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著巴鴨,趴趴走!(下)
鳥類的飛行密碼
如果細心觀察各種飛翔的鳥類,會發現較有智慧的鳥群,經常編隊飛行,井然有序,不會像一盤散沙般的亂無章法。
依我這次到韓國觀察鳥類的飛行,可以大略歸納出三十六種隊形。,若要再進一步歸納
大抵以人字形、M字形、S字形、U字形、一線或二線並行、一線或二線曲直變化或不同的二種組合,總之離不開這五種隊形(如附件)。
我覺得在各種鳥類中,以天鵝的表現最有次序,不但長幼有序,男女有別,編出的隊形也有模有樣,令人由衷地讚歎!

高貴優雅真君子
與其說我們在拍攝天鵝,不如說我們正在天然劇場中觀賞一段優雅的藝術表演。
天鵝體重不輕,起飛時有點類似波音巨無霸,需要在水面滑行一段,做起飛前的衝刺,不像小鳥可以一飛沖天。看它們長頸前伸,雙翅舒展,神態莊重,心無旁騖的貌樣,格外令人激賞。
即便飛上天空,天鵝也不改其高貴氣質,徐緩地扇動著翅膀。
與其他鳥類一樣,一群天鵝中一定要有一個領隊,「其他人」則在領隊的統帥下,排成「人」字形隊伍。
相較於起飛,降落就顯得容易多了,只需滑行極短的「跑道」,最令人驚豔的是天鵝入水的那一瞬間,四濺的水花在陽光的渲染下,彷彿散落繽紛的鑽石,簇擁著高貴優雅的美人。
天鵝和人一樣,想取悅對方也是要下一番苦功的,雄天鵝會絞盡腦汁做著各種動作,吸引雌性注目。如果半路殺出個程咬金則更不得了,只見兩隻或幾隻雄天鵝追逐著打起架來。不過天鵝被稱為貴族可不是浪得虛名,連打架都非常紳士,徹底奉行「君子動口」的格言,只用嘴互咬。而且大家都很有自知之明,輸的自動退出戰場,贏的則發出勝利的呼聲。不像許多猛禽,定要將對手置於死地。戰鬥結束之後,二鵝馬上言歸於好,紳士風度可見一斑。
要說天鵝的美中不足處,大概只有牠的聲音了。天鵝叫聲洪亮,尤其打架時,極其聒噪。或許在牠們的世界裡,聲音大的比較威風。
天鵝的頭頸很長,約占體長的一半。游泳時脖子伸直,頭部輕點,兩翅伏貼,體態雍容。無論何時看到都是如此。突然想起一句話:真正的優雅不在人前,而是無人欣賞時優雅依舊。
 

降落

起飛

飛翔

 

禪修靜坐的白琵鷺黑面琵鷺
 
若論定力,估計鳥類中沒有能出白琵鷺之右的。
風和日麗,陽光普照,我們一干人馬早早就來到湖邊守候。湖面映著白琵鷺的倒影,透過鏡頭,美得讓我們興奮。可是沒過多久,起初的興奮便蕩然無存了。何以故?整群的白琵鷺如同雕塑一般站在那裏紋風不動!
 
一小時,兩小時……一個上午過去了,他們還都維持著同樣的姿勢,害我們這些求鳥若渴的隊友們,想拍幾張動態的畫面,卻始終求不得。若不是偶爾有個別的白琵鷺,會稍微舒展一下筋骨,你真的會以為眼前面對的是一幅畫卷。
聽說鳥兒都會早起找蟲覓食,為何白琵鷺卻總是一副老僧入定的姿態,難道牠們在「禪修靜坐」嗎?千萬別對著鏡頭苦苦守候,因為琵鷺多半在晨昏及夜間覓食,白天則是牠們睡覺的時間
 

孤芳自賞的鸕鶿
鸕鶿與其他群居的鳥類不同,牠常常孑然一身,獨孤獨行,遇到這隻鳥可算是大自然額外的恩賜。
 
牠擅長捕魚,動作很快,一看便知經驗豐富。閑來無事時,它便獨自在那裏搔首弄姿,借著湖水,頗有「對鏡貼花黃」的意味。看牠不時比手畫腳,彷彿知道我們在為牠拍照,故意擺出各種姿態,連番舉動實在對極了我們的味口,大家都趕緊調好相機,對好焦距,不錯過牠的任何倩影。
大地無聲,只有相機快門忙碌的聲音……
 

紓尊降貴的白頭鶴
 
原本計畫是到韓國拍攝巴鴨,卻意外拍到風姿高雅的白頭鶴,只見牠與一般鳥類和平共處,完全不覺得自己有什麼異常的高貴,可是透過鏡頭所展現的,竟然是貴氣逼人,高雅得令人無法坦然消受。可惜我沒有大炮的裝備,以至於多數照片都模糊不清,僅有少數十幾張清晰的畫面。
白頭鶴高一米左右,性情溫雅,機警膽小,雌鶴每年四五月間產卵,每巢產兩枚卵,六月初小鶴陸續孵出,三天後可以離巢,一週後可隨雙親覓食,三年後就可以繁殖後代。
白頭鶴為濕地的旗鑑物種,目前全世界僅存九千多隻,屬於國家一級保護鳥類。
 

吉光片羽
整理部份照片,讓大家先暏為快,還有更精彩照片,請拭目以待。
 

韓國巴鴨之行
領隊 黃俊賢
團員 胡得榘夫婦、郭清隆夫婦、連通善、張天賜夫婦、陳維滄。
翻譯 金聖恩
攝影 黃俊賢
延伸閱讀:

網友留言
留言如有不雅或攻擊性文字、重複灌水、廣告、外站連結等內容,本網站將保有刪除留言之權利
留言
追蹤
字級
網頁已閒置超過 90 秒囉!
請按任意鍵,或點擊空白處,即可回到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