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改革者進入體制 環保鬥士詹順貴不見了?
投下深澳電廠關鍵贊成票 網友 : 還說不是「擁火阿貴」?
新頭殼newtalk | 綜合報導
詹順貴曾為許多大大小小的環保環境議題發聲。   圖:翻攝詹順貴臉書
詹順貴曾為許多大大小小的環保環境議題發聲。   圖:翻攝詹順貴臉書

「深澳發電廠更新擴建計畫」昨 (14) 日晚上在環保署進行環評大會,事前環團、雙北代表、當地民眾都反對興建,連番到環保署前抗議,新北市環保局長劉和然更是與會反對全案,但最終環評投票8比8票時,最後由環保署副署長詹順貴投下最後同意的一票,做成「修正通過」結論,引發國民黨立委暴怒要求詹順貴下台負責,許多網友今 (15) 日也湧進他的臉書批評,以前的環保鬥士詹順貴已經不見了,現在做官當初的理念就改變了。

詹順貴出身於律師,除了商業案件以外,在環境環保、土地開發的活動詹也都有涉略,參與有關環保議題大大小小的社會運動,因此有人給他「環保律師」的稱號,在當時有許多土地開發案建商開出高價要詹幫忙背書,詹可是無動於衷,對於環保議題有自己的堅持和初衷。

2007年,為了抗議政府以政治力干預環評審查過程,環評委員徐光蓉及環保律師詹順貴便頭上綁著紅布條,在環保署前靜坐,痛批政府「拼經濟、棄環保」;2015年雲林禁生煤自治條例被環保署函告無效,詹順貴當時表示,結果「一點都不令人意外」,因為「環保署一直都在保護經濟發展,而非保護環境,忘了自己的角色。」顯示詹與環團一條心的理念意志堅定。

2016年總統大選前,律師加入民進黨的智庫參與政見設計,當時智庫的執行長是林全,後來林全組閣時,詹便受邀擔任環保署副署長,當時詹順貴認為,擁有公權力,可以直接從制度面系統性地改,比起在體制外針對個案施壓、阻擋更有效率,但在當時就有兩派聲音,一方不諒解認為這件事就是被摸頭,一方面則認為詹若真的握有權力,可以從實質從制度面徹底改變。

詹順貴上任以後,固然有許多作為親自站上第一陣線,但漸漸的也有不同的聲音出現,2016年7月,東海岸開發案「棕櫚濱海渡假村」環評悄悄通過,當時原本由表態反對的副署長詹順貴主持會議,後來署長李應元突然現身接手會議,環評結果以10:1壓倒性通過,詹順貴遭人質疑立場轉彎。

2017年1月,大潭電廠先增設單循環機組一案,1月4日時專案小組會議的環評委員原本建議重做環評,最後卻在1月18日的環評大會上翻案過關,網友因此給詹順貴「擁火阿貴」的稱號,當時詹順貴氣得在臉書留言反擊「你哪裡看到阿貴擁火了?」,結果他的下一句,卻是開始鼓吹燃氣發電,徹底改寫天然氣是火力發電的定義,引發網友高度討論。

2017年9月,經濟部能源局要求離岸風機開發案的業者,必須在年底前通過環評,否則收回風機潛力場址,讓詹順貴相當不滿,一度揚言拒收環評案,在臉書上發文嗆聲能源局,不要置身事外,結果後來卻是開特快車超速審查,讓人霧裡看花。

來到2018年,「深澳發電廠更新擴建計畫」昨日通過了,詹順貴今天在臉書表示,深澳電廠差異分析結果並不符該條各款條件,所以,縱使理念上不認同燃煤電廠的新建,掌握公權力,就不能凌駕法律,在現有法律侷限下,也只能忍痛符合法律要件的修正通過此一選項。結果這一番話徹底惹怒網友,「為了表明你的清白,你可以辭職下台呀!誰壓著你硬要你作官的?」

核能流言終結者創辦人黃士修分析,燃煤有空污,但不是全國空污主因;燃煤有碳排,但缺電立即損害更劇,我們應該要先問,今天為什麼會搞到無暇顧及空污和碳排,也要火速推動燃煤電廠開發案?這就是為什麼詹順貴屢屢背叛環團的秘密。

「深澳發電廠更新擴建計畫」昨日通過後,大批網友湧入詹順貴臉書留言。   圖:翻攝詹順貴臉書
「深澳發電廠更新擴建計畫」昨日通過後,大批網友湧入詹順貴臉書留言。   圖:翻攝詹順貴臉書
喜歡這篇文章嗎?歡迎按讚、分享、灌溉 ~
※登入會員後FB分享可獲得﹝ 台北政治經濟交易所﹞點數100點 每日分享不同篇文章最多可得500點


 

網友回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