黃吉川觀點》面對中共(上):擦亮鏡子怎淚流滿面

新頭殼newtalk | 文/黃吉川
1970-01-01T00:00:00Z
印有習近平(左)與毛澤東(右)頭像的盤子。   圖:達志影像/路透社
印有習近平(左)與毛澤東(右)頭像的盤子。   圖:達志影像/路透社

本文獲《六都春秋》同意轉載

左派共產主義運動在近代史中充滿著可歌可泣的革命史,但革命成功後卻造成人道及文化上的浩劫,這當中有很嚴重理論及實踐認知偏差。從西方最進步的知識份子,到東方無數優秀的先輩,通通投入到這場史詩般的反帝國主義運動中,其初心是崇高的,但最後卻悲劇收場。東西方多少研究中國學者窮盡一輩子也苦思不解,大都是立論在東方専制主義主義或高層權力鬥爭。

本文試著提出進一步解釋,希望能讓兩岸三地的華人能稍停下腳步,回顧一下歷史,多少人初衷是善良的,但結果卻悲慘連連。台灣戰後最優秀的左派知識份子,坐國民黨幾十年牢或犧牲生命,押赴刑場時唱的訣別歌曲,但歷史卻無情地遺忘他們。本文部份是獻給他們中的男男女女,生生死死在天之靈。也寄望對岸的領導者能耐心看一看,中國復興崛起已是幾代人期望,但一失足就成千古恨。留下台灣香港根苗,對中國絕對有百利而無一害。唐太宗或秦始皇,只是一念之差而已。至於未來,接下來想像的帝國系列,再來探討,以史為鑑是老祖宗留下的最基本生存功夫。

一丶馬克斯主義的幽靈在東方

西方殖民主義從十五世紀末起,就從海上帝國的擴張至非洲丶美洲丶亞洲等地區,全球任何地區都先先後後,納入其統治範圍。其態勢由掠獲財富丶經營金融事業到工業革命,除了歐洲自己爭戰外,在全球幾乎戰無不勝攻無不克。只有東方的明治維新勉勉強強於1905年打敗俄羅斯帝國外,白人優越的文明不但蒸蒸向榮,且讓全球所有的古老帝國吃盡苦頭,全盤西化或頑固守舊交替掙扎,最後都落入瓦解動盪的命運。感受最深的當屬穆斯林世界,從七世紀到十六世紀,其是世界的中心,東西貿易的樞紐。尢其伊斯坦堡的鄂圖曼帝國,就自認是集西方羅馬帝國及東方波斯和阿拉帝國之榮耀。哪想到歐洲邊陲小國,葡萄牙丶西班牙丶荷蘭及英格蘭,會從海上興起,到處切割吞食其領地。其次就是中華帝國,其立足東亞兩三千年,雖朝代更替,但儒家文化一直是帝國文明教化的驕傲,尢其到了清王朝,西服新疆北控蒙古,南領廣州台灣,而朝鮮越南朝貢不絕。然而一場鴉片戰爭,就開啟將帝國帶入列強源源不斷入侵欺負,無比羞辱割地賠款,直至1911年,辛亥革命起,帝國瓦解崩潰。清末學者嘆稱:此誠二千年未有之變局。更別説整個被直接統治的印度,被稱為英女王皇冠上的鑽石。西方思想界從啟蒙運動後丶保守主義丶自由主義丶甚或新舊教會,無不帶著歧視或同情的角度,來看這些被其征服的古文明及其子民。南北美洲的原住民更可憐了,疾病槍砲將他們趕盡殺絕,其連哀號的聲音都聽不到,現北美的美國或南美諸共和國,全是殖民者的後代在掌控。歐洲人很少在道德上感到不安。而這一切傲慢從馬克斯主義興起後,才徹底改變某些歐洲人的心靈。

辛亥革命示意圖。圖片來源:維基百科
辛亥革命示意圖。圖片來源:維基百科

馬克斯生前,不斷流亡於德國丶英國及法國等地,目睹工業革命下,勞動階級的苦難與無助,這場景在今日中國或印度等非法工廠都還能看到,縱使進步如英國在二戰後,倫敦之霧霾也和今日北京和孟買差不多。受這等等工人惡劣生存環境之刺激,使其提出一整套無產階級革命的實踐理論,並在其和恩格斯合提的共產主義宣言中號稱:共產主義幽靈已在歐洲徘徊。正是這種革命理論,第一次由歐洲人自己檢視資產階級對其同胞無產階級的無情剝削,推而廣之進行全球範圍的工人運動,但那時的全球視野也大都集中在歐洲地區而已。這套理論翻轉德國精神哲學的架構,以物質生產基礎界定社會發展的階段,並強調勞動價值的神聖地位,其立場不忌諱各種直接的武裝革命,並且認為自己是法國資產階級大革命,一種新時代的繼承人。此理論在歐洲知識份子中流傳,一方面滿足於道德的神聖性(同情無產者),一方面認同其經濟社會的科學性分析。可以説是科技時代的新神學理論,而且其強調內容要清楚淺顯,不能像傳統哲學家在書房內寫的那種文謅謅的專業論文。

歐洲的社會主義運動,在第一次世界大戰前,終於放棄武裝暴動之訴求,在當時各強大帝國內,想進行這種武裝革命是自找死路。各國左派份子都設法籌組政黨,參與國會選舉,爭取並教育工人群眾。而東歐及部份亞洲的左派知識份子,也群集在歐洲各大城市串連學習。所謂資本主義發展到極致,就會爆發共產主義革命的預言並未實現。反倒是歐洲各帝國間爆發了第一次世界大戰,此戰爭打破第二共產國際所堅持工人無祖國的幻想。各國社會主義政黨紛紛宣示效忠祖國,號召工人投效其各國的軍隊,去參與歐戰。第二共產國際瓦解。歐戰到尾聲,德軍參謀本部和俄國共產黨領袖列寧接觸後,一輛秘密專車駛向東方,帶著武器金錢。回去俄國搞革命推翻俄羅斯帝國,條件是新建立的革命政府,必須和德意志帝國簽下割地的停戰條約。1917年二月到十月,就是帝俄大戰疲弱,武裝部隊嘩變,俄國共產革命的輝煌故事。俄國蘇維埃成立,全歐洲的左浱知識份子興奮群集。這幽靈在東方立了第一個腳跟。

蘇維埃共和國不忘使命,提出帝國主義是資本主義發展的最高階段的新見解,並定性第一次世界大戰,乃是帝國主義為爭奪全球殖民地資源而爆發的戰爭。為反抗各資本主義帝國,必須進行世界革命。為達此目的,蘇維埃號召成立第三國際,全球各殖民地的革命份子,為解放自己家鄉的帝國殖民統治,紛紛主動或被動加入其組織。這當中就包括台灣的謝雪紅及蔣介石的兒子蔣經國。值的一提是,歐戰後,各戰勝國在巴黎召開和會。因美國威爾森總統提出,戰後讓各殖民地民族自決前途的宣言,各殖民地知識份子(日本只能列席陳述意見丶中國代表圑地位稍低一些,而印度及越南等則是三三倆倆自己掏腰包),紛紛趕到巴黎現場請願。但這些老牌的白人帝國,那將這些人看在眼裏,通通置之不理。法國和英國爭著分食德國的土地和賠款。遠東的日本勉強分到德國在華的利益,還有爭議中滿州的特權。中國代表圑則什麼都沒爭到,消息傳回中國,爆發了著名的五四運動。而列寧捉住時機宣佈放棄舊帝俄在華的所有特權。此時中國的知識份子全部沸騰了,那年中國共產黨就在第三國際特使主持下,在上海租界區成立了。其他殖民地的知識份子都死了心,看清白人帝國主義者的嘴臉,全投到第三國際的懷抱。那是唯一號稱要解放所有殖民地,並承諾支持其獨立革命的國際性組織。

中國「五四運動」示意圖。圖:翻攝自維基百科。
中國「五四運動」示意圖。圖:翻攝自維基百科。

此後蘇聯,幾乎被各大國封鎖,列寧死後,蘇共中央爆發一系列權力鬥爭,所有的革命精英被清洗,其殘酷有如中世紀的女巫審判。最後托洛斯基被流放外國(蔣經國就被劃為托派),其餘大多審判後槍殺或流放西伯利亞,古拉格群島紛紛成立。這幽靈不是吃素的,革命也不是請客吃飯。史達林獨攬大權後,就大力推動農業集體化,及一項項重工業計劃,尢其是國防工業的發展。他深知,和西方總有一場大戰要打。當年德意志帝國的參謀本部,絕不會想到就一輛駛向東方的專列,竟會有這般驚天動地的效應。日後毛澤東及北韓金氏家族,特別喜歡乘專列火車出巡,也許就在模仿享受列寧在專列中那種種革命神話氛圍。

一戰後的德國,其勢力最大的共產主義集圑,被其社會主義盟友及保守派軍方聯手鎮壓,武裝暴動失敗。威瑪共和就日日滑向納粹黨手中,整個德國沉浸在反凡爾賽和約的高昂民族主義情緖中。馬克斯主義在西方只能勉強成為學院中的知識,而在東方莫斯科,第三國際順勢成為發動全球革命的聖教總部。下一場大戲,就在中國。

二丶紅太陽在中國的升起

辛亥革命後,不論這革命屬性如何,至少對西方文化的理解還在很粗淺階段。如新文化運動中白話文論戰也在民國八年左右才剛起步。而共產黨這深刻對西方資本主義㧗判的圑體就在中國誕生了。問題是,中國比俄國工業更落後,根本沒有西方意義上的資本家。勉強稱的上,就是在華開工廠那些英商或日商老闆。若以台灣二戰後經濟發展的經驗來看,招商引資本就是好事。但中國當時的革命份子來看,那些工人正是革命無產階級,其餘就沒有真正意義上的無產階級,幾次針對外商的罷工與武裝暴動都是流血悲劇收場。而革命理論已訂好,卻沒有革命對象怎麽辨?那只好靠想像。沒有產業革命,那就找上農業,所以地主就成為資產階級的總代表。另外比較明顯的鬥爭目標就是帝國主義,英國丶日本,尤其日本在甲午戰後佔領大量的中國土地,但反帝國主義本就是傳統保守主義到共和主義,甚至地主階層的共同信念,並非共產主義者的專利,否則那有日後的抗日聯合統一陣線。問題在於,用何種資源力量來對抗帝國主義。

另一方面當蘇聯史達林成功奪權專政後,其自身亦蛻變成某一帝國主義玩家。這從西班牙內戰起,西方左派知識份子就深有感觸而反省(所以某些左派領袖,如法國的沙特就將崇拜的對象轉向中國的毛主義,這是後話)。這在民國初年時期,只少數知識份子有警覺到。也因此,孫文和蘇聯合作時,看到共產黨人的組織性強,講起理論頭頭是道,又有雄厚的資金及軍火。就毅然決定在廣州進行黨對黨的合作(英國和日本當然不高興,帝國主義洞識深刻了然一切)。其實就在塑造出中國近代史上兩大列寧式政黨,傅統國民黨已消失,取而代之是孫文主義的革命黨人,而其合作者就是純列寧主義政黨。黃埔軍校建立,國共雙方都有重要人物加入。

黃埔軍校。圖:影片畫面
黃埔軍校。圖:影片畫面

北伐軍起,見證有信仰的軍隊攻打沒有特殊信念的雜牌軍,打到上海,雙方就合作不下去了。因為國民黨軍軍官本就是地主階層出身,共產黨人在北伐軍後面到處對地主進行殘酷鬥爭,所以國民黨清黨就無法避免。清帝國亡後,中國社會就不斷軍閥混戰,社會本就沒什資產階級,基本上就是農民社會,稍有一點資產及文化的就是農村的大大小小地主。而手工業也在非常傳統的階段。要抵抗外侮也只有他們能擠出一點力量,而這就是國民黨所代表的階級來源。國民政府北伐成功,其所建立的南京政府,就是在這薄弱的基礎上進行訓政(上海的華人金融籌碼少的可憐)。以法西斯黨那一套(但非全民民粹式擁護,國民黨當時還沒那份能耐)。由國家帶動社會工商產業發展,若沒日本入侵,大概還能慢慢爬起來,共產黨已被逼到陝西邊陲。照蔣介石的盤算,引入納粹德國的建軍計劃,再個八年十年,日本就無力入侵了。但計劃永遠趕不上變化,日本關東軍處處進逼,西安事變,讓他提早投入抗日戰爭。足足比西方早了四年,而那四年幾乎把他的家當都消耗光了。若非美國人因珍珠港事件,開始對日作戰,將蔣列為盟友,重慶政府是很難維持下去。當然史達林達到其預設之最高戰略目標。他可専心對付希特勒,不怕日本從西伯利亞夾擊他。

美國介入二戰,在歐洲打擊納粹德國進展緩慢,當中蘇聯的反攻,今西方震驚(朱可夫將軍已由西伯利亞前線調回莫斯科包圍戰)。而在東亞的海戰更讓美軍打的很吃力,終於蘇聯和西方盟軍攻下柏林。爾後美軍借兩顆原子彈逼降日軍。蘇聯出兵滿州擊敗關東軍。毛澤東放棄延安,移師華北。後來就在蘇聯紅軍暗助下,由東北一路打到東南,解放全中國,國民黨在草木皆兵中,徹退台灣。

一戰誕生了蘇聯,而二戰塑造了蘇聯帝國及紅色中國。馬克斯主義在東方兩大帝國的土地上建立起社會主義國家,鼓舞了所有歐洲在全球各殖民地人民的獨立運動,北非的阿爾及利亞丶東南亞的越南丶美洲的古巴等最典型。尢其毛澤東的遊擊隊戰爭理論,儼然成了左浱革命運動的新聖經。新中國除了外蒙和台灣外,已擁有和清王朝差不多大的統一帝國。但中華人民共國建立最初三十年中,中共卻不斷發動各種政治整肅運動,讓中國社會動盪不安人心惶惶,所有研究中國問題專家都私下納悶,為什麼?有人認為那是為大型水利工程而建起特殊専方専制主義傳統,有人認為這是普遍人性中的政治權力鬥爭,但那還不夠完整。

這個問題,得從紅色高棉的行徑上找答案。紅色高棉是中共為制衡越南,按毛主義一手培植起來 ,其武裝部隊一般的年紀都很小,攻入金邊時,就在金邊市大開殺戒,因為金邊市內全是階級敵人。其聖戰心理是左派革命者對資本家的仇恨情緒,鬥爭時當資本家不存在時,就找地主,地主不存在時就找富農,富農不存在時,就找中農,以及在市內凡比中農有錢的小商人,另和前龍諾政府有關人員就是現行反革命份子,同情或窩藏反革命份子視同反革份子。再來是間諜,那就找同志下手,那叫藏在隊伍裏的階級敵人。也就是敵人可無限延伸制造出來。這種殘暴殺戮真相在八零年代公之於世後,連中共自己也被嚇到(看電影時,西方人只會同情掉淚,認為那是東方人殘暴的另一例證,但別忘那是佛教國家,想想不丹若被毛主義攻入,會是何情景)。但回憶起文革,甚或反右,甚或鎮反,甚或延安整風,無不是以同樣模式不斷複製執行,最終達到恐怖政治的極致。想想多少理想知識份子捲入此革命循環後,全都墜入此無底深淵的痛苦,王實味丶劉少奇丶及彭德懐在臨終前會有何種覺悟?周恩來生前要向老毛寫多少次檢討報告,林彪是個明白人,解放後不久,那些怪病就是典型的精神官能症,叛逃不論真假,早就在其腦海中盤旋。馬克斯本人若知其學説會被如此無限延伸會做何感想?

紅色高棉政權統治下的柬埔寨。圖:影片畫面
紅色高棉政權統治下的柬埔寨。圖:影片畫面

另外在馬克斯理論中,共產主義的終極理想就是建立一無階級差異的社會,這原先是針對高度資本主義化的環境下,社會生產已很豐富,眾人各取所需各盡所能,來描述其理想國度,如今日北歐國家,有些接近。但東方共產革命後,社會原本就貧窮,面對多元文化的種種傳統社會,如各宗教丶行業丶宗族丶教育丶及各少數民族等,基本上都未經歷過資本主義社會洗禮,共產黨都認為那都是古老落伍社會的包袱,採用就是強迫式教改,逼迫所有人達到高度階級覺悟的水準,將人間各種差異秩序抹平,這實在非馬克斯唯物主義,已是唯心主義,(當年貝查也夫這俄國哲學家,被俄共補後當面陳述,其認定布爾什維克黨是一唯心主義團體,俄共特務頭子捷爾任斯基,想想也對,不殺他放他走了)。其結果就如將熱帶雨林中那多彩多姿豐富動植物群落,通通改造成浩浩無邊沙漠中的一顆顆沙粒。漢娜.鄂蘭寫的極權主義的起源,想要從思想上找出納粹和史達林國家的特色根源,但對於紅色中國馬克斯主義者的革命實踐經驗,實無法觸動到其最終核心之予盾於一二。古拉格群島還能出個索忍尼辛,夾邊溝上只能孤魂遍野了,「活著」是一種奢侈,那是另一本小説和電影主題。中共認為既然現實上,無法達到理想的共產主義社會,那就通通回到原始的共產社會,貧下中農被描述成道德上最高地位,所有人都得向他們學習(農民革命成為中國歷史的新顯學)。用馬克斯自己的話,原始共產社會之後就是奴隸制社會,而這那倒真的應驗了。文革結束,中國已是遍體鱗傷,鄧小平提出改革開放,將馬克斯主義束之高閣,只當門面。但列寧黨已牢牢控制住人民共和國。整個國家機器將轉而高舉民族主義大旗,朝法西斯之路向前邁進,前三十年是是非非就往事如煙匆匆消逝。當年六四在廣場上的學生,都認為共和國的人民軍隊不會屠殺自己的同胞,而這距文革結束才二十幾年而已。

文/黃吉川(超級電腦專家、成大講座教授)

成大教務長、研發長、現任為成功大學工程科學系講座教授,研發超級電腦「漢興一號」,曾多次獲得研究傑出獎,並投入時政與文學創作,為前民進黨秘書長張俊宏主編的《到執政之路:「地方包圍中央」的理論與實際》共同作者,筆名「江夏」,創作詩集著有《啟程》、《我們》。

至於未來,接下來想像的帝國系列,再來探討,以史為鑑是老祖宗留下的最基本生存功夫。

不能像傳統哲學家在書房內寫的那種文謅謅的專業論文。

後來就在蘇聯紅軍暗助下,由東北一路打到東南,解放全中國,國民黨在草木皆兵中,徹退台灣。

成大講座教授黃吉川。   圖:黃吉川/提供
成大講座教授黃吉川。   圖:黃吉川/提供
喜歡這篇文章嗎?歡迎按讚、分享、灌溉 ~
※登入會員後FB分享可獲得﹝ 台北政治經濟交易所﹞點數100點 每日分享不同篇文章最多可得500點


 

網友回應
網頁已閒置超過 90 秒囉!
請按任意鍵,或點擊空白處,即可回到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