端木雲觀點》美日貿易協議會難產嗎?

新頭殼newtalk 文/端木雲
5529-08-26T07:56:59Z
美國總統川普(右)上台後,日本首相安倍晉三是與他會面最多次的外國元首。   圖:翻攝自日本首相官邸
美國總統川普(右)上台後,日本首相安倍晉三是與他會面最多次的外國元首。   圖:翻攝自日本首相官邸

自從川普當選美國總統以來,各國領袖之中對他下最多功夫的莫過於日本首相安倍。2016年年底,川普尚未就任前,安倍是首位亞洲領導人親自前往紐約川普大樓會晤川普的人,他還送上川普最愛的高爾夫球具。川普上任後,安倍首次訪問白宮,兩人也是以打小白球拉近感情。川普上任迄今,安倍與川普會面與通電話的次數超過40次,甚至傳出在川普要求下,安倍親自撰寫推薦信函給諾貝爾獎協會,推舉川普角逐和平獎。

儘管安倍極盡討好、拉攏之能事,但在商言商的川普依然在貿易議題上不給安倍留情面。今年4月底安倍再訪白宮,除了替美國第一夫人梅蘭妮亞慶生,又與川普球敘。安倍當著川普的面,細數後者上任以來,日本公司已經在美國投資230億美金,創造出43,000個工作機會。但表面上兩人看似關係融洽,雙方幕僚在能否達成各自能夠接受的貿易協議卻是各持己見、毫不讓步。

為了營造2020連任聲勢,川普的當務之急是實現他首任的競選承諾,與主要國家重新談判貿易協訂,而且要談出一個互惠、公平的協議。川普批評前任政府任內簽署的貿易協議對美國不公平,任由外國予取予求。因此上任第一天,就以退出歐巴馬任內積極推動的「泛太平洋夥伴協議」(TPP),給美國亞太友邦一個震憾彈,力挺TPP不遺餘力的安倍更是有苦難伸。川普之後與墨西哥、韓國都重新協商貿易協議,現階段主要目標則是中國、日本與歐盟。即使日本是美國在亞洲最重要、最親密的安全同盟,川普依舊公私分明。

川普表達要在5月底訪問日本之前,完成美日貿易協議談判的期待。但美國貿易談判代表賴海澤與日方的談判卻陷入僵局。華府態度強硬,要求日方給予TPP與歐盟成員相同待遇的農產品市場開放標準,卻拒絕東京要求逐步解除美國對日本進口汽車與卡車的課稅。日方對於美方堅持要將匯率納入貿易協議也持反對態度。這是典型的川普談判模式。

對於安倍而言,日本將於7月舉行參議院選舉,選前絕不可能單方面屈服於川普的市場開放要求,本身卻沒有獲得任何來自華府的讓步。但6月在大阪將舉行「20國」(G20)會議,安倍為了展現地主國的榮耀,只希望與美方儘速達成一個廣泛的貿易協議。因此他選擇透過搏感情的「元首外交」策略來鬆動川普的堅持。

川普會如何接招?他可以在5月18日最後期限前,宣布延長180天的美日貿易談判,以緩和美日關係,同時保有對日本施壓的空間。此外,有關美軍駐守日本的「特別方式協議」將於2021年3月到期,川普始終堅持美國在亞洲的安全盟邦必須負擔更多協防經費,屆時他也可以將重新協商此一協議與美日貿易協議連結。

但看起來安倍在5月底前讓步的可能性不高。最好的結果就是美日在川普訪問東京之前,先達成一個先期的架構協議。同一時間,川普團隊期待能夠完成與中國的貿易談判協議,再利用6月G20的場合,與日本和其他國家共同展示其逼迫北京讓步的成果,轉化為國內選舉的利多。由此觀之,美日貿易談判真正開始進入深水區,最快可能要到今年後半年、甚至明年才開始。

對安倍而言,美日關係最大的考驗就是川普的性格與堅持。川普認定美日關係除了安全合作,在貿易上也是一碼歸一碼。就算美國在處理北韓問題上,也需要獲得日本與韓國的支持,但川普在貿易議題上的強勢,讓安倍陷入艱辛處境,也讓美日關係出現外界可以煽風點火的可能裂痕。

對川普而言,同時與日本和中國談判貿易協議應該有不同的思考與策略。川普都是運用提高課稅作為懲罰東京與北京的手段,但日本畢竟是美國的安全盟友,而且也不像中國是美國重大的貿易與安全威脅。即使要與日本進行公平的貿易談判,華府也應該放鬆課稅的制裁,讓安倍有下台階,可以化解國內壓力,減輕對選情的衝擊。如此一來,才可以同時確保貿易公平性以及美日在亞太地區共同的戰略利益。

喜歡這篇文章嗎?歡迎按讚、分享、灌溉 ~
※登入會員後FB分享可獲得﹝ 台北政治經濟交易所﹞點數100點 每日分享不同篇文章最多可得500點


 

網友回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