年金大會聊「簽遺書」 馮光遠:改革別情緒化

新頭殼newtalk | 柯昱安 台北報導
1970-01-01T00:00:00Z
年金改革委員馮光遠28日表示,討論年金改革不應該情緒化,也不應該以專案處理特定對象,而是要公平的對待每個職業。   圖:截自總統府年金改革委員會直播畫面
年金改革委員馮光遠28日表示,討論年金改革不應該情緒化,也不應該以專案處理特定對象,而是要公平的對待每個職業。   圖:截自總統府年金改革委員會直播畫面

年金改革委員會28日下午舉行第6次會議,這次會議因聚焦於軍保及退撫制度現況的討論,也讓在場各界紛紛為國軍發聲,不少委員情緒激動,提到許多退役軍官,過去入伍時要「簽遺書」,代表軍職具有高風險,應該要以專案撥補年金虧損,還軍人榮譽及公道。但委員馮光遠認為,改革要把個人情緒降到最低,制度必須公平對待每一個行業,不是給予特例。

總統府國家年金改革委員會28日下午由主席、副總統陳建仁舉行第6次會議,並由國防部報告軍人保險及退撫制度現況。

國防部在會中指出,根據大法官釋字第430號:「軍人負有作戰任務,對軍令服從之任務,故不能與文官等同視之。」代表軍職有其特殊性,因此建議軍職人員的年金,應該單獨專案處理。

前陸軍副司令、退將吳斯懷表示,如果不用專案撥補軍職人員的年金虧損,對軍人族群不公平,因為是當時縮編才導致年金收支不平衡,且軍人的特質與其他職業不同,「我在44年的軍人生涯,我就寫了5次遺書!」他也建議,軍職退撫制度應該回到民國86年以前的「恩給制」,由政府100%編列預算給付。

退輔會主委李翔宙也稱,他在新竹榮民之家看到插著鼻胃管的榮民,這位榮民對於他顛沛流離的一生感到憤慨。他說,軍人是簽了賣身契與生死狀投效國家,因此在退伍軍人的事務上,他非常贊同國防部的建議,用專款專案來處理軍職人員的年金與保險問題。

年金改革委員張美英也表示,他訪問了好幾名退伍軍官,都提到當年入伍時必須「寫遺書」,為國家犧牲奉獻,因此,她認為國家必須要給他們一個好的退場機制。她反問,84年政府宣布要取消恩給制,推行新制退撫制度,「是因為覺得台灣不需要軍隊嗎?」

但委員馮光遠對於「遺書說」不以為然,他表示,很多委員「尊榮化」軍人,但事實上,每一個行業都有尊嚴,都有榮譽,他希望在談論制度改革的時候,能少一點情緒和個案。

馮光遠說,軍人入伍要「寫遺書」,但很多行業進去,「不用簽署遺書,很快就走(去世)了,比如說勞工。」因為現行的制度,讓很多勞工在沒有太多保障之下從事勞動。

馮光遠認為,委員會中,很多人認為台灣人污名化國軍,但事實上,台灣人對軍人非常尊重,很多人對國軍的負面觀感,不是那些插著鼻胃管的老榮民所造成的,而是那些用退休金炒作軍宅、到對岸跟解放軍握手言歡的退役將官所造成的。因此討論軍保及年金,不應該情緒化,也不要動不動就要求專案處理、不溯及既往,因為制度面必須要公平對待。

延伸閱讀:
網友留言
留言如有不雅或攻擊性文字、重複灌水、廣告、外站連結等內容,本網站將保有刪除留言之權利
留言
追蹤
字級
網頁已閒置超過 90 秒囉!
請按任意鍵,或點擊空白處,即可回到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