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ewtalk網紅 IG
Newtalk網紅 IG
打破性別歧視 爲自己勇敢發聲

近年來隨著思想開放以及女權主義興起,人們開始意識並且重性別歧視性別平權或是性別平等等議題,在社群媒體或是頑固常常都會看到名人網紅轉發分享相關議題的報導或是宣傳運動,帖文底下也會有數以萬計的正面留言表示支持鼓勵。回歸現實層面來看,與以往相比確實是有所進步,但性別平權是否真的實現依舊非常值得探討。

每年的3月8日是國際婦女節,今年也是世界迎來第110個「三八」 國際婦女節(IWD)。今年的主題是:「選擇挑戰」(ChooseToChallenge)。聯合國婦女署為IWD慶祝活動發佈的聲明說,受到挑戰時,無論是個人、社會還是世界都會提高警覺。作為個人,你我為各自的觀念和言行負責,可以「選擇挑戰性別歧視和不公平,可以選擇探尋和慶祝女性取得的成就」。大家齊心協力,就能逐步推動社會更包容、更平等。聯合國婦女署指出,對世界上大多數婦女和女童來說,性別平等方面真正的變革極其緩慢,有些領域甚至出現倒退風險。

「我們中沒有個人能夠在有生之年見到性別平等的那一天,我們中許多人的孩子們也一樣。」

根據聯合國數據顯示新冠病毒大流行可能導致性別平等領域過去25年來取得的成績一夜之間被抹去,男女平權運動倒退四分之一個世紀。顯然,女性在情期間承擔了更多家務負擔,而這又影響到她們的職業發展和教育機會。經過觀察和資料蒐集,我也發現性別歧視在職場環境上尤其明顯,很多時候儘管自身能力非常優秀,仍然會因「女性身份」遭受性別歧視,甚至遭受不平等的待遇。

著名女星珍妮佛勞倫斯(Jennifer Lawrence就曾2015提出好萊塢薪資不平等的控訴,當時這個消息震驚全球。她在電影《瞞天大佈局》American Hustle的薪資同戲男星比,居然足足少了兩個百分比,Jennifer Lawrence後悔自己沒有更努力爭取「平等」酬勞,因此呼籲大家共同改善女性在影視圈的勞動條件。然而「薪資上的性別歧視」卻只是好萊塢性別歧視的冰山一角,更多女星們挺身而出,為女性在職場所面臨的性別困境發聲。

另外,性感女星米拉·库妮丝Mila Kunis)在2016年曾在媒體網站「A Plus」發表一篇名為「你以後別想在這圈子混下去」的文章,內容講述了從影以來,在好萊塢所經歷的性別歧視。篇名故事來自她曾因為拒絕拍攝半裸雜誌封面,作為電影宣傳,而被男製作人告誡:「你以後別想在這圈子混下去!」以往她曾試圖說服自己:「若想在這以女性姿態獲得成功,那就得按照男人的遊戲規則」但是當她發現勇敢抵抗後,她還是能夠以自己的方式獲得成功,面對歧視的情況,根本不該妥協,那只會放任同樣的事情不斷上演。近年她更與其他三名女性成立一家製作公司,期望能展現不同的觀點,改變好萊塢的性別權力不平等

最後她在文中寫下「如果這些事會發生在我身上,那就會更猛烈地發生在世界各地的女性身上」,因此她願意挺身而出揭發職場上的性別歧視,並呼籲女性們遇到這類事件,應該正面迎擊,盡其所能教育這些看輕女性的人們。

作家趙南柱2016年出版小說82年生的金智英》以自己為原型,寫下南韓女性所遭遇的種種性別不平等對待。故事中,金智英出生於韓國典型的父權制度家庭,當她出生時,她的母親甚至必須向婆婆道歉,只因生的不是男孩;隨著年齡增長,金智英進入學校、職場乃至於結婚生子,這個社會添加於她身上的性別歧視從未間斷。內文中也提到,根據2014年統計,男性薪資如果是100萬韓元,則女性平均薪資為約84萬韓元小說中描述了女性在職場上所遇到的許多困境,性別歧視、性騷擾、升遷阻礙(玻璃天花板效應)。

近期也發生了不少職場上性別歧視案例今年5月18日微軟(Microsoft Corp)被傳出有歧視以及霸凌女性員工事件根據內部投訴報告,多名在微軟工作的女性稱自己在職場上被「無視」、「霸凌」、「貶低」,甚至被男性職員以帶有物化的不雅詞句稱呼 本月7月6日貴州電視台《百姓關注》報導了一名趙姓女士辛勤工作5年,懷孕5個月請了三次假,遭遇扣工資及被辭退的案件。內文中也提及趙女士兩年前懷孕時被迫在孩子和工作之間做出選擇,最終她選擇保住工作,拿掉了孩子。

同時根據台灣yes123求職網調查顯示有 7 成女性勞工自認目前是經濟獨立,均薪為 36320 元,較非經濟獨立女性高出 22%,其中以金融、大傳、餐旅三大行業影響力較高,儘管女性認為收入能養活自己,但仍有近 6 成的人覺得職場性別歧視嚴重。對於台灣的職場環境,有 58.6% 的女性覺得職場性別歧視嚴重女性遭遇求職歧視的比例高達64.3%即便面試錄取,工作上仍有67.4%的女性透露,曾遇過與男性同仁同工不同酬,預估月薪平均至少增加7088元,才能消除這種窘境。對此,yes123 求職網發言人楊宗斌指出,台灣女性勞動參與率自 2012 年首度突破五成後,去年(2020年)僅增加到 51.41%,出現停滯狀態;同時,男女同酬日前進步伐緩慢,代表女性工作條件仍有改善空間。

我自身也經歷過性別歧視的狀況:小時候就曾經因為胸部大小被亂取綽號,當時胸部發育較快會被亂取奶牛等花名,胸部較小則就被調侃是飛機場又或者是因為化妝被職場上的男同事善意勸導身為女性就應該學會化妝,才能吸引更多異性關注進而脫離單身。從上述的各種例子中,我們不難發現其實一直以來主張的男女平等或是打破性別歧視並沒有被根除,根深蒂固的性別歧視依舊無所不在,只是隱藏得更深層而已。即便如此,我的內心深處依舊期盼有朝一日社會可以達到真正的性別平權,打破性別歧視,破除女性在職場上遇到的各種不平等待遇女性才有迎接多元平等未來的可能。


網友留言
留言如有不雅或攻擊性文字、重複灌水、廣告、外站連結等內容,本網站將保有刪除留言之權利
留言
追蹤
字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