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040

三個老礦工的願望與血淚(貓村猴硐)

   希望此文華南金控董事長林明成先生能看得見

 沿著瑞芳車站再往上走,蜿蜒崎嶇的山路往上好長一段路,就是貓村硐。

 非假日的硐,貓兒都躲了起來,也不見遊客,只有兩三個看起來是來練功的攝影師,拿著昂貴的相機四處捕捉鏡頭,和樸實的四合院相較著實有點突兀。

 穿過火車下的小隧道,映入眼簾的是早已封起的瑞三本礦,紅色的閘門,洞內荒煙漫草,早已無昔日的繁華。

 那一年我十歲,發生海山煤礦、煤山煤礦災變,電視新聞裡一具又一具的礦工屍體被抬出,「那都是我脫褲仔一起打拼的兄弟啊 !」今年已經七旬的柯茂琳站在坑口,憶起當年的慘案,仍是刺骨椎心。

之所以稱之為脫褲仔的兄弟,是因為地底的礦坑熱氣難耐,粉塵飛散,拿命換取微薄工資的礦工們不得已全身赤裸,在狹小的礦坑內挖礦。

 在那個沒有天然瓦斯和瓦斯爐的年代,火車需要燃煤,發電需要燃煤,家戶煮飯也需要燃煤,礦工們以命換來台灣經濟的發展,但也賠上性命與一輩子的健康,平均每三十萬噸,就要賠上一條礦工的命,吳念真“多桑”電影裡的礦工,就活生生的在我眼前。

 周朝南領著我們到礦坑旁小小的工寮,這是他和煤礦搏鬥了一輩子拼來的家,廳堂裡陳列著除了他的信仰觀音媽和帝君,就是一櫃又一櫃珍貴的史料。

 泛黃的冊子是台灣四大家族的輝煌史,從日據時代開始,有礦斯有財,基隆顏家就這麼發跡,冊子裡還有著板橋林家林熊徵、林明成的名字,我看著是寶,是無比珍貴的史料,“日本教授來了好幾次,就坐在你坐的沙發上,跟我要這些資料,我不給就是不給,這是台灣人的記憶,要留給台灣的子孫,周朝南說。

 因為長期採礦,周朝南也有矽肺症,坐著說話沒問題,但一走路或爬山只能禁語,「喘不過氣來啊,我還算好,有的老礦工只能吸純氧過活,我的哥哥、父親都是肺部水泥化走掉的,我今年76,算是老天給的福報。」周朝南很樂觀,但唯一心心念念的就是不知是否在有生之年能看到「硐峒煤礦博物園區」全數完工,能將他們保存一輩子的文物展現在世人眼前。

 「硐峒煤礦博物園區」當初在周錫瑋縣長任內規畫並撥了近兩億的預算,第一期四百萬發包也如期完工,「可是到了朱立倫任內,幾千萬的標案得標的是個桃園廠商,雖然得標了,卻推說施工困難無法進行,就這麼延宕到現在,「我們也是有去四處陳請,可是也沒下文,有人跟我們說得標金額和底標只差一千塊,中間有問題,我們沒唸什麼書,也不懂這是什麼,政府不做,我們只好自己動手來做。」、「我們什麼都不會只會在礦坑裡做事,那些廠商都不行啦,最後當然說危險就一直擱置」

 就這樣,幾年來柯茂琳拉著周朝南、何炳榮和幾個老礦工,每個月捐出自己的老人年金3500元,做多少是多少,或是偶爾有關心文史的團體來這裡探訪,他們就扮演導覽的解說員,所得一樣還是用來打造煤礦博物園區。

 「你再給我幾個月,我們把瑞三本礦給修復好,我們從地底來講歷史!」周朝南一手拿著工具,一手拉著我的手。許是長期的使用圓鍬,周朝南的手滿是老繭,這是歲月的痕跡,也是台灣經濟發展史上不可抹去的一環。

 目前這群老礦工,鼎盛時期近十萬人,如今已不到數千人,這群平均年齡都75歲的老礦工,或多或少,隨著工作資歷,都有著輕重不一的矽肺病,嚴重的肺部只剩下不到一半的功能,「『水泥化肺部』最後會讓人跟狗一樣,不停喘氣喘氣,還不會這麼快死,這種狀況還會拖一個多月,那真的很慘」周朝南凄凄的說。

 如果下次去硐峒,不只看看貓咪,也記得去一趟「尚未蓋好的煤礦園區」(目前仍只有蓋一點點),當然,我更期待新上任的新北市長,能將“煤礦博物園區”繼續建設,保存歷史,也保存台灣老礦工們昔日的血淚與榮耀。

作者:資深記者臧家宜

經作者授權同意

喜歡這篇文章嗎?歡迎按讚、分享、灌溉 ~
網友回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