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ewtalk網紅 IG
Newtalk網紅 IG

陳文成事件40週年座談 白色恐怖受難者:最重要的是找出加害者是誰

新頭殼newtalk | 張如嫻 綜合報導
8690-10-28T08:32:56Z
白色恐怖受難者蔡焜霖。   圖:台大研協提供
白色恐怖受難者蔡焜霖。   圖:台大研協提供

陳文成命案40週年,臺大研究生協會今(25日)舉辦「陳文成事件40週年紀念座談會」,盼能查清事件真相。白色恐怖受難者、人權工作者蔡焜霖在座談最後分享自身經驗,他表示,1950年代好幾個年輕人,沒刀沒槍卻因為幾封書信被判死罪,「這些追求真理追求正義、年紀比我小的小孩,因為這些東西從判刑變成死刑。」並強調活動最重要的,就是找出到底兇手是誰、加害者是誰。

今日台大研究生協會、臺大學生會和陳文成博士紀念基金會、美國陳文成教授紀念基金會舉辦陳文成事件40週年轉型正義座談會,以四個場次的座談貫穿戒嚴時期的海外民主運動、戒嚴時期國民黨對海內外校園的的監控與滲透,以及臺大陳文成紀念廣場和政大蔣介石銅像拆除、成大南榕廣場等多個大學校園中由學生發起的轉型正義運動。與會者包含多位曾經親身參與1980年代台灣海外民主運動的海外「黑名單」成員,包含高成炎、毛清芬、賴金德、張富美、李界木(代讀)、陳唐山、葉治平(代讀)等,以及臺大歷史系教授周婉窈、國史館協修吳俊瑩、淡江大學歷史系助理教授曾令毅、民進黨不分區立委范雲、前任臺大研究生協會會長吳昀慶、前任成大零貳社社長蔡亞涵、前任政大野火陣線社長葉育昕等。

上午場台大歷史系教授周婉窈報告臺大陳文成事件紀念廣場推動的十年歷史,指出陳文成事件紀念廣場在楊泮池校長任內進展最多。但在楊泮池校長下台後,新上任的代理校長卻有意翻案,是在校內師生與媒體的輿論壓力下才作罷,但到現任管中閔校長任內,又碰到校方拒絕協助募款,而直到今年廣場終於落成後,又發生新的「奇蹟」與「難關」,原先廣場碑文的「紀念一位堅決抵抗國家暴力的勇者」在校方要求下只是因啟用典禮才臨時放上,卻在期末校務會議奇蹟般通過決議,但也因此激起校方的反動,力阻說明牌的設置,至今仍拒絕在說明牌放上陳文成「遭到監控」、「法醫指出係他殺」等事實。

吳俊瑩協修則從江南案切入,先從「今天是一個紀念陳文成的活動,為什麼要講江南案?」的提問,指出八零年代三大政治案件江南案、陳文成事件、林家血案手法相似,其中促轉會報告中揭露的史料,特務對陳文成偵訊的內容提到「很多留學生回來都說你參加台獨運動」都證實海外監控的存在。情報機關更是將蔣經國說過的「沒事情要當有事情來防」視作指導原則奉行。

下午場則將重點放回校園。曾令毅助理教授整理國民黨設於各大學校園中的「知青黨部」檔案,解密知青黨部如何吸收青年學生與干預校園行政。曾令毅助理教授指出,知青黨部社團是文學社團,跟社團性質是什麼沒關係,和跟黨的關係比較有關係,例如最新解密的高醫知青黨部就是以文學社團的方式運行。而且知青黨部的指導員則明確寫到其有「協助學校」的責任,也有聯繫管道校方行政,連停聘、延聘教授等人事變動都能介入。他進而批評台大校長管中閔曾經說過的「歷史不應片面存在」,認為如果真要比照辦理,國民黨過去在校園的這些種種也應該放進去,管中閔的見解才是片面。

最後場次邀請到跨世代的學生運動者,曾任台大學生會長的民進黨不分區立法委員范雲,以到促轉會觀看自己被監控的解密檔案為經驗,原本很天真地以為自己不會是監控對象,卻看到曾參加過只有十人的社團活動,紀錄也被外流,回家以後「那個人到底是誰」的問題一直盤旋在腦海裡。「那幾天我都很難過,因為妳曾經天真相信的同志背叛了你,那比你的對手傷害你還要更大。」范雲還提到促轉會當時問他能否原諒對方,他卻根本不知道自己要原諒的是誰,認為真相才是和解的開始,並指出校園監控撕裂社會信任,而且這些曾經的「抓耙子」現在都已成為台灣社會的中堅,甚至擔任公務,選民卻根本不知道他們曾經有這樣的經歷,應參考歐洲國家的轉型正義經驗,適度揭露這樣的不正義。

前任成大零貳社社長蔡亞涵則分享過去成大投票廣場命名,紀念鄭南榕的「南榕廣場」得到最高票數,卻被校方以「太政治」的理由駁回,質疑難道「光復校區」的「光復」就沒有政治意涵?又分享過去零貳社在光復校區與南榕廣場掛牌抗議,學校打電話表示因為今天是言論自由日,讓我們把布條掛一天,並需要通過申請,讓蔡亞涵不禁疑惑「難道過了這天,我就沒有言論自由了嗎?」指出校園中的言論控制和集會遊行法無異。

前任政大野火陣線社長葉育昕,則分享野火陣線曾經在校內張貼海報紀念二二八事件,卻遭到教官強制拆除,甚至與社員發生推擠的經驗,呼應范雲提到的「被背叛」感,原先以為自己就讀的是以人文與社會科學為強項的「東方哈佛」,卻發現校方仍對學生言論自由有強烈管制。後來到校務會議討論蔣介石銅像的拆除,甚至有教授揚言要「把銅像買回家」,質疑政大校園中對蔣介石強烈的崇拜根本與大學的知識自由相悖。

最後在閉幕致詞,白色恐怖受難者、人權工作者蔡焜霖則分享自己親身經歷日本統治、國民黨政府接收,前後轉折的矛盾心境,並且親身作為白色恐怖受難者,認為活動最重要的是找出到底兇手是誰、加害者是誰。蔡焜霖分享自己的親身經歷,「1950年代好幾個年輕人,一下子就被判了死罪,他們沒有刀沒有槍,用來定罪的證據是什麼?是一本社會進化論、上下兩冊;是男生寫給女生的信,鼓勵他不要灰心;是一首歌。這些追求真理追求正義、年紀比我小的小孩,因為這些東西從判刑變成死刑。」認為不論蔣介石的功過如何評論,最重要的是對待人的尊嚴。

 

 

 

 

 

陳文成命案40週年,臺大研究生協會今(25日)舉辦「陳文成事件40週年紀念座談會」,盼能查清事件真相。白色恐怖受難者、人權工作者蔡焜霖在座談最後分享自身經驗,他表示,1950年代好幾個年輕人,沒刀沒槍卻因為幾封書信被判死罪,「這些追求真理追求正義、年紀比我小的小孩,因為這些東西從判刑變成死刑。」並強調活動最重要的,就是找出到底兇手是誰、加害者是誰。

陳文成事件40週年座談 白色恐怖受難者:最重要的是找出加害者是誰

左起吳俊瑩(國史館協修)、鄭欽仁(台大歷史系名譽教授)、周婉窈(台大歷史系教授)。   圖:台大研協提供
左起吳俊瑩(國史館協修)、鄭欽仁(台大歷史系名譽教授)、周婉窈(台大歷史系教授)。   圖:台大研協提供

話題討論

熱門話題 more >
話題
討論
追蹤
字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