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ewtalk網紅 IG

管仁健觀點》柯粉為何要「黑」台大森林系?

新頭殼newtalk 文/管仁健
3706-07-05T08:55:47Z
台北市長柯文哲。   圖:台北市政府 / 提供(資料照)
台北市長柯文哲。   圖:台北市政府 / 提供(資料照)

肆虐全球2年多的武漢肺炎疫情,最後一波終於進了台灣。在「與病毒共存」的政策下,每天下午固定召開記者會的中央流行疫情指揮中心,也遭疫情衝擊,「五漢廢言」已經連續3天變成了「一鈞突起」。

2022年6月16日《TVBS新聞》報導〈一鈞突起!羅一鈞獨撐記者會 醫讚「應對得宜」岳母們暴動〉:

「國內疫情嚴峻,連中央流行疫情指揮中心也淪陷,包括指揮官陳時中、發言人莊人祥等人陸續確診,結果昨(15)日的例行記者會,由醫療應變組副組長羅一鈞1人獨挑大樑,順利完成整場會議,應對得宜的表現讓外界紛紛大讚。……

昨天的記者會雖然『孤鈞奮戰』,但羅副回答得四平八穩,應對得宜,令人印象深刻,有人期待『一髮千鈞』的場面並未出現,倒是多了許多人詢問『髮型好看,去哪裡剪的』……因此特別截圖紀念,開放岳母們刷一排愛心,讚賞羅一鈞『以一擋十』、『一鈞突起』。」

從「五漢廢言」變成「一鈞突起」後,最失望的人會是誰?鄉民們應該會猜到就是柯文哲吧!這2年多來,柯文哲最愛主動發起攻擊的人物,就是陳時中、王必勝,甚至是陳建仁;但是對於羅一鈞,柯文哲就選擇「避戰」,鄉民們想知道原因嗎?

因為柯文哲就是典型的「權威性人格」(Authoritarian Personality),他迷信權勢、固執而缺乏反省能力、憤世嫉俗又口無遮攔、有破壞傾向和排他性,對權威採取的是趨奉和規避的矛盾態度。他總是畏懼高於自己權勢的人,又轉而壓制地位低於自己的人。

柯文哲一生最自豪的,絕不是中央流行疫情指揮中心所強調的榮譽、合作與責任。柯文哲在意的是他重考多次才終於如願的「合太醬料偶包」,因此他對於不是出身於台大醫科的陳時中、王必勝,尤其是陳建仁,總是流露出一副「你算啥咖小?」的鄙視神情。

然而對於高中跳級1年考上台大醫科,又提前1年畢業的羅一鈞,柯文哲就默默躲到一邊去玩沙了。這樣的「權威性人格」與「合太醬料偶包」,也成了柯粉DNA裡的重要結構。

柯粉為何也有「合太醬料偶包」?

柯文哲與柯粉為了「合太醬料偶包」,對於大學不是讀台大的陳時中或王必勝,總是先「黑」再說。但是像陳建仁雖然大學讀台大,只因不是醫科,PTT上的「柯文哲義勇軍」(根據柯文哲的邏輯,支持民進黨的就叫網軍,支持民眾黨的要叫網路義勇軍),照樣還是要「黑」。

2022年5月2日,PTT的自稱「hatepolitics」的「柯文哲義勇軍」,PO了一篇(陳建仁大一唸森林系〉:

「陳建仁大一唸森林系:台灣醫學專家陳建仁,大一考上台大森林系,大二轉念台大動物系,之後唸台大公衛跟霍普金斯公衛系。厲害了!台灣醫學專家,但是沒念過醫學系,也沒當過醫生,只會發FB用鍵盤防疫,結果還跑去打安慰劑,被高端塔綠班吹成神,真的笑死人。」

先幫柯粉們科普一下,現在台大的動物系,全名是動物科學技術學系,2005年之前叫畜牧學系,1992年之前叫畜產學系,這是在農學院裡的。至於陳建仁讀的台大動物系,當年是在理學院,後來與植物學系合併為現在的生命科學系。

柯粉為了吹捧柯文哲的「合太醬料偶包」,連霍普金斯的博士都要拿來「黑」。當年台灣的三級少棒隊,也是號稱「三冠王」。假如那些「魔手」陳智源、許金木……如果也學柯粉那樣,去嗆美國大聯盟的投手,讀小學時有沒有拿過世界冠軍,大家只會當成笑話來看吧?

台大森林系到底招誰惹誰了?

柯粉不懂台灣史,所以會亂「黑」台大森林系。每個科系在聯考史上的分數或高或低,都事反映時代背景。別說是台大物理與清大核工,就連台大森林,1950年代也曾風光一時,還出過好幾次聯考狀元。因為那年代台灣窮,外匯全靠森林,連王永慶都還在當山老鼠。

這現象應不難理解,就像1960年代郭台銘讀中國海專時,還是私立五專最高分學校。因為外匯管制,只有船員可以合法帶水貨,那是有錢都買不到的舶來品。不一樣的年代,就會出現不一樣的有「錢」途科系;但只要是有「錢」途科系,就永遠都會吸引分數高的考生。

1954年8月25日,台灣首次舉行的聯考放榜,總共只錄取2100人,狀元卻是總分353分的女生賈士衡。

18歲的賈士衡,一女中畢業,籍貫山西沁水,是當時考試院長賈景德的孫女。賈士衡的第1志願是台大歷史,第2志願就是台大森林,可見當時台大森林的熱門程度。

另外1957年9月1日,大專聯考丙組放榜,新竹中學的陳昭明以439分榮登榜首,以第1志願分發台大森林。

18歲的陳昭明是新竹人,父親是一銀屏東潮州分行經理。1950年代的台大森林,錄取分數之高,不是今日無腦酸民能想像的。

其實要設森林系也不容易,無論是大學、專科甚至高職,都要先在日治時代就有台灣總督府就畫一片林場給校方,就像設醫科要先蓋附設醫院一樣。

因此台大有溪頭與竹山林場、中興(省立農學院)有新化與惠蓀林場,專科的屏科大(屏東農專)有保力林場、嘉大(嘉義農專)有社口林場,連高職的宜大(宜蘭農校)都有延文林場。

當然,到了1970年代,台灣也開始工業化了。樟腦都能用化學合成,台灣的森林又被國民黨濫伐殆盡,台大森林系就跟中國海專一樣,漸漸沒落了。

但台大森林很硬頸,1984年聯考改制,台大醫科要在第3類組,也就是既要考物理,還要考生物。中興森林就乖乖去第4類組,不考物理了。但台大森林卻超任性,堅持跟醫科一樣,也要考物理。可見台大森林的底氣有夠足,不然就沒本錢任性。

森林系真的是「吊車尾」嗎?

從台灣史來看,台大森林系會被「黑」,不是柯粉發明的,可參閱〈瓊瑤電影為何也要「黑」台大森林?〉但台大森林系的分數很低,甚至是台大的「吊車尾」,這樣的傳言是真的嗎?根據考證,這說法來自於小說家駱以軍PO文的〈不忍〉:

「我吃素說來已經近三十七八年了。真不可思議。……那之後我便不肯吃雞肉了,原本家裡就不吃牛肉,所以只吃豬肉。

很多年後,我重考大學的補習班,在信義路鼎泰豐附近,馬路對面有一間佛堂,供的觀音菩薩非常莊嚴,有一種低眉俯視著我這怪孩子,腦袋裡什麼像重金屬搖滾的,靈魂啦,藝術啦,人性啊,自以為是但亂七八糟的音叉亂震。

那時我功課實在太爛了,對將臨的聯考,一片茫然,有天就跟祂許願:『菩薩啊,若您讓我考上大學,我就吃素。』

非常不可思議,放榜時,像菩薩拍了我這小子的腦勺一下,我竟掛在當時全國最後一志願──『文大森林系』。

需知這結果我可憐的母親感動得哭出來啊。因為我整個高中時光,就是個成天惹事的小混混啊。我能掛上大學榜尾,真的是菩薩保佑啊。」

因為本魯當兵前讀的是五專,沒考過大學聯考。雖然年紀沒差駱以軍太多,但卻完全不知文大森林系是「吊車尾」的說法究竟是真是假?只好專程去請教森林系裡不願具名的耆老。

他說大學聯考丙組最低分是文化體育系,不是文大森林系。但體育系要加考術科,所以到達學科錄取分數,只是通過初試,取得加考術科的資格而已。

於是我再追問,若不加考術科,丙組裡還有分數比文化森林更低的科系嗎?他說另外還要扣除只收女生的學校如靜宜,或只收女生的科系如家政。其實在文化森林下面,丙組還有更低分的青少年福利系與蠶絲系,所以文大森林系並不是駱以軍說的「全國吊車尾」。

最後我再請問他,台大森林系會是丙組裡的「台大吊車尾」嗎?他說台大森林系的狀況比文大森林系複雜,因為台大森林系還要分為工業、植物、經營與育林4組。其中工業組的錄取分數最高,還領先台大植物系、心理系、農經系、動物系漁業組與植物系昆蟲組。

至於森林系的其他3組呢?他說植物組與經營組的分數,還是高過農藝系與畜牧系。即使是森林系最低分的育林組,依然高過農推系。因此無論怎麼算,台大森林系也都不會是丙組裡的「台大吊車尾」啦!

雖然寫了這麼多,應該還是無法改變柯粉對「合太醬料偶包」的死忠。鄉民們只好再等半年,那位教主若言出必行,去了台東之後,台大森林系就不會再被「黑」了吧?

肆虐全球2年多的武漢肺炎疫情,最後一波終於進了台灣。在「與病毒共存」的政策下,每天下午固定召開記者會的中央流行疫情指揮中心,也遭疫情衝擊,「五漢廢言」已經連續3天變成了「一鈞突起」。

從「五漢廢言」變成「一鈞突起」後,最失望的人會是誰?鄉民們應該會猜到就是柯文哲吧!這2年多來,柯文哲最愛主動發起攻擊的人物,就是陳時中、王必勝,甚至是陳建仁;但是對於羅一鈞,柯文哲就選擇「避戰」,鄉民們想知道原因嗎?因為柯文哲就是典型的「權威性人格」(Authoritarian Personality),他迷信權勢、固執而缺乏反省能力、憤世嫉俗又口無遮攔、有破壞傾向和排他性,對權威採取的是趨奉和規避的矛盾態度。他總是畏懼高於自己權勢的人,又轉而壓制地位低於自己的人。

話題討論

新聞留言

更多留言
熱門話題 more >
留言
引用
發文
追蹤
字級
請注意
說明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