陳昭南觀點》瘟疫加大飢荒 習近平再陷入大危機?

新頭殼newtalk 文/陳昭南
1970-01-01T00:00:00Z
湖北省解封後,滯留當地的北京市民專列「點對點」分批回到北京並進行14天居家隔離。   圖:中新社(資料照片)
湖北省解封後,滯留當地的北京市民專列「點對點」分批回到北京並進行14天居家隔離。   圖:中新社(資料照片)

截至4月30日為止的統計,武漢肺炎病毒染疫數據,全球總計共327萬1892例確診,有23萬2817例死亡。其中,美國仍然遙遙領先,確診1067061例,死亡62860人,義大利死亡27967人;英國死亡26842人。而台灣確診數429,死亡數6人,而且已連續五天「零確診」。

或許是台灣防疫抗疫成績太過美滿亮麗,以至於包括川普和習近平等全世界各國領袖,都正在急躁地想要儘快開放城市並快速復工力圖恢復正常生活和經濟活動而吵得不可開交之際,唯獨台灣居然有城市首長發癲似地敲鑼打鼓高嚷著要推動封城兵推?俗話說:吃不了三天飽飯,也或許是無計可施的一種耍賴選項。

瘟疫未歇,又緊接而來的糧食飢荒危機

除了搶著要復工讓人類從疫災中生活回歸正常的爭辯之外,人類另一個更可怕的災難正在快速逼近中。

4月21日聯合國轄下的「世界糧食計畫署」(WFP)已對世人提出嚴正警告:我們的世界,正因瘟疫蕭條而觸發了「聖經規模的糧食危機」。

WFP表示,原本2020年的局勢展望就已是二戰以來最糟,豈料疫情帶來的國際經濟封鎖,卻讓瀕臨饑荒的全球人口,在4個月內激增一倍、至少2億6,500萬人即將餓死。專家警告,如果國際社會無法在防疫的同時伸出援手,饑荒危機所觸發的政治動亂與戰爭,除了助長極端激進主義,對於歐美等先進國家來說,更可能出現數倍於2015歐洲難民危機的人口移動。屆時的動盪與衝擊,更將把整個世界拖入不可逆的災難後果裡。

「世界糧食計畫署」(WFP)已對世人提出嚴正警告:我們的世界,正因瘟疫蕭條而觸發了「聖經規模的糧食危機」。 圖:擷取自希望之聲
「世界糧食計畫署」(WFP)已對世人提出嚴正警告:我們的世界,正因瘟疫蕭條而觸發了「聖經規模的糧食危機」。 圖:擷取自希望之聲

WFP執行長比斯利(David Beasley)在接受《衛報》訪問時嚴重警告說:「我們談的『饑餓』不是大家少吃幾餐,空腹上床不舒服這種狀況。」比斯利在該次專訪中焦急地說:「我們談的是極端狀態、緊急狀況——人類正在朝大饑荒快速推進,如果我們不儘快準備救難,這些幾億人就死定了。」

中共已從「六穩」退守到「六保」!

如果搭配另兩則訊息來觀察,我們應該可以斷定WFP的此一嚴重警示絕對不是危言聳聽。

首先是,4月17日的中共政治局例會上提出了新的政治訴求,要「加大『六穩』工作力度」之外再加上「六保」:①保居民就業、②保基本民生、③保市場主體、④保糧食能源安全、⑤保產業鏈供應鏈穩定、⑥保基層運轉」以之「維護經濟發展和社會穩定大局」。

第二件參考訊息是,中共國家發改委、農業部等11個部門於4月27日聯合發布通知,要求各地科學防災減災,加強對境外草地貪夜蛾、沙漠蝗及國內蝗蟲的監測,堅決遏制蝗蟲「爆發成災」,實現「蟲口奪糧」保豐收。

中共國家發改委、農業部等11個部門要求堅決遏制蝗蟲「爆發成災」,實現「蟲口奪糧」保豐收。 圖:擷取自中國新聞網
中共國家發改委、農業部等11個部門要求堅決遏制蝗蟲「爆發成災」,實現「蟲口奪糧」保豐收。 圖:擷取自中國新聞網

黨媒【中新社】報導,這項名為「關於2020年度認真落實糧食安全省長責任制的通知」,除要求堅決遏制可能從境外輸入的蝗災,以影響糧食供應外,重點在於以各種方式推動並落實「糧食安全」,避免因2019冠狀病毒疾病(COVID-19,武漢肺炎)疫情影響糧食供應,衝擊社會穩定。

該項通知並下達指令,要突出抓好5個方面的年度重點任務落實,依序為:增強糧食綜合生產能力、保持糧食播種面積和產量基本穩定、加強糧食儲備安全管理、做好糧食市場和流通的文章、加強糧食應急保障能力建設。

這一項目同時要求中國各地,要「科學防災減災,加強對草地貪夜蛾、沙漠蝗及國內蝗蟲的監測,堅決遏制爆發成災,實現『蟲口奪糧』保豐收」。

中國老百姓就是吃草也能活一年!

中共中央下達的指令可視之為「搶糧奪糧」的提前部署,卻也不禁令人想起前年5月美中貿易戰初起時,王歧山所說一句被列為最經典冷血的統治者名言:「中國老百姓就是吃草也能活一年!」

參考荷蘭史學家馮客教授所著《 毛澤東的大飢荒:1958-1962年的中國浩劫史》(Mao’s Great Famine: The History of China’s Most Devastating Catastrophe),在該書中,他做出突破性總結:把50年代末至60年代初的大饑荒年代,餓死、自殺以及被處決和遭幹部用刑凌虐而死的非正常死亡人數由3000多萬人提升至最少4500萬人。

該書提示的檔案文件中還提到一句極度冷血的統治者紀錄,毛澤東說過:「當糧食不夠吃的時候,人會餓死,那最好讓一半人死掉,另一般人就能吃飽。」因此,當時的中國,很多人就這樣被蓄意餓死的。

同樣的情境轉換到這次的武漢肺炎疫情所不斷發生的染疫死亡事件。習近平嘶喊帶動的口號是:「武漢勝則湖北勝,湖北勝則全國勝」,顯見習近平乃深得毛澤東的冷血統治心法。

中國領導人習近平。 圖:取自習近平訪美臉書專頁Xi's US Visit
中國領導人習近平。 圖:取自習近平訪美臉書專頁Xi's US Visit

至於中國究竟在疫情中有多少確診人數和染病死亡人數,一直都諱莫如深,無人能知道真相。從中共統治的傳統經驗來看,死多少人完全不是應該被顧慮的問題,只要能保住中共政權,尤其是當權者的領導地位,死多少人亦不足惜!

「民族自尊心」驅使人民走向毀滅而不自知

毛時代給了中國人民一個「趕英超美」的想像力,其基因是延續抗美援朝時充分滿足「民族自尊心」的再一次情感躍升,憑此而展開了「大躍進」的悲情中國之大旅程;當時毛澤東最有名的提法是1958年喊出的口號「十五年超英,二十年趕美」。到了1965年1月11日的「七千人大會」上的講話中,偉大的毛主席自己又把「超英趕美」的時間尺度放寬到了一百多年。

現在來到了習近平時代,依樣畫葫蘆,習近平也照樣提出「中華民族的偉大復興」,又再一次借用「民族自尊心」的基因,而於2012年習近平上台時構築出一場虛幻的「中國夢」。其中有兩個先列性的不可動搖之前提是:「堅持以中國共產黨為領導核心」和「堅定不移走中國特色社會主義道路」。

接著2013年3月11日,習近平在提出:「建設一支聽黨指揮、能打勝仗、作風優良的人民軍隊,是黨在新形勢下的強軍目標」,這是槍桿子的掌控。

習近平於2016年2月19日在北京主持召開「黨的新聞輿論工作座談會」時提出「黨媒姓黨」,也一併將網路媒體全數納入姓黨班列中,這是筆桿子的盡入吾彀的一次言論大清洗,並進一步加強其對人民的思想控制。

第三個統治工具是中國人慣稱的「刀把子」,也就是所有的政法和警政系統。從中共建政起始,中共的政法與警政組織從來就直屬於黨,也就是生來就姓黨。習近平於2015年1月在中央政法工作會議上的講話再一次強調說:

「要加強和改進對政法工作的領導,選好配強政法機關領導班子,不斷提高政法隊伍思想政治素質和履職能力,培育造就一支忠於黨、忠於國家、忠於人民、忠於法律的政法隊伍,確保刀把子牢牢掌握在黨和人民手中。」

「刀把子」在習近平手上舞得虎虎生風,依此藉由反貪腐運動而將異己政敵完全清洗殆盡。

第四個統治工具即是最具收買控制效應的「錢袋子」,也就是中國金融財政系統的一把抓。當年鄧小平「要先讓一些人富起來」,江澤民則力行「大家一起悶聲發大財」,現在換上習近平則要讓那些已經發大財的民企財神爺們,諸如馬雲、馬化騰、李彥宏、劉強東等等都一一退休保命,此即是收緊「錢袋子」的封口,然後再收進另一批完全效忠自己的人來管財。

中國電商巨擘阿里巴巴創辦人馬雲日前卸任阿里巴巴董事局主席一職。 圖:翻攝自微博
中國電商巨擘阿里巴巴創辦人馬雲日前卸任阿里巴巴董事局主席一職。 圖:翻攝自微博

槍桿子、筆桿子、刀把子、錢袋子仍有效嗎?

這一切似乎都按照習近平的念想推進著,但一次武漢肺炎病毒的疫情不慎外洩,卻意外地提前讓全世界都翻了個鍋底朝天。

我們用點心來盤點一下,習班子所能有效掌控的槍桿子究竟有多少人染疫,而已經嚴重影響了其原有戰力?無解,而且很可能連習近平自己都是被隱匿者而不知確實數字的。

至於筆桿子,這次在全世界借疫橫行壓榨的「大外宣」,顯然是到處碰了壁而導致全球大反彈。別說美歐日澳印等國家都一致聲討中共隱匿疫情的譴責與究責索賠之外,連非洲最大國且被視之為「非洲兄弟」的奈及利亞都加入美國隊要向中共索賠200億美元。

回頭看,自2000年開始,中共政權即加大了對非洲國家的投資和財務輸出,截至2017年,向非洲發放的貸款總額超過1430億美元,中共成為非洲最大債權國。這也使得中共總能在需要時可以動員非洲大小各國都必須買中共面子支持或配和中共的任何政治需索。美國影響力幾近被迫全面退出非洲。

非洲各國趁疫向中共集體裹脅索賠

但據路透社此前的報導,非洲的財政部長們呼籲中共拿出1000億美元的經濟刺激系列計劃,其中440億美元來自免除債務還本償息。這些債務是雙邊的,多邊的,或商業的。他們希望非洲一些最窮的國家的一些債務可以豁免,其餘的變成長期的低息貸款。

這讓我們想到,正當全球反中情緒不斷升溫時,中國駐丹麥大使馮鐵對媒體咵言說:「國際社會並不等同於西方社會,中國與發展中國家、非洲國家有著非常友好的關係。」

我們不妨想像,用錢堆起來而且緊緊綑綁著中共利益算計的國際關係,說翻臉就翻臉,中共筆桿子的大外宣似乎已出現陰溝裡翻船的多起實例。這現象只會更淒慘吧!

「大外宣」即使遭受重大挫折,但對「大內宣」可一點不手軟。近期,在一波波強勢攻擊的愛國出征言論裡,五毛水軍集體圍剿方方,惡毒地指控她的寫作內容是「家醜外揚」,蓄意把武漢封城期間出現的各種悲傷醜惡的故事,交「給美國人做攻擊中國的武器」。五毛們也針對日記內容的各種造假懷疑外,同時將方方打成了「國家敵人」,扣上「漢奸」、「反革命」與「賣國賊」的帽子,宛如文革時期愛國批鬥的時空再現,更像似要將在國際上所受的的鳥氣全都出到方方一個人身上!

文革時期愛國批鬥的時空再現,更像似要將在國際上所受的的鳥氣全都出到方方一個人身上! 圖:翻攝自微博
文革時期愛國批鬥的時空再現,更像似要將在國際上所受的的鳥氣全都出到方方一個人身上! 圖:翻攝自微博

至於刀把子,從孟宏偉到孫力軍的相繼落馬,外界雖然多所揣測,真正的去勢拔官的緣由永遠都會是謎。卻也由此可以引申為習手上的這「刀把子」似乎用鈍了,究竟鈍到何種程度,則可以屏息以待後效。

高達2億的失業人口,習近平怎麼養活的了?

最後談到錢袋子。言論向來左傾的外媒《經濟學人》在4月中時提出一個可觀察的疑題:中國經濟已經陷入「半世紀來最慘」境地,向來擺闊充場面的習政權,為何不像西方國家那樣動輒數千億或上兆美元地大撒幣緊急紓困?

我們不免要好奇,如果中共失業人口真如外界估算的將高達2億人以上,習政權還有把握能做好上述所論及的「六保」嗎?

回到本文主題:搶糧與奪糧。

前者是跟人搶,美國首當其衝;後者是跟來自非洲的煌蟲爭奪。不僅只此,今年雲南省正在爆發近10年來最嚴重旱災,狀況十分嚴峻,統計到昨日為止,雲南已經有137條河川斷流,另有201座水庫乾涸。

對於人民的災難,我們抱持著哀矜勿喜的心情,但對於中共利用恐懼和仇恨手段在全球製造混亂的亂舞七傷拳之無德行徑,確實應該被嚴厲譴責的。

可預測,5月21日在北京即將招開的全國兩會中,將會對台灣提出更大力優惠的「惠台政策」,這是又再挖出一個更大錢坑誘引台商或台青自投羅網的大騙局。所謂「危邦不入,亂邦不居」,中共統治下的中國已經越來越不安全了!

台灣因為跟中共保持距離而得以逃過武漢肺炎的肆虐與毒害,期許在全球所觸發的「聖經規模的糧食危機」之災難裡,台灣也能有陳時中們一流的傑出團隊和所有醫護人員們繼續守護台灣。

作者陳昭南:曾任第二屆、第四屆立委、現任《六都春秋電子報》創辦人

截至4月30日為止的統計,武漢肺炎病毒染疫數據,全球總計共327萬1892例確診,有23萬2817例死亡。其中,美國仍然遙遙領先,確診1067061例,死亡62860人,義大利死亡27967人;英國死亡26842人。而台灣確診數429,死亡數6人,而且已連續五天「零確診」。

或許是台灣防疫抗疫成績太過美滿亮麗,以至於包括川普和習近平等全世界各國領袖,都正在急躁地想要儘快開放城市並快速復工力圖恢復正常生活和經濟活動而吵得不可開交之際。

網友留言
留言如有不雅或攻擊性文字、重複灌水、廣告、外站連結等內容,本網站將保有刪除留言之權利
留言
追蹤
字級
網頁已閒置超過 90 秒囉!
請按任意鍵,或點擊空白處,即可回到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