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立法會延選一年的表面是防疫 實為政治部署

新頭殼newtalk | 文/吳瑟致
1970-01-01T00:00:00Z
前香港眾志秘書長黃之鋒   圖:取自黃之鋒臉書
前香港眾志秘書長黃之鋒   圖:取自黃之鋒臉書
評論摘要: 就算在政治運作與法律解釋上獲得解脫,但隱藏在香港社會深層的反動與爭議仍是無解的狀態,沒有選舉投票作為民疫的出口,泛民將走回社會抗爭路線;此外,香港民眾被剝奪感將可能擴大對泛民的支持,進而衝撞港府的統治威信,而2021年的重新改選結果恐怕也會不符北京的期待,甚至影響到2022年特首選舉的佈局。悲觀的是,北京仍會加強治港力度,香港情勢將更動盪不安。

原訂今年(2020年)9月6日將進行的香港立法會議員改選,在參選提名的最後一天(7/31)結束後,香港特首林鄭月娥引用《緊急情況規例條例》正式對外宣布改選延後舉辦,預計會在明年(2021年)9月5日舉辦,同時也將今年的提名作業作廢,換言之,7月18日至7月底之間所有的提名參選人登記無效;然而,林鄭對於押後延辦選舉的理由是COVID-19疫情的擴散與確保選舉能公平進行的考量,針對本屆議會的真空期問題,則表示需要委由全國人大常委來作最後的定奪,此決定將牽動香港未來的政治動態,後續發展值得加以關注。

DQ又延選一年 處處都是政治操作痕跡

立法會議員改選延期一年舉辦,消息一出引起各界的關注,香港僅存的有限民主制度恐因此再次削弱。持平而論,香港各個社會組織及政黨就是透過地方選區及功能界別來爭取立法會席次,同時這也是港人可以用選票來決定代議士的選任;縱然,香港立法會議員的監督功能不如民主國家的國會,也沒有影響特首及其執政團隊組成的實質權力,但是,這畢竟是能代表香港微弱自治與民主政治的象徵,延選及相關作法所產生的後續效應將難以預料。

據悉,中國人大常委將於8月8日開會討論立法會改選延期的「一年空窗期」問題,日前中國國務院港澳辦副主任張曉明也親赴香港聽取意見,依目前情勢來看,在確定延選的方向上,港府與北京已決心聯手解決任期、空窗期的技術性問題,其中,中國政協劉兆佳日前提及可以成立臨時立法會的過渡措施,讓本屆的議員表面上轉至該臨時機關,實質上就是立法會議員身分的繼續留任,以及設立條件來排除四位被取消參選資格(DQ)的現任議員留任。

推拖延選理由 政治動機別有用心

被DQ的議員參選人,從選舉主任其理由皆是政治判斷無法遵守《基本法》,而不是身分資格不符合或有司法判決取消公權的決定,這根本是透過政治審查進行褫奪公權的手法,「預設性的罪行」來剝奪參政權,完全是中共威權體制下的統治慣性,拔除資格來消弭政治參與的機會。可悲的是,香港擁有全球自由經濟的美名,在政治風險不斷攀高的形勢下,國際社會也已失去對香港法治的信任,如今一再透過政治手段來稀釋香港的民主參與機會,香港民主願景早已蕩然無存。

空窗期如何解決都僅是流於表面的政治技倆,實質上臨時議會的監督職權與代表性之間的關聯性才是問題根本,也是這次延選有「憲政危機」的疑慮所在。縱然林鄭以「有部分國家因疫情延後選舉」為由,來說明改選押後的正當性;但是,事實上,仍有高達近八成國家如常舉辦選舉,以及技術上仍可以透過電子投票及郵寄投票克服海外及長者的選舉權益,而改選工作早在今年6月中便刊登憲報,準備工作不但有充足的時間,更有國外案例可供參考,顯然延選理由有所推拖,真正動機別有用心。

事實上,港人行使政治權利的空間被限縮早就其來有自,在《港版國安法》施行後,港府肅清異己的政治動作頻頻,進行政治抓捕多以違反國家安全罪行為由,同時針對網路言論進行溯及既往的政治審查,顯然這不但是行為上的構陷,更是思想上的箝制;在限縮言論空間後,進而打壓反中團體的任何政治活動與集會,日前正值立法會議員參選登記期間,不時傳出有選舉主任以未能通過的政治審查為由將參選人DQ,果不其然,在登記結束時共有12位泛民主派參選人失去了參選的資格。

激進泛民走回抗爭路線 香港情勢恐將更動盪

對北京而言,尋找政治台階來「和蟹」衝突情勢會是一個作法,畢竟港府以防疫為藉口來延後改選,又DQ特定人士的參選立法會議員的資格,勢必引起香港民眾更加不滿,不久的將來香港社會再度「公民抗命、無畏無懼、要真普選」的抗爭也可能再起;然而,縱然針對延選一年間的立法會權力真空期將採取特殊的延任方式來釋疑,就算要求四位被DQ的現任議員再次宣誓對《基本法》擁護便可就職,但僅是表面對中共的政治忠誠,嚴格來說,此完全違背了民主政治中「忠誠反對黨」的意義。

北京授意取消激進民主派的參選資格,殺雞儆猴之餘仍必須與溫和民主派進行妥協,只是,泛民主派在政治信仰上恐難配合北京想要維持「一國兩制」的假面用意,中共那套橡皮圖章的政治運作模式也難在香港依樣畫葫蘆,就算在政治運作與法律解釋上獲得解脫,但隱藏在香港社會深層的反動與爭議仍是無解的狀態,沒有選舉投票作為民意的出口,泛民將走回社會抗爭路線;此外,香港民眾被剝奪感將可能擴大對泛民的支持,進而衝撞港府的統治威信,而2021年的重新改選結果恐怕也會不符北京的期待,甚至影響到2022年特首選舉的佈局。悲觀的是,北京仍會加強治港力度,香港情勢將更動盪不安。
(本文獲央廣授權轉載)

原訂今年(2020年)9月6日將進行的香港立法會議員改選,在參選提名的最後一天(7/31)結束後,香港特首林鄭月娥引用《緊急情況規例條例》正式對外宣布改選延後舉辦,預計會在明年(2021年)9月5日舉辦,同時也將今年的提名作業作廢

換言之,7月18日至7月底之間所有的提名參選人登記無效;然而,林鄭對於押後延辦選舉的理由是COVID-19疫情的擴散與確保選舉能公平進行的考量

針對本屆議會的真空期問題,則表示需要委由全國人大常委來作最後的定奪,此決定將牽動香港未來的政治動態,後續發展值得加以關注

香港立法會延選(示意圖)。   圖:翻攝自香港特別行政區立法會官網
香港立法會延選(示意圖)。   圖:翻攝自香港特別行政區立法會官網
網友留言
留言如有不雅或攻擊性文字、重複灌水、廣告、外站連結等內容,本網站將保有刪除留言之權利
留言
追蹤
網頁已閒置超過 90 秒囉!
請按任意鍵,或點擊空白處,即可回到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