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ewtalk網紅 IG
Newtalk網紅 IG

張文隆觀點》「滾動式教改」本質就是「船到橋頭自然直」

新頭殼newtalk 文/張文隆
1970-01-01T00:00:00Z
1994年至今的教改卻不斷在多種變因交相滾動下,邊滾邊改,美其名叫「滾動式教改」,其實比較像是「船到橋頭自然直」,但是如果沒自然直,可能就有翻船之虞。   圖:新頭殼資料照片
1994年至今的教改卻不斷在多種變因交相滾動下,邊滾邊改,美其名叫「滾動式教改」,其實比較像是「船到橋頭自然直」,但是如果沒自然直,可能就有翻船之虞。   圖:新頭殼資料照片
教改這麼多年來,能讓我們找出減輕學生負擔的改革內容,實在少之又少;反觀透過長年累月不斷堆積的教改後果,卻著實讓學生心累、身更累。家長的聲音為何每次都等發生引爆點,才像放鞭炮一般一陣熱鬧,然後煙銷聲結束後,一切又歸於沉寂?

教改這麼多年來,能讓我們找出減輕學生負擔的改革內容,實在少之又少;反觀透過長年累月不斷堆積的教改後果,卻著實讓學生心累、身更累。家長的聲音為何每次都等發生引爆點,才像放鞭炮一般一陣熱鬧,然後煙銷聲結束後,一切又歸於沉寂?究其原因,孩子已經考上大學了,家長已經由痛心疾首變成無心回首,漠不關心再自然不過了;孩子正在高三苦戰的,家長要發聲卻已經來不及,況且教育的議題就是這樣,你沒有引爆點,很少媒體願意去青睞的,雙北以外的新聞更是如此;至於孩子還在高二、高一的,家長逐漸摸索中,聽臺上官員、師長講得頭頭是道,心裡也沒個底,因為家長真的大都不懂。不要說家長不懂,就算你(妳)是高中老師,如果沒處在高三第一線作戰,你(妳)也不知道現在的遊戲規則又要怎麼變,因為每年都可能會出現最新版本的遊戲比賽規則,沒有即時更新的老師,腦袋可就落伍囉!老師都這樣,更遑論學生和家長了!

筆者1994年從師大歷史研究所畢業,這一年校內、校外都瀰漫在濃濃的教改氛圍中,在校內,師大想轉型為綜合大學又想找國北師合併,我以校務會議研究生代表的身份出席這場硝煙四起的校務會議。說實在,我參加那麼多場師大的會議,從來沒見過這麼爭論激烈的。

同樣,1994年的「410教改大遊行」,這大家都耳熟能詳,就不用贅述了。

離開師大後,服兵役期間,我去海軍軍校擔任兩年教官,軍校教育同樣面臨改革與轉型。我們這一批年輕有熱情的預官教官一樣擔任起帶動軍校轉動的力量。

退伍後,我先在新北市的私立高中服務一年,接著就在1997年來到蘆洲的三民高中。然後我先後經歷了國編版教材、88課綱、95課綱、101課綱、108課綱。這其中每一波教改都讓一些人名利雙收,失敗後拍拍屁股走人就好,也不用負任何責任。所以有朋友就說:「搞教改比搞公共工程更划算,公共工程傷人要究責,教改毀人一生卻沒事。」

或許教改主事者面對批評,也會覺得難堪,所以又創新名詞,美其名叫「滾動式教改」。我們以前做實驗,都說要控制變因,但我們1994年至今的教改卻不斷在多種變因交相滾動下,邊滾邊改,這感覺比較像是「船到橋頭自然直」,但是如果沒自然直,可能就有翻船之虞。

話說當年力推88課綱者,也曾擘劃出一幅美麗的烏托邦,他們的講習我認真參與,他們發送的資料我從頭認真看到尾,還不斷耳提面命叮囑學生,但大考中心的命題方式在高三時突然大轉向,轉回原來的老路,讓我們這些最積極配合教改的師生受傷最慘、最重。

如今,我們面臨變動幅度更大、更深、更廣的108課綱,會有哪些可以預料到的問題呢?

或許教改主事者面對批評,也會覺得難堪,所以又創新名詞,美其名叫「滾動式教改」。我們以前做實驗,都說要控制變因,但我們1994年至今的教改卻不斷在多種變因交相滾動下,邊滾邊改,這感覺比較像是「船到橋頭自然直」,但是如果沒自然直,可能就有翻船之虞。

因為家長真的大都不懂。不要說家長不懂,就算你(妳)是高中老師,如果沒處在高三第一線作戰,你(妳)也不知道現在的遊戲規則又要怎麼變,因為每年都可能會出現最新版本的遊戲比賽規則,沒有即時更新的老師,腦袋可就落伍囉!老師都這樣,更遑論學生和家長了!

網友留言
留言如有不雅或攻擊性文字、重複灌水、廣告、外站連結等內容,本網站將保有刪除留言之權利
留言
追蹤
字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