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心潔走過老公外遇、事業低潮…

今周刊》「穿越黑暗,才能得到幸福的力量」 入圍金馬影后的生命課

新頭殼newtalk | 文 / 今周刊
1970-01-01T00:00:00Z
金馬影后李心潔。   圖:今周刊提供
金馬影后李心潔。   圖:今周刊提供

我們家的小朋友很會交朋友喔!」李心潔像在感嘆什麼似地說著話。她今年43歲了,卻仍習慣睜著一雙滴溜溜的大眼睛,露出比小女孩還燦爛的笑容,瞳孔裡的大眼珠子滾過來、滾過去。

談起那對雙胞胎寶貝兒子,她的神色又更靈動了些,「我們家有一個院子,屋裡屋外都有很多螞蟻,有人說螞蟻會咬人,但是我兒子從來沒被咬過,因為他們最喜歡跟螞蟻、蝸牛交朋友。」

「有一次,兒子同學的家長送了他們幾隻毛毛蟲。」母子3人便成日盯著毛毛蟲看。過了一陣子,軟軟的蟲子變成了硬硬的蛹;又過了一陣子,蛹裂了開來,毛毛蟲不見了,幾隻新生的蝴蝶緩緩張開牠們溼透的翅膀,「我對他們說,這個就是幸福的力量喔!」

「蝴蝶在羽化時,看起來卻很掙扎,沒有人能幫忙牠們。在一次又一次的掙扎過程中,翅膀才會慢慢變硬,才能飛。」李心潔笑道:「我想這就是成長吧,那是毛毛蟲的一種韌性!」

「等待毛毛蟲變成蝴蝶的時刻,那就是幸福的力量,是金錢買不到的東西。」母親對兩個兒子這麼說。她又露出天真的笑容:「愛和溫暖,希望兒子們可以學會,如何去愛所有的事物。」

自從幾年前懷孕、生子,李心潔足足有3年時間在螢幕前銷聲匿跡,然而她卻一口答應了導演林書宇的邀約,演出電影《夕霧花園》,最近將上映。17年前,李心潔就以《見鬼》奪下金馬影后,「鬼后」這個稱號接著便如影隨形地跟了她許多年,「十多年來,許多邀約都是找我演類似的角色。」

演好女性角色 刻畫大馬的時代悲歌

走過20、30、40歲,這個女人卻依然不想被定型,她認為,累積了人生和歲月的歷練,「我想演出馬來西亞的故事,也想要演好一個女性的故事。」

《夕霧花園》就是她在等的劇本,這部戲改編自大馬作家陳團英的同名小說,獲選第六屆英仕曼亞洲文學獎。故事是很深沉悲傷的,就像許許多多亞洲國家,馬來西亞也經歷過一段日據、英國殖民、馬共和人民共同交織出的時代悲歌,《夕霧花園》和李心潔,則決定凝視二戰時活生生劃在故鄉上的傷痕,今年她更靠著這部片,再次入圍了金馬影后。

從小在馬來西亞鄉村成長的李心潔,對那片土地的情感很深,「小時候,我並沒有聽到很多那個時代的故事,但外婆告訴我們,日本人打來時,他們有多害怕,要怎麼躲藏。」她輕嘆:「後來我看了許多那個時代的紀錄片,慢慢更知道人們遭遇的創傷。戰爭時,太多人變成受害者、犧牲品,無論是要離開、或是要繼續存活,都必須背負著那些東西活著。」

現實是殘酷的,直到現代也沒例外。李心潔在馬來西亞創建「小黃花教育基金會」搞慈善。前陣子有一位原住民老人家去世,幾位好友聽到便著手為亡者籌備喪葬費用,李心潔還到了老者的故鄉。

(本文由《今周刊》授權轉載,詳細內容請參閱第1195期

 

藝人李心潔自從幾年前懷孕、生子,有足足有3年時間在螢幕前銷聲匿跡,然而她先前卻一口答應了導演林書宇的邀約,演出電影《夕霧花園》,該部最近也即將上映。

李心潔早在17年前,就以《見鬼》奪下金馬影后,「鬼后」這個稱號接著便如影隨形地跟了她許多年。

李心潔透露,《夕霧花園》就是她在等的劇本,這部戲改編自大馬作家陳團英的同名小說,獲選第六屆英仕曼亞洲文學獎,是一個很深沉悲傷的故事。

李心潔以作品「夕霧花園」再度入圍金馬影后。    圖:今周刊提供
李心潔以作品「夕霧花園」再度入圍金馬影后。    圖:今周刊提供
今周刊最新一期出刊。   圖:今周刊提供
今周刊最新一期出刊。   圖:今周刊提供
喜歡這篇文章嗎?歡迎按讚、分享、灌溉 ~
※登入會員後FB分享可獲得﹝ 台北政治經濟交易所﹞點數100點 每日分享不同篇文章最多可得500點


 

網友回應
網頁已閒置超過 90 秒囉!
請按任意鍵,或點擊空白處,即可回到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