管仁健觀點》「女版鄭捷」要現身收臥底費了嗎?

新頭殼newtalk 文/管仁健
1970-01-01T00:00:00Z
促轉會東廠事件吹哨者吳佩蓉。   圖:翻攝自吳佩蓉臉書
促轉會東廠事件吹哨者吳佩蓉。   圖:翻攝自吳佩蓉臉書

高雄人會不會發大財?鄉民們應該沒人知道,還好發明這口號的庶民總統,本來也就不想待在高雄,所以也不用深究這是不是芭樂票?但在高雄選舉可以發大財,這一點鄉民不用懷疑。

2019年6月14日《新頭殼》報導〈一碗滷肉飯多少錢?「庶民」韓國瑜財產申報 夫婦存款共4559萬元〉:

「監察院今(14)日公布最新一期廉政專刊,自稱庶民的高雄市長韓國瑜最新財產申報狀況也正式曝光,韓國瑜、李佳芬夫婦共同申報財產,存款有4559萬6744元,而韓上一次申報已要追溯至2001年,當時僅有存款244萬餘元,17年多之間大幅增加逾4300萬元。」

在高雄選舉發大財,這個財卻是大到可以讓原本一直神隱的抓耙仔,都忍不住要跳出來發點小財。這也就是抓耙仔始祖,大內高手宋叛所說的「長輩贈與」,拿來修「媽媽家沒錢修的廁所門」,或是買「台北買不起的房子(只好在美國買5間)」。

2019年7月26日《新頭殼》報導〈不滿「民主防線不斷退後!」 東廠事件揭發者吳佩蓉將轉戰立委〉:

「促轉會在去年9月爆發『東廠事件』,曝光會議錄音檔、揭發整起事件的前促轉會副研究員吳佩蓉今(26)日在臉書宣布,將要投入高雄市第六選區立委選舉,迎戰現任民進黨立委趙天麟、國民黨籍參選人陳美雅,而她認為『監督中央施政的力道衰減,該是時候做出改變了!』

吳佩蓉揭發時任促轉會副主委張天欽『自比東廠』,因當時正在擬定228事件與白色恐怖時期的人事清查法案,張直接點名在去(2018)年九合一大選國民黨推派競選新北市長的侯友宜,稱『這個如果沒有操作,很可惜』,引起軒然大波;吳佩蓉今再談起當時因她而無辜受到波及的同事,她至今仍深感內疚,而各種指責、批評襲來,說她讓促轉會留下東廠汙名、影響轉型正義推動受阻,但她自己並『不這麼認為』。

吳佩蓉在臉書發布參選聲明稿,指出民主若要永續發展,國會能否發揮監督制衡功能是一大關鍵,而預算、資源可合理運用、分配,避免獨厚個人或團體,是民主國家的另一道重要防線,她認為『這道防線不斷地向後退縮』。……對此,吳佩蓉強調『是時候做出改變了!』……最後決定投入2020年高雄市第六選區立委選舉,……」。

「神隱鄭捷父母」已安然脫身

解嚴之後,台灣的傳媒如同雨後春筍,甚至可說是狗仔橫行,百家爭鳴。任何話題新聞人物,身家背景都會很快被挖出。因此若能始終保持神祕的,背後也必有不可告人的強大後台,而且這後台必然是跟戒嚴時代就存在,但迄今仍被蔡英九嚴加袒護的那些系統有關。

2016年4月22日,最高法院三審定讞,判決2014年5月21日「北捷車廂內連續無差別殺人犯」鄭捷死刑。

但這案子定讞的快不希奇,執行的快才讓人感到恐怖。鄭捷從判死定讞到執行槍決,竟然短到只有18天;更可怕的是距離移交政權給民進黨也只剩10天。

最弔詭的還是馬英九登基後,執行死刑每次都是好幾人一起執行。2010年槍決4人、2011年槍決5人、2012年槍決6人、2013年槍決6人、2014年槍決5人、2015年槍決6人,但為何2016年槍決鄭捷這次,是單獨槍決鄭捷1人,而且還搶在政權轉移前10天。馬英九是在怕什麼?或者說國民黨是在怕什麼?

同樣是隨機殺人案,2009年犯案的黃富康,2012年8月就判死定讞。其他像是文化國小女童案的龔重安、內湖小燈泡案的王景玉,迄今也都仍在好吃好睡。如果說國民黨是想用槍決死刑犯,拿來提高民意支持度,換取館長或成衣商副館長等支持死刑網紅的支持,那不是更應該在選前執行才對啊?為何國民黨都選輸下台了,卻急著在最後10天殺人滅口?

鄭捷的家裡究竟是何方神聖?黨國體系想遮掩什麼?案發後第一時間,5月22日華視報導「父公務員,家境不差」,從畫面上就能看出是在新北市板橋區莊敬路X號昇陽大廈1X樓。但之後媒體就不再有進一步的報導,只剩公開叫囂蔡英九「該不該殺,該殺吧?這個在過去,早就砍頭了。」的新北市議員林國春統一口徑發言。

媒體不敢揭露鄭捷的背景,國民黨又在下台前10天單獨「處理」了鄭捷,「神隱鄭捷父母」也就在政黨輪替後安然脫身,現在已無人聞問了。

迄今仍神隱的「女版鄭捷」

除了「神隱鄭捷父母」,另一個在媒體上始終能神隱的,就是一手摧毀促轉會,被黨國媒體包裝成「東廠吹哨者」的抓耙仔「女版鄭捷」。

2018年9月11日,促轉會副主任委員張天欽,在內部會議論國民黨提名的新北市市長參選人,也就是鄭南榕案發生時負責的警官侯友宜,遭到副研究員吳佩蓉偷錄音並交媒體公布,促轉會遭國民黨立委與黨國媒體評為「東廠」或「選戰打手」。

當事人張天欽於隔日請辭獲准,9月21日促轉會公布調查報告,否定張天欽等人的失當言論。10月2日行政院長賴清德在立法院致歉,10月6日促轉主委黃煌雄辭請辭獲准,想藉此解開朝野政治僵局但未果。10月16日院長賴清德核定楊翠出任代理主委。10月23日國國民黨立委在立法院院會抗議,迫使楊翠「因公請假」離席。1124大選,民進黨潰敗。12月10日國民黨立院黨團下達甲級動員令,杯葛促轉會預算。

《促進轉型正義條例》第12條明定「促轉會應依據法律,獨立行使職權。促轉會委員應超出黨派以外,依法獨立行使職權,於任職期間不得參加政黨活動。」促轉會與中選會、NCC與司法機關一樣,依法就是要超脫黨派。

但患了「官癌」而力捧馬英九的主委,以及只關心助選的副主委,本來就跟蔡英九一樣,對轉型正義毫無興趣,下台了也毫無可惜。但是為黨國立了大功,一舉毀掉促轉會的抓耙仔,卻成了「女版鄭捷」,媒體保護得密不透風到神隱迄今。

「女版鄭捷」參選後還能神隱嗎?

「女版鄭捷」在案發後,發表聲明自稱錄音的動機是:「……我被叫喚到張天欽副主委的辦公室一起開會。但當時,我並沒有任何動作,只是意識到自己無法專注開會,又覺得這場會議有某個與會者,時間會拖得非常漫長,突然想說,乾脆以錄音取代筆記,事後再確認被交辦的事情。」

但這說法也未免太假了,鄉民們看一下《鏡周刊》公布的錄音逐字稿就能發現,整場會議張天欽與其他研究員都暢所欲言,只有「女版鄭捷」擔心自己說的話也被錄進去,所以一語不發,全程只說了2次誘導式的問話:「所以這些…沒有放在題綱裡面?」「我們的委外研究費可能被大砍。」錄音的動機是主動?還是被動?「女版鄭捷」之心,路人皆知,何必事後屁話連篇?

沒有任何轉型正義相關背景的「女版鄭捷」,根據報載,發跡於最近包庇國安局走私9800條洋菸,提供保稅倉庫收贓的華膳空廚董事長葉菊蘭,代理高雄市長期間進入市政府。之後又在陸委會與立法院裡待過林佳龍、陳其邁及鄭麗君的國會辦公室,周旋轉任助理,最後被安插在促轉會裡。

跟哈佛攝影博士馬英九一樣,這位清華錄音碩士的「女版鄭捷」,在轉型正義這一領域裡,以往從沒聽說有任何相關著作,究竟是民進黨裡的哪個狗官,提拔這抓耙仔進去促轉會的?「女版鄭捷」的身分,究竟只是為黨國立功,單純的臥底?還是本來就附有大內密令,監控促轉會高層的雙面諜?甚至是境外勢力豢養的三面諜?迄今也依然成謎。

去年促轉會從原來失職的主委副主委空轉幾個月後,又被抓耙仔的副研究員的偷錄音搞成空轉,一直神隱也不被媒體追蹤的「女版鄭捷」,因為即將加入高雄「發大財」的行列,黨國系統該發的臥底費固然要追加,但她的神祕背景也必無法永遠神隱。

促轉會在去年9月爆發『東廠事件』,曝光會議錄音檔、揭發整起事件的前促轉會副研究員吳佩蓉今(26)日在臉書宣布,將要投入高雄市第六選區立委選舉,迎戰現任民進黨立委趙天麟、國民黨籍參選人陳美雅,而她認為『監督中央施政的力道衰減,該是時候做出改變了!

吳佩蓉揭發時任促轉會副主委張天欽『自比東廠』,因當時正在擬定228事件與白色恐怖時期的人事清查法案,張直接點名在去(2018)年九合一大選國民黨推派競選新北市長的侯友宜,稱『這個如果沒有操作,很可惜』,引起軒然大波

吳佩蓉今再談起當時因她而無辜受到波及的同事,她至今仍深感內疚,而各種指責、批評襲來,說她讓促轉會留下東廠汙名、影響轉型正義推動受阻,但她自己並『不這麼認為』

喜歡這篇文章嗎?歡迎按讚、分享、灌溉 ~
※登入會員後FB分享可獲得﹝ 台北政治經濟交易所﹞點數100點 每日分享不同篇文章最多可得500點


 

網友回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