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ewtalk網紅 IG

俄烏戰爭》從平靜到黑暗再獲得喘息 外媒記者實錄基輔見聞

新頭殼newtalk | 胡冠廷 綜合報導
9684-08-12T08:56:41Z
日前一名烏克蘭婦女在波克羅夫斯克(Pokrovsk)的火車站等車,以逃離北頓涅茨克(Sievierodonetsk)和附近城鎮的戰火。(資料照)   圖:達志影像/美聯社
日前一名烏克蘭婦女在波克羅夫斯克(Pokrovsk)的火車站等車,以逃離北頓涅茨克(Sievierodonetsk)和附近城鎮的戰火。(資料照)   圖:達志影像/美聯社

俄羅斯27日發射的飛彈擊中了烏克蘭中部城市克列緬丘格(Kremenchuk)的一處購物中心。烏克蘭總統澤連斯基(Volodymyr Zelensky)表示,傷亡人數「無法想像」;而該城市距離首都基輔(Kyiv)東南方僅300公里。《英國國家廣播公司》(BBC)駐烏克蘭記者沃特豪斯(James Waterhouse)日前發表在基輔所見的真實景象,認為基輔在過去的半年當中,從平靜到黑暗再獲得喘息,但未來則是無法預測的難以想像。

「烏克蘭首都基輔本來並不像一個凖備迎接15萬俄羅斯士兵穿越邊界進入該國的城市。」沃特豪斯說,1月1日抵達基輔時,自己決定勇敢地去公寓附近的超級市場逛一下,「你似乎能夠買到幾乎任何一種肉類和蔬菜,甚至在第六通道那裡買一杯啤酒。」

「這全是虛張聲勢!」,「我們已經在打了!」當我問人們擔不擔心出現當時看來還是天方夜譚的狀況時,這些是最普遍的回答。沃特豪斯表示,「當然,五個星期後,一切都改變了;西方一些人預測,基輔會在72小時內淪陷。」

「它(指基輔)距離戰前的狀態還差很遠,但其已然是一幅頑強抵抗的圖景。」沃特豪斯提及,「你最好收拾好東西!」那是我在2月24日凌晨4時50分收到的一通電話裡簡短的一句話,之後我便走上了我們大樓的天台,「當時天空不時響起空襲的響聲,低飛的飛機偶爾從頭頂飛過,地平線上飄著一縷縷黑煙;然後,還有此後綿延不絶的防空警笛聲。」他說,戰爭的陰影籠罩著這座古老的城市,一切感覺近在眼前了。

沃特豪斯接著回憶,當時離開基輔的高速公路被數以千計試圖躲避俄軍推進的汽車堵住了。人們在自動提款機前排起長隊,而烏克蘭領土防禦部隊的徵兵辦公室前也是一樣,他們會展示身份證,然後就會獲得現在已經為人熟悉的黃色臂章和一件自動武器,「在中午前夕,澤連斯基在推特上發文,稱每一個凖備守衛烏克蘭的人都會得到武器。」他說,這些非比尋常的話,出自一個國家領導人,正好對應他的國家所面臨的即時威脅。

「從我們的防空洞,人們在社交平台『Telegram』上看著俄軍的空降兵試圖佔領基輔西北邊的霍斯托梅爾(Hostomel)空軍基地。」沃特豪斯指出,那裡發生了激烈的戰鬥,而就是在這個地區,形成了新的戰爭前線;之後的幾周,俄軍開始使用遠程導彈,攻擊這座城市的中央地帶,「基輔的防空系統常常奏效,但是居民樓還是不時被擊中。」這座城市400萬人口中,逾一半居民準備逃離,根據聯合國統計的數據稱,烏克蘭全國有將近1,500萬人流離失所。

在三月,一場致命襲擊將城市東北部瑞特委裏(Retroville)的一個商場夷為平地,附近街區的建築外牆也被轟破。數以千計的人因周邊伊爾平(Irpin)和布查(Bucha)等城鎮的戰事而被困。沃特豪斯表示,當時暫時的停火讓一部分人得以逃到基輔的火車站,大部分人都從那裡向西走,往利沃夫(Lviv)等城市。

「到了四月,形勢開始轉向。」沃特豪斯說,俄軍的後撤讓基輔得以部分地恢復原有狀況,城市中部不再有軍事檢查站。而憤怒和恐懼的情緒被偶爾的微笑取代,「咖啡廳和餐廳的餐單也多了一些更好的選擇;隨著陽光從頭上灑下來,基輔看起來就像加一層不一樣的濾鏡。」沃特豪斯續指,雖當時面臨著恐懼,但這座城市卻沒有陷入像馬立波(Mariupol)和北頓涅茨克(Sievierodonetsk)那樣的圍城之中,「南邊安全的公路令這個城市獲得持續的『血液』供給,令基輔活下來了。」

沃特豪斯指出,首都的暫時續命,卻暴露了戰爭罪的壓倒性證據,「在博羅迪揚卡(Borodyanka)等居民小鎮,沒有一座建築未被損壞。」他說,當地警察在淺墳中發現了數以百計的士兵和平民屍體,且數字在持續上升。而克里姆林宮當局一直否認犯下戰爭罪,並指這些證據「虛假」。然而,基輔周邊形成的破壞卻是絲毫不假。

「這座城市感覺已經像過去一樣平靜如常;晚上23時後還是會實施宵禁,但是白天的生機已經恢復了。」沃特豪斯說,基輔當地的博物館重開了,塞車時的「路怒症」又再次成了日常。而官員們相信,這座城市的人口已恢復到了原來的三分之二,「看著遊人增多的的公園,坐得更滿的電影院,還有人們再次為了坐車而走進地鐵站,感覺確實如此。」

目前仍不確定,俄羅斯人是否會再次試圖奪取基輔,沃特豪斯說,烏克蘭人也知道這一點,「恢復正常生活既可以說是人們的某種應對機制,也可以說是必不可少的一步。」

俄軍近日加強烏東攻勢,27日砲擊利西昌斯克(Lysychansk),試圖奪取烏克蘭在盧甘斯克州(Luhansk)的最後一個據點。盧甘斯克州州長蓋戴(Serhiy Gaidai)說,利西昌斯克遭到的破壞是「災難性的」。而蓋戴也敦促仍留在城內的平民撤離,「在俄羅斯二月末入侵烏克蘭之前,這座城市擁有10萬人口。」

俄羅斯如今幾乎控制了盧甘斯克全境,盧甘斯克是烏東頓巴斯(Donbas)地區的一部分;莫斯科正試圖佔領頓巴斯,這是其主要戰爭目標之一。此前,俄軍26日對烏克蘭兩座最大城市基輔和哈爾科夫(Kharkiv)發動了新的飛彈襲擊。基輔市長克利欽科(Ihor Klymenko)說,基輔至少兩座公寓樓被擊中,造成至少1人喪生,4人受傷。

而俄羅斯近日更加大了對巡弋飛彈的使用,攻擊了烏克蘭西北地區各處的目標,「幾座城市都響起空襲警報。」對此,美國總統拜登(Joe Biden)在談到俄羅斯對基輔的襲擊時表示,「這是他們更多的野蠻行徑。」

俄羅斯昨(27)日發射的飛彈擊中了烏克蘭中部城市克列緬丘格(Kremenchuk)的一處購物中心。

烏克蘭總統澤連斯基(Volodymyr Zelensky)表示,傷亡人數「無法想像」;而該城市距離首都基輔(Kyiv)東南方僅300公里。以下是英國廣播公司《BBC》駐烏克蘭記者沃特豪斯(James Waterhouse)在基輔百日後所見的真實景象。

日前一名法醫科學家從烏克蘭基輔郊區布查(Bucha)的一個萬人坑中移走了一具當地居民的遺體。(資料照)   圖:達志影像 / 美聯社
日前一名法醫科學家從烏克蘭基輔郊區布查(Bucha)的一個萬人坑中移走了一具當地居民的遺體。(資料照)   圖:達志影像 / 美聯社
俄軍在哈爾科夫(Kharkiv)地區設置的路障,而路障上有具不知名的遺體。   圖:達志影像 / 美聯社
俄軍在哈爾科夫(Kharkiv)地區設置的路障,而路障上有具不知名的遺體。   圖:達志影像 / 美聯社
日前俄烏兩軍在赫爾松(Kherson)與利沃夫(Lviv)爆發多起衝突,死傷慘重。圖為烏克蘭士兵葬禮。(資料照)   圖:達志影像 / 美聯社
日前俄烏兩軍在赫爾松(Kherson)與利沃夫(Lviv)爆發多起衝突,死傷慘重。圖為烏克蘭士兵葬禮。(資料照)   圖:達志影像 / 美聯社
日前烏軍收復基輔(Kyiv)週邊地區時,發現屍橫遍野的慘狀,有至少280人都是從後腦被行刑式槍殺。(資料照)   圖:達志影像 / 美聯社
日前烏軍收復基輔(Kyiv)週邊地區時,發現屍橫遍野的慘狀,有至少280人都是從後腦被行刑式槍殺。(資料照)   圖:達志影像 / 美聯社

話題討論

新聞留言

更多留言
熱門話題 more >
留言
引用
發文
追蹤
字級
請注意
說明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