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幾年,我少到幾乎忘記有沒有回應郭台銘或新黨講話的文章。因為他們很多的利益在中國,甚至被中國掐住。這樣狀況下的發言,本來就不值得一駁。

以新黨提出來的意見為例:「新黨主席吳成典提出8點反對兵役延長的理由:一、這完全是配合美國要求,在國內並無需求;二、兵役延長表示戰爭;三、蔡英文只剩一年任期,無權為人民決定;四、兩岸是和是戰應由人民決定;五、就算延長兵役一年也打不贏大陸;六、打擊經濟競爭力;七、此刻兩岸兵兇戰危,延長兵役形同提油救火;八、台灣不婚不生問題已很嚴重,出生率世界倒數,如今再延長兵役準備戰爭,不婚不生現象將進一步惡化。」

中國飛機不就在台灣海峽飛來飛去而威脅到臺灣安全嗎?其他的就不用講了。因為面對一個明顯事實所做的解釋,竟如此荒謬。這就顯示這個組織的認知等級能力是怎樣了?還需要浪費時間批評嗎?這尚且假設他的能力狀況所做的設定。若深究他的居心,那更不用說了。

郭台銘的發言則是另一個不需要關注的話題。一個企業的工廠在某一個國家有那麼多、那麼高比例的程度,這種企業的老闆,他對該國的講話當然要偏向那邊。如果他不這樣講,我還真的懷疑他擁有這樣的企業是不是想像的?

有人問我對「郭台銘和侯友宜搭配選總統」的看法?我笑著說:你在開玩笑?我要你把企業的經營決策權,交給你的敵對企業老闆決定,你覺得我的建議怎樣?覺得我在說笑話。那就是因為你現在在說笑話。」

一定有人對我講的話,反駁說如果如果如果等等狀況。我只能說沒有如果。國家的未來沒有如果,只能在絕對安全下去設定政策、選擇國家總統。

在這個國家或企業,很有機會轉危為安時,還會講如果如果如果的,就是被叛徒的言語欺騙,而起始這種話的,就是叛徒。電影「教父」的名句:「誰叫你去和談的就是叛徒」!

作者:林修正 /退休副教授

(文章僅代表作者觀點,不代表Newtalk新聞立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