鈕承澤性侵案一審宣判 強制性交判刑4年仍可上訴

新頭殼newtalk | 楊瑾錚 綜合報導
1970-01-01T00:00:00Z
鈕承澤性侵劇組女助理案,一審宣判4年,可上訴。   圖:翻攝鈕承澤粉專
鈕承澤性侵劇組女助理案,一審宣判4年,可上訴。   圖:翻攝鈕承澤粉專

電影導演「豆導」鈕承澤,遭劇組女助理指控性侵,儘管他為自己設下4大防線,誤信女助理對他有意思、他也喜歡女助理、女助理沒有抗拒,雙方已達成和解(金額達7位數),力拼無罪或減刑、緩刑,台北地院仍依強制性交罪,判他4年徒刑。可上訴。

2018年11月23日,由任賢齊主演、鈕承澤執導電影《跑馬》,該劇組原訂當晚開工作會議,鈕承澤臨時取消會議,改成在家中聚會,並請劇組女主管帶被害女子到場,飲酒用餐至隔天凌晨,劇組人員和鈕的友人陸續離開,獨留被害人與鈕獨處,事後女助理指控鈕承澤當晚性侵。

鈕承澤上月在最終答辯時向法官說,這段時間媒體捕風捉影,親友都不和他聯絡,他除了忍受寂寞,也學會如何與自己相處,不知自己能否再撐得下去。但檢方仍以強制性交罪起訴,台北地方法院14日早上一審宣判,鈕承澤4年徒刑,可上訴。

鈕承澤在性侵案爆發後曾表示,他和被害女子互有好感,甚至認為女子願意獨自留下也是對他有意思,只是自己誤會了,並無性侵犯意。劇組女主管甚至出庭為他作證,表示鈕在劇組就常常對女助理示愛,而女助理檯面上及私下也都對此笑笑的,感覺2人有戀愛氛圍。

鈕承澤事後還曾拿出60萬元要補償被害女子,但女子堅決不收錢,認為這會被認為是代表原諒,但於2019年9月間,鈕承澤提高價碼,已悄悄支付「7位數」的百萬級賠償金給女子,但女子依舊不原諒。

儘管法院審理期間,鈕於庭上力爭清白,表示媒體捕風捉影,親友因這起性侵事件遠離他,沒再聯絡,熱愛的工作也停擺,而他已盡力與被害女子談和解,這段時間忍受了從未有過的寂寞,並學會跟自己相處等語,運用理性及感性雙管齊下的方式,希望法官能予以無罪或減刑、緩刑,但法官審酌後,仍依法將鈕判刑。

電影導演「豆導」鈕承澤,遭劇組女助理指控性侵,儘管他為自己設下4大防線,力拼無罪或減刑、緩刑,台北地院仍依強制性交罪,判他4年徒刑。可上訴。

2018年11月23日,由任賢齊主演、鈕承澤執導電影《跑馬》,該劇組原訂當晚開工作會議,鈕承澤臨時取消會議,改成在家中聚會

台北地方法院14日早上一審宣判,鈕承澤4年徒刑,可上訴。

網友留言
留言如有不雅或攻擊性文字、重複灌水、廣告、外站連結等內容,本網站將保有刪除留言之權利
留言
追蹤
網頁已閒置超過 90 秒囉!
請按任意鍵,或點擊空白處,即可回到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