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幫柯市長上一堂課」 苦苓3千字長文反思台灣

新頭殼newtalk | 吳賜山 綜合報導
1970-01-01T00:00:00Z
作家苦苓。   圖:翻攝苦苓臉書
作家苦苓。   圖:翻攝苦苓臉書

台北市長柯文哲上個月23日至27日率團前往以色列參加全球市長會議,期間被安排參觀「大屠殺紀念館」,返抵國門後接受媒體聯訪時卻說出:「對猶太人國際上最大的宣傳,還是希特勒時代屠殺600萬人這件事情。」被認為是失言。對此,知名作家苦苓今天(5日)在臉書以「幫柯市長上一堂課」為題,發表一篇接近3000字的長文,講述猶太人的今昔和與台灣處境相似之處。

苦苓從羅馬帝國時期談起,指「羅馬後來還是把猶太國徹底滅亡了,甚至連城牆都全部拆掉,只留下一面西牆(也就是所謂的哭牆),猶太人只要到此,一定痛哭流涕,就是因為心中滿懷亡國之痛。」

苦苓再提到納粹希特勒窮兵黷武、殘忍、貪婪,為的只是「猶太人的財產」;以及第二次世界大戰後的以色列建國,與中東其他伊斯蘭國家的戰爭。說明亡國無所歸依的傷痛與時時刻刻的危險當中,以色列如何用最極端的手段保衞自己。

苦苓最後拋出問題:「同樣面臨強敵、無路可退的台灣,我們應該怎麼想、應該怎麼做呢?」讓人反思。

苦苓臉書全文:

#非關政治,對歷史文化有興趣的都可以看。

《柯粉週報》

幫柯市長上一堂課

柯文哲訪問以色列回來,公開說出「猶太人國際上最大的宣傳,還是希特勒時代屠殺六百萬人」,此言一出,舉國嘩然,有人駡他無知,有人批他無情,更引起以色列方面嚴重抗議。

我倒寧願相信:柯市長除了醫學方面十分專精、對毛澤東頗為了解之外,在許多方面尤其是對人文的認識,是相當有限的,所以不揣淺陋,來幫他上一堂有關猶太歷史的課。

其實猶太人本來就建國於耶路撒冷所在的巴勒斯坦地區,但是長期受到羅馬統治,就連猶太長老要殺耶穌,也要經過羅馬總督同意。

但是羅馬後來還是把猶太國徹底滅亡了,甚至連城牆都全部拆掉,只留下一面西牆(也就是所謂的哭牆),猶太人只要到此,一定痛哭流涕,就是因為心中滿懷亡國之痛。

沒有了國家,猶太人被到處驅趕,散播到中亞、近東、歐洲各地,流離失所,無所依恃,自然到處不受歡迎,經常被某些國家大規模的驅離,可以說全國的人都成了難民,幾百年來,吃盡了沒有國家可以依靠的孤苦磨難。

即使僥倖能夠定居歐洲的猶太人,因為宗教、文化、風俗習慣和當地人大不相同(大家只知道伊斯蘭人不吃豬肉,卻不知道猶太人不吃的東西可多了),又不太願意融入當地社會,偏偏善於經商,經濟條件越來越好。所以歐洲各國的人其實都不太歡迎猶太人,他們在歐洲的處境,和華人在東南亞其實是有點類似的。

等到希特勒窮兵黷武、軍費不足,就看上了猶太人的財產,所謂猶太人是劣等民族,甚至誣蔑出賣耶穌的猶大是猶太人,所以罪孽深重(卻不想耶穌自己也是猶太人)等等說法,其實都只是為了消滅這個民族、強佔他們財產的強詞奪理而已。

而當納粹德軍在到處拘捕、隔離、迫害猶太人時,歐洲各國的國民大多袖手旁觀,甚至幸災樂禍,也不乏為虎作倀的。除了極少數伸出援手的人以外,絕大部分人對猶太人的遭遇絲毫不表同情,更不要說為他們發出正義之聲了。

這又是猶太人心中的痛!那麼多民族,為什麼納粹偏偏挑他們下手呢?因為「柿子挑軟的吃」,沒有國家保護,甚至連向國際組織告狀都辦不到,人民只能成為待宰羔羊。

所以等到納粹德軍有計劃、有效率地建立集中營,用毒氣先後屠殺了六百萬猶太人的時候,他們同時在各國都掠奪、強佔了這些人的財產,集中營裡的猶太人在被處死之前,甚至連嘴裡的假牙(金牙)都要一顆顆被敲掉,希特勒何止殘忍,更是貪婪,在20 世紀能跟他相提並論的殺人惡魔,也只有毛澤東而已。

後來德國元首,跪在被屠殺的猶太人墓前懺悔道歉,但是在納粹大屠殺時等同「幫兇」的歐洲其他各國國民,心中不知道有沒有一點愧咎?

在這個悲劇中唯一獲利的,只有永久中立國的瑞士,因為許多被殺的猶太人再也沒有回來瑞士的銀行領回他們的存款,而納稅德軍唯一無法下手搶錢的也就是瑞士,因為有了這樣豐厚的基礎,瑞士的銀行業因而蓬勃發展,甚至成為世界的藏富洗錢中心,這已經是題外話了。

二次大戰之後,猶太人深深感受到沒有國家的痛苦,極力爭取建國,後來終於在英國(不是美國)主導之下,把原來他們的國土(巴勒斯坦),還給他們建立自己的國家——以色列。

一聽到以色列建國,全世界各地都有猶太人丟下一切、趕回自己的國家,同心協力參與建設,可見他們愛國的熱忱,全世界的猶太人想必都在心中一起呼喊著:我們終於有自己的國家了!

但是很不幸的,由於猶太人很早就被趕離巴勒斯坦地區,所以這裡已經搬進了很多新的住民,他們就自稱巴勒斯坦人,所以以色列和巴勒斯坦這兩個國家(巴勒斯坦也在積極尋求建國,並且受到聯合國100多個國家的承認),就只好分享同一塊土地,甚至連首都耶路撒冷都是東西邊一人一半,其實是一個非常奇怪、很容易引起紛爭的「組合」。

原本都是伊斯蘭教徒的中東國家,不料卻被列強硬生生的塞了一個猶太教國家進來,而且放在中問,這簡直就是如鯁在喉、不吐不快,各國立即聚集揮兵攻打以色列,要把猶太人再一次趕出這個地方。

但以色列全國團結一心、驍勇善戰,不但把鄰近各國打得落花流水,還占領了約旦河西岸和加薩走廊,這下子以色列的國土範圍更大了,建國立國的根基也越穩固了,不久之後他們就在原屬巴勒斯坦各地、和這兩個新占來的地方設立墾屯區,鼓勵國民前往開發居住,開枝散葉,讓自己的國土日益擴張。

照理說:本來屬於別人的地方,自己是不應該強佔的,何況還到處興建圍牆、設立哨站,讓巴勒斯坦人連行動的自由也沒有。除了巴勒斯坦和中東各國嚴厲抗議,聯合國也加以譴責,但針對以色列的制裁行為,美國無論如何,一律予以否決。原來美國才是以色列最大的靠山!

其實不只回到以色列的猶太人愛國,世界各地包括美國的猶太人一樣愛國,而猶太人幾乎掌控了美國的政界、金融界、學術界甚至影視界,所以美國勢必無條件的支持以色列,不但供應大量武器,更在國際上一心一意護衛著他,讓以色列這個小國終於在列強環伺、內部動盪之下,一天天的壯大起來。

有人或許覺得:以色列太過霸道、手段激烈,例如不管逃到天涯海角、體弱老邁的納粹戰犯,一樣抓回來以色列接受法律制裁;例如阿拉伯人在慕尼黑奧運屠殺了以色列奧運選手,以色列的情報人員,花了十幾年功夫,不擇手段在世界各地,把當初的兇手一個不漏地幹掉(請參考史蒂芬史匹柏拍的電影「慕尼黑」);又例如只要有巴勒斯坦人攻擊以色列的人民,以色列軍隊就會用坦克車把這個巴勒斯坦人和他左右鄰居的房子一起轟掉,讓他們全部無家可歸;再例如以色列也會轟炸有人對他們發起恐怖攻擊的地區,因為這些反抗者都和巴勒斯坦居民混在一起,所以難免有婦女孩童受到傷亡,這也就成為國際媒體最愛報導的「同情巴勒斯坦,譴責以色列」的新聞了。

以色列這樣做對嗎?憑良心說說,不完全對。但是以色列不得不這樣做!我們設身處地,想想他們的處境:被包圍在所有敵視他們、誓言要把以色列從地球上消除的國家之中,以色列不得不用最極端的手段保衞自己:不分男女,都要服兵役(男生三年,女生兩年),而且個個具有戰鬥能力,相信柯市長到訪時,也在街頭看到不少帶著武器、穿著軍裝的男女士兵吧!這是在世界各國,都看不到的景象。

你或許會問:有需要這樣緊張嗎?有的。我的以色列朋友告訴我:他們的日常生活就是搭公車去上班,忽然公車停下來,大家迅速但不慌亂地全部下車,站在遠遠的路邊等防爆小組到來,把被放在公車上的爆裂物,小心翼翼地取出,當場「砰!」的一聲引爆,然後大家再陸續上車,繼續過一天的生活——這樣的日子不是特例,而是隔三差五的就會發生。

住在比較靠邊境的人,更可能在半夜忽然聽到雷聲,不是要下雨了,而是從黎巴嫩或其他地方打過來的飛彈,可以頓時讓你家破人亡,而且絕對來不及聽到空襲警報、有機會事先逃跑,他們過的,就是這種提心吊膽的生活。

你如果了解了以色列這樣深陷重圍、草木皆兵的處境,就可以諒解他們的種種行徑,他們建立大屠殺紀念館,除了讓國際來訪人士知道他們的遭遇,更是隨時提醒自己的國民:沒有國家是多麼深切的痛苦,所以一定要奮不顧身地保衞自己的國家。

當我們在館內看到原本放在集中營毒氣室外、一堆堆小孩的鞋子,一定會不由自主的流下眼淚,我想這是人性本來就會有的反應,這時侯如果有人想到的,卻只是國際宣傳,那我們只好承認:這個人確實是鐵石心腸。

我有一位河南猶太人的朋友(中國河南也有很多猶太人,可參考「河南猶太人」這本書),她幾乎每個禮拜都到大屠殺紀念館去,每一次也都熱淚盈眶,但每一次也都更堅定了她「退此一步,即無死所」的愛國心。

比起以色列,同樣面臨強敵、無路可退的台灣,我們應該怎麼想、應該怎麼做呢?

知名作家苦苓5日在臉書以「幫柯市長上一堂課」為題,發表一篇接近3000字的長文,講述猶太人的今昔和與台灣處境相似之處。   圖:翻攝苦苓臉書
知名作家苦苓5日在臉書以「幫柯市長上一堂課」為題,發表一篇接近3000字的長文,講述猶太人的今昔和與台灣處境相似之處。   圖:翻攝苦苓臉書
喜歡這篇文章嗎?歡迎按讚、分享、灌溉 ~
※登入會員後FB分享可獲得﹝ 台北政治經濟交易所﹞點數100點 每日分享不同篇文章最多可得500點


 

網友回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