余杰觀點》打擊剽竊之國為美國共識 親中派卡特與拜登終成沉舟

新頭殼newtalk 文/余杰
1970-01-01T00:00:00Z
美國前總統卡特(左)、美國前副總統拜登(右)。   圖:新頭殼合成
美國前總統卡特(左)、美國前副總統拜登(右)。   圖:新頭殼合成

如果評論某位老人“老而不死是為賊”,似乎過於刻薄乃至惡毒,但某些人只配得到這樣的評論,比如世上最長壽的美國前總統卡特。

二零一八年四月十五日,卡特告訴媒體,現任總統川普給他打電話,談及中國議題,這是兩人第一次通話。他似乎受寵若驚,又似乎為自己還有影響力而顧盼自雄。其實,是卡特此前自作多情地致信川普,毛遂自薦説要給川普一些外交政策上的建議。大概是出於對前總統的禮貌,川普就給卡特打了這個電話。

然而,卡特給出的是什麽樣的建議呢?卡特説,美國是“世界上最好戰的國家”,因為美國希望把自己的價值觀強加給其他國家。卡特還說,中國把資源投入高鐵等項目上,而不是國防開支,“我認為,我們已經浪費了三萬億美元”——他在這裡指的是美國的國防開支。卡特認為:“中國沒有在戰爭中浪費一分錢,這就是為什麼他們走在我們前面,幾乎每一個方面。”

這是一個曾經當過美國總統的人説的話嗎?如果只看原話,不看是誰講的,我一定會以為是中國、北韓、俄國、伊朗、委內瑞拉這樣的國家的外交部發言人的反美言論。卡特並沒有患上老年癡呆症,他一貫就是如此,他是美國的立國價值的敵人,也是民主自由的普世價值的敵人。美國向全球推廣民主自由價值有什麽錯呢?如果沒有美國參與和領導一戰、二戰、韓戰、越戰和反恐戰爭,如今的世界早已淪為比歐威爾筆下的《一九八四》還要不堪的境況中。

既然卡特如此仇恨美國,為什麼不離開美國,到那些美國的敵對國家去當座上賓呢?至少中國一定會授予他榮譽國民的崇高身份。四十年前,在總統任上的卡特,悍然繞過國會,宣佈拋棄台灣,而與毛澤東統治下的暴虐的中國建交。卡特加速了尼克松的親中路線,可以説是救了四面楚歌的毛澤東政權。卡特對中美建交美其名曰“歷史性的突破”,實際上卻養育出一頭禍害世界的怪獸,直到今天仍然嚴重威脅世界和平。然而,卡特對此毫無反省,仍然對這一“歷史功績”沾沾自喜。

無知的另一面就是邪惡——中國真的像卡特説的那樣沒有擴軍備戰、沒有在戰爭中“浪費一分錢”嗎?中共一向好戰,中共建政以來,與大部分鄰國——蘇俄、南韓、印度、越南等——都發生過激烈的戰爭或武裝衝突。如今,中國每年的軍費增長超過兩位數,增幅之快,舉世無雙。中國製造航空母艦等大型戰艦的速度遠遠超過美國,如果這種情形持續下去,美國即將喪失在亞洲的軍事優勢。中國在南海“無中生有”地修建了武裝到牙齒的人工島,對經過南海的國際貿易航線造成巨大威脅。對於中國這樣一個窮兵黷武的獨裁國家,美國難道要刀槍入庫、馬放南山嗎?雷根總統說過,和平是靠實力來維持的;卡特卻跟郭台銘一樣,幻想只要先投降,和平就自動降臨了。

幸虧卡特只是擔任了一屆總統就從白宮卷起鋪蓋走人了——他的內政和外交全都一塌糊塗,若他繼續在位,他必定會給美國和世界帶來更大的災難。在卡特任上,美國的國際聲譽和國家地位降到戰后最低點。此後,雷根總統重新帶領美國站起來,讓美國再度偉大,並擊敗了蘇聯為首的共產主義陣營,取得了冷戰的勝利。卡特對自己治國的失敗經歷毫無羞恥感,居然還有臉給川普寫信,要給川普提供建議。川普會接受卡特自尋死路的建議嗎?川普大概只會搖搖頭、放下電話、一聲嘆息。

跟卡特一樣既無知又自信、既虛偽又自戀的,是歐巴馬時代的副總統、民主黨排名第一的下屆總統候選人拜登。拜登在一場造勢活動上聲稱,中國「不是壞人……他們並不是我們(美國)的競爭對手」。拜登還宣稱,他是跟中國關係最好的美國政客,可以讓中美關係重新回到昔日的親善氛圍。

拜登對中國的“愛”的背後,絕對不是善意的輕信,而是黑暗的利益交換。以調查報導為主的美國新聞網站「攔截」(The Intercept)披露,拜登四十九歲的次子杭特(Hunter Biden)投資中國政府用於監視新疆穆斯林的智慧型手機應用程式(APP)。「人權觀察組織」(HRW)表示,在檢視其取得的中國「一體化聯合作戰平台」(IJOP)程式後發現,該APP有助於當局標記「可疑人物」,可能藉此限制其出境,甚至關進所謂的「再教育營」。

拜登父子以權謀私撈取黑錢,已經不是第一次了。杭特在俄羅斯入侵烏克蘭東部之際,成為烏國天然氣公司「布瑞斯瑪控股」(Burisma Holdings)的董事會成員,據稱在烏國調查布瑞斯瑪是否涉及貪腐行為時,拜登曾威脅烏國總統解僱負責調查的檢察官。為了在美、中兩國收購或投資各種產業,BHR的資金網絡也讓杭特與中國的政商要人「走得很近」。杭特和美國前國務卿凱瑞(John Kerry)的繼子海因茨(Christopher Heinz)合創BHR,資金來源是中國國有銀行之一的「中國銀行」旗下國際子公司的十億美元融資,BHR也和官方背景的「海航集團」旗下子公司為合作夥伴。海航集團積極結交美國官員,包括前美國駐中國大使駱家輝、前佛羅裡達州州長傑·布希及前總統柯林頓等。

拜登是中共御筆批准的下屆美國總統候選人,中國夢想著若拜登當選,中美貿易戰就會偃旗息鼓,中國就可以繼續“強姦”美國。川普總統在推特上寫道:“中共正幻想著打瞌睡的喬•拜登,或者任何其他民主黨人,在2020年當選美國總統。他們就愛坑美國!”在接受福布斯電視臺採訪時,記者詢問美國政府是否需要對“中國政府把數億美元投資到拜登家生意的事情”進行調查,川普斷然回答說:“百分之百進行調查。這是很可恥的事情。”

拜登的親共言論甚至連他的民主黨同僚們都不能忍受。民主黨反對川普的若干國內政策,但對川普的對華強硬政策表示支持。將中國當作最危險的敵人,已是美國朝野的普遍共識。新澤西州民主黨議員布克形容中共是一個必須被降服的“極權主義政權”,他對選民説:“中國人一直在利用美國和地球上的其他國家。他們不會公平地鬥爭。他們竊取我們的智慧財產權。他們強迫技術轉讓……我們需要對付他們。我們需要與他們戰鬥。”民主黨前國會議員約翰•德萊尼指責中共是“海盜”,“他們竊取智慧財產權,他們非法填海造島,他們散佈虛假資訊。我們必須認識到我們正在面對著什麼”。在民主黨人中,佛蒙特州參議員伯尼•桑德斯(Bernie Sanders)熱衷於社會主義意識形態,卻一直是中國貿易行為最嚴厲的批評者,他猛烈抨擊拜登關於中共對美國並非威脅的說法危害國家安全。

沉舟側畔千帆過,病樹前頭萬木春。卡特、基辛格、柯林頓、希拉蕊、歐巴馬、拜登等“擁抱熊貓”的美國政客是腐朽不堪的“沉舟”,而今天的美國已經邁入千帆競渡的時代。

二零一八年四月十五日,卡特告訴媒體,現任總統川普給他打電話,談及中國議題,這是兩人第一次通話

大概是出於對前總統的禮貌,川普就給卡特打了這個電話。

然而,卡特給出的是什麽樣的建議呢?卡特説,美國是“世界上最好戰的國家”,因為美國希望把自己的價值觀強加給其他國家。卡特還說,中國把資源投入高鐵等項目上,而不是國防開支,“我認為,我們已經浪費了三萬億美元”——他在這裡指的是美國的國防開支。卡特認為:“中國沒有在戰爭中浪費一分錢,這就是為什麼他們走在我們前面

喜歡這篇文章嗎?歡迎按讚、分享、灌溉 ~
※登入會員後FB分享可獲得﹝ 台北政治經濟交易所﹞點數100點 每日分享不同篇文章最多可得500點


 

網友回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