統疆域不被認可(若在1947年結果就會大不相同)。各方的予盾衝突到此已無法排解的地步。一系列中美兩軍不時對峙抗衡挑釁,已不斷由美國軍方傳回美國政府高層,這神經線被深深觸動了。由此印太再平衡的戰略,即列入美軍結合印度到日本的大總體戰架構上。在地緣關係的對抗中,美軍從未退讓過,且不怕針鋒相對,這大哥是當真扎扎實實做的有模有樣。中共當然也認為在南海博奕,衝突不大的話,剛好可以由此擴建海軍且凸顯民族主義抗衡的正當性。
 
歐盟在軍事上的主要對手是俄國,而美國目前鎖定的目標卻是中國,這是兩者目前最難協調的課題。川普上台後,原想推動聯俄制中的大戰略,但因外有歐盟反對,內有民主黨掣肘而寸步難行。這商人總統,又發現美國這國際警察薪水是自己付的,開始以黑道老大的口氣向各同盟國要求多出錢,以支應美軍在各地的駐防花費上。在韓國日本如此,在北約亦如此。韓國抗拒連連,北約也喊出要自己建軍因應,長期來看,歐盟的建軍到一定規模後,則歐盟和美國的關係,將徹底的改變。川普若要解決中共問題,必須聯合同盟國一起行動才對。一次只能有一個對手,集中目標。不能四處得罪盟友,美國再次偉大,是帶領全球進步,而非獨厚美國。這是戰略目標對,戰術手段卻樹敵太多,成效如何還需長期須觀察才知。
 
東亞的地緣政治危機,就是在其經濟精華區全分佈在沿中美雙方分界之海陸交界線附近,北從韓國首爾,中國的北京、上海、及廣州,日本京都、東京、及大板,台灣台北,及香港。中美對抗,若真軍事衝突在東海,則這經濟科技產業精區,會在第一波衝突中受到重創。整個東亞經濟會倒退二十年。若衝突在南海且是局部性的,則重建的機會較可能彌補。若集中在台灣,則對中台雙方傷害最大,台灣也許毀了,但中國的上海、廣州也會跟著賠掉,這對華人最不利。歐盟早不用這一套在處理政治體間的整合問題,東亞諸國的文化素養仍跟不上這水準。當中,中國和日本兩大國要負起最大責任。兩邊的政治精英,從未像德法兩國一樣,共同思考日後永不以戰爭方式解決雙方予盾的方案,讓美蘇兩國在外圈,找不到插手介入的借口。中國沉溺在鴉片戰爭、甲午戰爭、八年抗戰的受迫害情緒中。日本自豪於明治維新的成就,大東亞戰爭只輸於美國的予盾心態。現又是亞洲最進步國家,二戰對中國之侵略,及昔日對台韓的殖民統治,從來不深刻反省。尢其,有意無意盡以歐洲進步文化之姿傲視亞洲各國,卻學不到歐盟那種開放心胸,來包容東亞各國的抱負和視野。

作者認為日本仍以進步的文化姿態傲視亞洲。圖:翻攝自維基百科
作者認為日本仍以進步的文化姿態傲視亞洲。圖:翻攝自維基百科

中日要和解最簡單的辨法就是台韓兩地的永久中立及和平保證。也就是要創造亞盟的溝通平台,將台韓問題,列為如歐洲鋼鐡同盟一樣來處理。缺乏這種理想舖陳,中日雙方一定回復到像傳統歐洲德法兩國那樣,從拿破崙時代到兩次大戰時的對抗情緒無法自抜。中國想崛起像古代漢唐明清那種帝國已不可能,那要放日本於何地?這已不是古代的東亞,沒有比古人更高遠的想像,就無法處理眼前的難題。若想用昔日帝國的發展模式處理,一定是戰爭收場。這琉球人感受最深,香港次之,再來是台灣。而中國日日夜夜就在想,如何打贏下一場戰爭。而忘了背後永遠有美蘇兩大國要來分食戰果。蘇聯當年即等美國第一顆原子彈丟下廣島後,就急急忙忙出兵150萬攻擊滿州近50萬日本關東軍,等第二顆原子彈丟下長崎後,滿州已是蘇聯的囊中物。日後中共再怎麼得意,海參崴軍港及日本北方四島,永遠是懸在東亞北方的一把劍。中日在南方海域衝突,這一把劍會切向那一塊,這不令中國深感膽寒嗎?美國的思考很單純,就是第一島鏈防守,第二島鏈攻擊,再差就拉長到第二島鏈決戰。但先決條件是不動核武,且雙方都認定是有限戰爭才可能如此推論。但科技的發展,永遠在考驗戰爭形態的內涵,如網路戰、太空戰等等。
 
從美蘇對抗經驗中,美國深知,在冷戰雙方陣營無不傾全國之力發展陸、海、空甚至太空軍事科技。所以除了意識型態與經濟發展,最重要的乃是科技能力的高低在決定最終軍事力量的強弱。蘇聯在史達林統治下,無論如何整肅知識份子,但莫斯科數學與物理人才,一定以能力為選拔標準,絕不涉意識型態問題,幾萬人的全國最頂尖數理研究人員,身份高貴等同蘇共中央委員,任何政治清洗運動絕動不到他們。像沙卡洛夫(蘇聯的氫彈之父)那樣反核爭民權鬥士,蘇共中央對之仍禮遇有加,深怕整肅之會影響其他數理菁英的不滿情緒。在冷戰時,莫斯科數學系仍是全球數學頂尖中心之一,師生數千人,蘇聯的軍工產業,是他們一手撐起來。人類第一顆人造衞星就是他們校友主導發射,當年史波尼克人造衛星通過美國上空時,驚嚇多少美國民眾。惹得甘乃迺總統發豪言,投資太空科技,二十年後就把人送上月球。更不用説美國在二戰中執行的曼哈頓計劃,集結幾千位科學家,製造原子彈,原是要對抗納粹德國的類似計劃,最終卻用在結束遠東戰場,當時評估,若美軍硬要登陸日本本土,還得犧牲五十萬以上美軍性命,杜魯門總統還有其他額外選擇嗎?
 
目前駐紮歐盟的北約軍仍掌控在美國人手上,美國對其在科技上發展仍較無警惕。但中國在一系列科技上的挑戰,就讓美國深切地下決心先處理此挑戰。

文/黃吉川(超級電腦專家、成大講座教授)
成大教務長、研發長、現任為成功大學工程科學系講座教授,研發超級電腦「漢興一號」,曾多次獲得研究傑出獎,並投入時政與文學創作,為前民進黨秘書長張俊宏主編的《到執政之路:「地方包圍中央」的理論與實際》共同作者,筆名「江夏」,創作詩集著有《啟程》、《我們》。

一般小國如台灣,賺了很多美元當儲備,另買了很美債。所以希望美金貶值嗎?那你資產不是縮水了。

在石油世界,美國一向堅持不是朋友就是敵人。全球經濟如若一交響樂團之演奏,美元就是那指揮棒

縱使畫在台灣所宣稱全中國的地圖上(這我們小學、中學都讀過),其在國際關係上,沒有任何實質意義

成大講座教授黃吉川。   圖:黃吉川/提供
成大講座教授黃吉川。   圖:黃吉川/提供
喜歡這篇文章嗎?歡迎按讚、分享、灌溉 ~
※登入會員後FB分享可獲得﹝ 台北政治經濟交易所﹞點數100點 每日分享不同篇文章最多可得500點


 

網友回應
留言如有不雅或攻擊性文字、重複灌水、廣告、外站連結等內容,本網站將保有刪除留言之權利
網頁已閒置超過 90 秒囉!
請按任意鍵,或點擊空白處,即可回到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