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ewtalk網紅 IG
Newtalk網紅 IG

張文隆觀點》政治養女的蔡英文何時才能不辜負老父們──請感受受難者前輩的生命吧

新頭殼newtalk 文/張文隆
6701-06-22T08:12:57Z
時任政治受難者關懷協會理事長的劉金獅(右)致贈「台灣維新之父」匾額予李登輝前總統   劉金獅/提供 張文隆/翻攝
時任政治受難者關懷協會理事長的劉金獅(右)致贈「台灣維新之父」匾額予李登輝前總統   劉金獅/提供 張文隆/翻攝
在整個民主運動過程中,蔡總統原本是來自泛藍陣營中,她在政治上可說是「黨外—民進黨」這民主傳承的養女。可惜養女掌權後,卻一方面顧著取悅、討好孩子(台灣年輕世代),另一方面繼續倚重原生家庭的宗室元老子弟(台灣泛藍陣營),落得垂垂老矣的養父只能在暗夜裡偷偷哭泣!蔡總統真是愧對政治上的養父,愧對眾多的政治受難者老前輩!如今又進入慘白的二月,二二八當天,可想而知蔡總統又是行禮如儀,然後冠冕堂皇講一些陳腔濫調的空論。但是政治受難者老前輩並不想聽蔡總統講些什麼,他們關心的是蔡總統做了什麼!

自從2016年民主進步黨全面執政後,政治受難者對蔡英文政府可說期待甚深,尤其在轉型正義上更是日日夜夜殷切期盼。但是蔡總統對眾多與時間賽跑、隨時會凋零的老前輩卻是一再辜負他們期望。即使如此,老前輩對蔡總統依舊是不離不棄。最明顯的例子就是,2018年九合一選舉民進黨遭遇慘敗,蔡總統聲望跌至谷底,但政治受難者老前輩依舊對蔡總統視如己出不離不棄。「視如己出」,的確!在整個民主運動過程中,蔡總統原本是來自泛藍陣營中,她在政治上可說是「黨外—民進黨」這民主傳承的養女。可惜養女掌權後,卻一方面顧著取悅、討好孩子(台灣年輕世代),另一方面繼續倚重原生家庭的宗室元老子弟(台灣泛藍陣營),落得垂垂老矣的養父只能在暗夜裡偷偷哭泣!蔡總統真是愧對政治上的養父,愧對眾多的政治受難者老前輩!如今又進入慘白的二月,二二八當天,可想而知蔡總統又是行禮如儀,然後冠冕堂皇講一些陳腔濫調的空論。但是政治受難者老前輩並不想聽蔡總統講些什麼,他們關心的是蔡總統做了什麼!

「促進轉型正義條例」明文規定要推動下列事項:

一、開放政治檔案。

二、清除威權象徵、保存不義遺址。

三、平復司法不法、還原歷史真相,並促進社會和解。

四、不當黨產之處理及運用。

筆者在此也不想評論蔡英文總統那打折、打折再打折,已經是跳樓大拍賣,淪為廉價消費的轉型正義。且讓我們訴說政治受難者老前輩的生命故事,冀望身為「黨外—民進黨」政治養女的蔡英文總統,能夠啟發出內心的感同身受。在此就分幾次分享政治受難者關懷協會前理事長——劉金獅先生的生命故事。

1935年劉金獅生於宜蘭蘇澳的猴猴(今蘇澳鎮龍德里)。祖先來自高雄美濃,戰後不久搬家至南方澳。從高雄美濃來到宜蘭的是父系祖先,母系祖先則是宜蘭當地人。父系祖先來宜蘭多久了,他已經不清楚了。現在可追溯的祖先名字,只能追溯到曾祖父,高祖父就不知道了。小時候,爸爸曾帶他轉車再轉車大老遠到美濃拜訪親戚。不過路途遙遠,加上他又不諳客家話,後來自然就失去聯絡了。客家人和河洛人在祭祀時對於牲禮的做法是不一樣的,客家人是整隻不剁直接拿去祭拜,河洛人則切成一盤一盤的,他們家就是整隻不剁。

小學六年中,劉金獅三年受日治教育、三年受國民黨教育。國民學校就讀附近的馬賽國民學校。當時馬路雖然還是石子路,不過已經有公共汽車在跑。當年猴猴對外交通主要是經由五結到羅東的道路,現在的台二線濱海公路尚未通車。至於猴猴往南先到馬賽,馬賽再往南是隘丁,隘丁再往南就是蘇澳港,這沿途交通還算方便。猴猴往北行只要遇到河口,因為沒有橋,只能搭渡船過去,所以從蘇澳往北沿著海岸到頭城是非常不方便的。

美軍來空襲時,大家就躲藏起來,等美軍返航,再去海邊抓魚。原本漁船還能出海捕魚,當時釣魚台海域魚群眾多,南方澳的漁船常去捕魚。但戰爭日益激烈後,就禁止出海了。直到終戰後,才再開放。

有一次美軍來空襲南方澳,遭日軍的軍艦擊落,大家歡欣鼓舞,爭相目睹。說:「看我軍多厲害,擊落了美軍軍機!」但高興沒多久,隔天美軍就來進行大掃射。

相對於南方澳山巖高、離蘭陽平原較遠,北方澳的地理條件更容易引起美軍的興趣。由於日軍擔心美軍在此登陸,於是在北方澳山丘種植了一整片的林投樹。因為戰爭的緣故,當時他們已經不怎麼唸書了,每天大概唸個兩個小時,接著就被徵調到北方澳幫日軍做防禦工事。

當時壯丁團要輪番在山丘上,拿著望遠鏡瞭望。有位壯丁,登高向東方大海眺望著,就說:「哇!我們的軍機在演習,真精采、真好看!大家快來看。」劉金獅當時就在那,過沒多久,前方軍機由遠而近飛行過來,然後就是一陣掃射。那位壯丁趕緊說:「不是我軍演習!是美軍來空襲了。」大家嚇得趕快找地方躲藏。

原先日軍還會飛上空和美軍進行空戰,但由於美軍飛機性能優越多了,飛得比日軍軍機還高。沒幾下子,就被美軍擊落,劉金獅就曾親眼目睹。日軍因此就不再飛上去迎戰,只是要民眾躲藏,然後用防空砲火反擊。空襲下民眾當然傷亡慘重,劉金獅的一位堂叔就是死於空襲當中。

因為美軍空襲的緣故,日治時代那三年所受的教育內容並不多。日治時代的教育相當嚴格並且重視生活常規。遇到警察、老師,都必須敬禮。吃飯時即使一粒米飯掉到地上,也會遭到老師嚴厲斥責!老師會說:「你不知道農民為這一粒米,要辛辛苦苦耕耘四個月嗎?這四個月農民要花多少心血!」然後老師會用細小的竹枝打手心,並要求撿起來吃掉。

由於母親早逝,父親和兩位哥哥要工作,所以小時候劉金獅由奶奶帶大的。當時奶奶每天晚上幫他準備便當,好讓他隔天帶去學校。在他小學畢業後,奶奶不幸也過世了。

回想當初的生活環境,內心充滿懷念。日治時代的蘇澳街上相當熱鬧又整潔,不像現在冷清而髒亂。街上通往南方澳會經過白米溪,溪水充沛、水清見底。日治當局對河川捕魚有嚴格規定,只能用釣的,毒魚、電魚是嚴格禁止的。釣到小魚一樣要放回水裡,讓牠長大。所以溪水裡魚群眾多。戰後,因為生活困難,濫墾濫伐嚴重,終至溪水阻塞與枯竭,魚群不再。

(未完,待續)

時任政治受難者關懷協會理事長的劉金獅(右)與李登輝前總統   劉金獅/提供 張文隆/翻攝
時任政治受難者關懷協會理事長的劉金獅(右)與李登輝前總統   劉金獅/提供 張文隆/翻攝
網友留言
留言如有不雅或攻擊性文字、重複灌水、廣告、外站連結等內容,本網站將保有刪除留言之權利
留言
追蹤
字級
網頁已閒置超過 90 秒囉!
請按任意鍵,或點擊空白處,即可回到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