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年三十吃餃子,沒外人」,這是一句來自中國的歇後語。所謂的歇後語,就是說話者「歇」去了「後」半段之「語」,把真正想表達的意思藏在後面,而不直接明說,改以另一種幽默的方式來呈現前半段。

在修辭學中,歇後語會被稱為「藏詞」。在台語裡,就稱為「孽仔話」。反正要表達的重點都在後半部,而不在前半部。所以在除夕夜裡吃餃子,政治表態上代表的就是當事人在宣告:我可不是外人喔!

傳統台灣人的年菜裡,根本不可能出現水餃,因此大年初一的新聞裡,中國的紅媒為何一直在宣傳,土生土長於嘉義的侯友宜,年夜飯裡會出現水餃呢?答案就很明顯了。

2023年1月21日《中天新聞網》記者羅志華綜合報導〈除夕感性曝「家人是最強大後盾」! 侯友宜親下廚「金元寶」祝福市民〉:

「新北市長侯友宜在21日除夕這晚,感性表示因全心投入公務,對家人有著深深的愧疚,但更多的是說不盡的感謝,所以在除夕這天,要好好陪陪家人,更要親自為他們下廚,只見照片中侯友宜端著一盤水餃、呈上一桌好菜,看得出他不僅打拼市政深得人心,廚藝也擄獲家人的味蕾。

侯友宜21日在臉書表示,……侯友宜這盤『金元寶』水餃,不僅獻給家人,也要藉此祝福每位市民及各行各業的好朋友,……『一顆顆水餃,外表很樸實,裡頭卻是滿滿的餡料,如同家人間的愛一樣,平淡的日常,就是最飽滿的幸福』。」

馬英九與韓國瑜的「餃子秀」

國民黨是一個徹頭徹尾由高級外省人壟斷的團體,那麼父母都是嘉義人的侯友宜,為何奧在除夕要學他們外省人煮水餃?怎麼看就怎麼怪!

答案也很簡單,因為國民黨的前總統,甚至前總統提名人,這幾天都在統媒上,搞出了與餃子有關的新聞。被列為國民黨歧視鏈最底層的侯友宜,當然也要東施效顰,搞一場農曆年前的「餃子秀」吧?

2023年1月20日《TVBS新聞網》記者黃韋銓綜合報導〈馬英九辦年貨只記得買水餃 大姊傻眼:家裡還有〉:

「趁著小年夜,前總統馬英九今(20)日上午前往文山區興隆市場買年菜,與大姐馬以年一起替除夕做準備,沿途也發送春聯與紅包,受到婆媽們熱烈歡迎。

馬英九會後受訪時表示,最後只記得買了水餃,……對於馬英九買了水餃,馬以南則說,『蠻意外的,因為家裡還有!』姐弟逗趣互動讓現場媒體笑翻。」

2023年1月18日《聯合新聞網》記者王慧瑛、徐白櫻高雄即時報導〈韓國瑜低調現身高雄 民眾吃水餃巧遇驚呼「大彩蛋!」〉:

「農曆春節即將到來,高雄市前市長韓國瑜今天低調現身高雄送愛心物資,國民黨智庫執行長柯志恩陪同關懷弱勢。……

柯志恩說,她與韓國瑜前往果貿『吳媽家餃子店』吃水餃,民眾看到她想過來拍照,起初沒有注意到韓市長,走近後突然發現她身旁的人竟然是韓市長,心情就像發現大彩蛋,直呼『這是新年最好的畫面』。」

華春瑩意淫台灣的「餃子秀」

當然,侯友宜要模仿馬英九與韓國瑜,在農曆年前表演「餃子秀」,一方面是為了總統大位,要向國民黨內的高級外省人表態,強調他也是「自己人」。另一方面也是侯友宜在陽曆年宣告「不做大國的棋子」後,農曆年要更加碼用「餃子」向中國輸誠。

2022年8月8日《自由時報》即時報導〈拿「山東餃子館」意淫台灣 華春瑩推文荒謬邏輯淪笑柄〉:

「中國持續意淫台灣!中外交部發言人華春瑩週日(7日)晚間在推特發文,拿台北市有多家中式料理來『說嘴』,暗示台灣人忘不了『祖國的味道』,稱『台灣是中國失散多年的孩子』,卻遭大批網友酸爆。

華春瑩7日晚在推特PO出『中國百度地圖』,表示『百度地圖顯示,台北市共有山東餃子館38家,山西麵館67家。味覺不會騙人,台灣一直中國的一部分,失散多年的孩子終將回家。』

外國網友看完紛紛不以為然,『如果像你說的,美國那麼多中國餐館,你是不是在說美國也是中國的』、『中國人也吃印度菜,代表中國是印度的一部分』、『中國麥當勞多少家、肯德基多少家,味覺不會騙人』……」

侯友宜為何自稱是「榮民子弟」?

侯友宜農曆年前的這場「餃子秀」,真的是一場可憐有可笑的鬧劇。台灣人在國民黨裡,永遠註定是歧視鏈的最底層。侯友宜妄想一場「餃子秀」,就能向黨內那些高級外省人表態,根本是癡人說夢。

在國共內戰裡,國民黨是戰敗流亡的那一方。以往在戒嚴時代,那些高級外省人要在台灣搞「反共仇共」,吹牛撒謊都很容易,反正共產黨沒辦法跨海來揭穿,島內誰敢說出真相,國民黨重則殺人滅口,輕則送綠島管訓。

但現在國民黨已經改走「舔共親共」的跪舔政策,甚至妄想把共產黨拉進「反綠大聯盟」,高級外省人要自圓其說當年的國共內戰,就已經很難了。在歧視鏈最底層的侯友宜,那就叫難上加難。

很多鄉民都或許搞不懂,侯友宜競選時總是自稱「榮民子弟」,維基百科上說:「侯友宜1957年6月7日出生於嘉義縣朴子市。父親侯溪濱是國民革命軍軍人,被徵召參加第二次國共內戰,退伍後為豬肉販;……」這是出於侯友宜自己之口,但侯友宜有沒有說謊,或者是說錯呢?

其實侯友宜的父親侯溪濱,既然是日治時代的嘉義人,又參加過第二次國共內戰,當然不可能是侯友宜說的「被徵召」。因為國民黨在台灣徵召義務役軍人,是在1950年代,這時美軍第7艦隊已巡弋台灣海峽,維持國共的「冷戰」。台灣海峽中立化之後,國共想戰也戰不起來了。另一方面,台灣「被徵召」的義務役軍人,也就不會是國民黨欽定的「榮民」。

那麼侯友宜為什麼要這麼說?因為現在侯友宜的立場很尷尬,他想用「榮民子弟」的身分,爭取國民黨總統候選人提名。但他父親侯溪濱又真的與共產黨打過仗,這麼一說恐怕得罪北京當局,只好改口說他父親當年是「被徵召」。

侯溪濱在二戰結束後,於台灣志願加入的是國軍改編後的獨立95師。這支部隊原屬於馮玉祥,中日戰爭後編入國軍62軍,二戰後被派往台灣接收,在嘉義整編時招募了數千名台籍青年,侯溪濱也在這時志願從軍。

1947年95師被派往華北,1948年在9月在遼瀋戰役的塔山,傷亡將近三分之二。侯溪濱跟著殘部後撤至上海,幸運地又回到台灣。

侯友宜的父親侯溪濱,既然是與共產黨打過仗的「榮民」,是個真正「從地獄走過來的人」,那麼侯友宜在國民黨裡,為什麼不能抬頭胸,對那些「靠爸族」的外省政二代嗆聲:「你神氣個屁啦!你爸爸打過老共嗎?」

但是沒辦法,現在國民黨的立場,已經從反共變為舔共了。侯友宜只能在農曆年前,跟著馬英九與韓國瑜,並且呼應華春瑩,上演這場自己都不怎麼相信的「餃子秀」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