韓國瑜為何不怕罷免?陳瓊華翻10年前論文發現4大端倪

新頭殼newtalk | 謝佩玲 綜合報導
1970-01-01T00:00:00Z
高雄市長韓國瑜。   圖:張良一/攝(資料照片)
高雄市長韓國瑜。   圖:張良一/攝(資料照片)

高雄市長韓國瑜自說了「Yes I do」表態願代表國民黨參選總統大選後,引起諸多高雄市民不滿而展開罷免活動,連署人數不斷攀升,韓國瑜卻老神在在。前高市行政暨國際處長陳瓊華翻出韓國瑜10年前寫的期刊論文發現了端倪,原來韓國瑜早已對罷免、派系以及選舉瞭若指掌,才可以如此玩弄股掌間。

陳瓊華在臉書發文指出,韓國瑜25年前是第一個中央民代罷免成案當事人,10年前他以北大博士生身分提筆研究第一個鄉鎮長罷免成案,25年後他可能是第一個被罷免的直轄市市長。從韓國瑜曾投稿的論文可以發現,他對是中華民國最懂「罷免」理論和實務的政治人物。

她翻出10年前韓國瑜攻讀北京大學博士時所撰寫的期刊論文,2009年韓國瑜論文題目為:「從基層地方選舉罷免看地方自治發展的困境與衝擊:以雲林縣林內鄉鄉長罷免個案為例」。陳瓊華列出四大點解析該論文與現在韓國瑜所作所為的關聯性。

第一,韓國瑜的論文指出「在野時,什麼議題都可提,執政後卻一致標準的口吻『目前研議中』,首長素質高低決定政府品質及效能....也會影響民眾對政府的滿意層度」。陳瓊華說,難怪選前甚麼議題都敢講、什麼政見都敢提,就是「先選上再說」,摩天輪、挖石油、賽馬等,果然都呼應他10年前批判政治心得「目前研議中」。

至於首長素質,陳瓊華表示,韓國瑜就是要爬樹、要落跑、不把高雄河髒、發大草放在眼裡,為私利、為韓系,做市長不到半年就要選總統,他深諳公務人員在選舉政治中的微妙角色,所以他透過層層官僚去控制公務人員不得參與罷免連署,將政治學理知與行的淋漓盡致,鑽營民主漏洞、鞏固政治獲利。

第二,韓國瑜的論文說「罷免展現出人民參與政治的權利,這是民主政治的表現」。陳瓊華認為,10年前韓博士生很肯定「罷免」的民主真諦,通篇用各種換句話說、照樣造句肯定行使「罷免權」是人民的權利和智慧,但25年前韓立委高傲的在罷免立委答辯空白,國民黨傾全黨之力在立法院提高罷免門檻造成人民罷免權受挫。

陳瓊華接著說,10年後韓市長說這是一個「無聊的小兒科遊戲」,穿越時空以各種今日的他打臉過去,還要相信他說的進中聯辦只是去吃飯喝酒、跟中國只要交朋友發大財、為中華民國粉身碎骨?他是這麼勇於「過去種種譬如昨日死」啊!

第三,韓國瑜論文指出「地方派系長期在地方生根,一個無法取代的組織認同概念」。陳瓊華說,10年前的他就已經一字字一句句都在說「派系大於政黨」,不若強勢李登輝、不是潔癖馬英九,當韓國瑜成了總統,總統府將成為雲林張派、台中顏家、花蓮王…全台灣「派系運作與操控的場域」。

第四,韓國瑜論文說「選舉的流弊現象很多:如極端候選人容易勝出、政黨重要性降低」。陳瓊華表示,韓粉愈極端、愈狂熱就愈打破國民黨的建制性、愈降低他在國民黨內的「非正朔」,長期邊緣的韓國瑜才得以「超王趕朱踹郭」的登上國民黨總統候選人大位,看似韓粉讓他得罪所有黨內要人,實情是韓粉為他裂解了中國國民黨。

陳瓊華表示,與其說是期刊論文,更像韓國瑜政治心得,講派系、選舉、罷免,他都懂所以才能如此玩弄股掌間,通篇充滿「韓氏精神」,當提到「有些縣市、鄉鎮市公所的舉債上限早已到達」,他直接以「礙於資料取得困難,僅能從報章雜誌略窺一二」,省去提供資料來源,韓博士生極混做研究,不意外的韓市長也這樣極混做市政。

陳瓊華全文:

面對罷免,為什麼韓國瑜老神在在?

韓國瑜當然老神在在,無視罷免連署人數已近成案門檻,繼續荒腔走板的市政與全台拚總統,因爲,他絕對是中華民國最懂「罷免」理論和實務的政治人物。

25年前他是第一個中央民代罷免成案當事人,

10年前他以北大博士生身分提筆研究第一個鄉鎮長罷免成案,

25年後他可能是第一個被罷免的直轄市市長。

2009年北京大學博士生的韓國瑜就以「從基層地方選舉罷免看地方自治發展的困境與衝擊:以雲林縣林內鄉鄉長罷免個案為例」投稿學術期刊,研究因林內鄉焚化爐興建而起的「2003年林內鄉長罷免案」,雖然當年因投票率未達50%而未通過罷免,但後來雲林張派掌門人張榮味與罷免案中的鄉長都因林內鄉焚化爐貪汙案入獄服刑;以北大博士生身分研究他本人就在其中派系和利益的罷免案,充滿地利、人和,韓國瑜連做研究也做得很接地氣;通篇16頁的報告,彷彿是預言現今韓市府所作所為的懺情錄,也是10年前韓博士生肯定人民「罷免權」的真情告白,更是將派系運作技巧”躍然紙上”而今運作得更技巧的政治利益分配”心經”。
17年落魄政壇、跨海深造,研究的還是台灣的政治與罷免,復出後,在台灣政壇掀起千堆雪、攪動時局、創造分裂,即使沒有拿到博士學位,也堪是中共「得意門生」。

#通篇懺情錄打臉當今所作所為
2009年韓國瑜期刊投稿原文:
「在野時,什麼議題都可提,執政後卻一致標準的口吻’目前研議中‘,
首長素質高低決定政府品質及效能…也會影響民眾對政府的滿意層度,
地方首長、地方民代只一味於自己私利或派系生存,則地方自治的發展困境,
地方派系的恩庇侍從關係檯面化,取而代之的是政治利益與政治分贓,
首長常因選舉派系與政治立場不同,任意職務調動,影響公務人員職務的執行」

難怪選前甚麼議題都敢講、甚麼政見都敢提,就是「先選上再說」,摩天輪、挖石油、賽馬…,果然一件件、一樁樁都反諷的呼應他10年前批判政治心得「目前研議中」,他說首長素質決定市民怎麼看「政府」,但他就是要爬樹、要落跑、不把高雄河髒、發大草放在眼裡,為私利、為韓系,做市長不到半年就要選總統,他深諳公務人員在選舉政治中的微妙角色,所以他透過層層官僚去控制公務人員不得參與罷免連署,將政治學理知與行的淋漓盡致,鑽營民主漏洞、鞏固政治獲利。

#10年前擁抱的真理10年後說是小兒科遊戲
2009年韓國瑜期刊投稿原文:
「罷免展現出人民參與政治的權利,這是民主政治的表現,
以選舉罷免手段,解決選民與政府間產生的利害關係及權利受損問題,
選民僅能憑藉個人政治智慧…下次選舉重新選擇…或使用罷免手段使其去職。
透過罷免投票展現出人民的參政意識,把民主法治落實在地方自治精神中。」

10年前韓博士生很肯定「罷免」的民主真諦,通篇用各種換句話說、照樣造句肯定行使「罷免權」是人民的權利和智慧,但25年前韓立委高傲的在罷免立委答辯空白,國民黨傾全黨之力在立法院提高罷免門檻造成人民罷免權受挫,10年後韓市長說這是一個「無聊的小兒科遊戲」,穿越時空以各種今日的他打臉過去,還要相信他說的進中聯辦只是去吃飯喝酒、跟中國只要交朋友發大財、為中華民國粉身碎骨?他是這麼勇於「過去種種譬如昨日死」啊!

#來自派系更懂派系更操弄政治
2009年韓國瑜期刊投稿原文:
「地方政治生態並沒有因制度的變化而有改變,地方派系依然存在,
地方派系長期在地方生根,一個無法取代的組織認同概念,
早已淪為派系運作與操控的場域,地方派系不願意接受政黨節制,
黑道勢力介入選舉過程,企圖影響地方民意機關選舉的結果,
在南部沿海地區流行的一句話「可以破產,不能落選」。」

​ 這說明了眷村長大、軍校系統,韓國瑜卻與地方派系如此相濡以沫、共親共生,6月初確立他選總統的凱道造勢,全台灣各大地方派系在他身邊集合,高雄市長政績是零、1124助他翻天的青年選票血崩,但他還是成了總統候選人,與其說國民黨提名,不如說他已先獲得全台灣派系共同提名,10年前的他就已經一字字一句句都在說「派系大於政黨」,不若強勢李登輝、不是潔癖馬英九,當韓國瑜成了總統,總統府將成為雲林張派、台中顏家、花蓮王…全台灣「派系運作與操控的場域」。

#知道了所以做得更巧妙的事
2009年韓國瑜期刊投稿原文:
「選舉的流弊現象很多:如極端候選人容易勝出、政黨重要性降低,
政治人物為了強化自身派系,運用行政資源攏絡民意代表,
地方建設經費、地方補助款…所架構起的地方派系利益,都是阻礙地方自治發展」

韓粉愈極端、愈狂熱就愈打破國民黨的建制性、愈降低他在國民黨內的”非正朔”,長期邊緣的韓國瑜才得以”超王趕朱踹郭”的登上國民黨總統候選人大位,看似韓粉讓他得罪所有黨內要人,實情是韓粉為他裂解了中國國民黨,10年後的運作驗證他10年前的心得,他當然也就不吝於以行政資源換取議會、地方的”和諧和安寧”,所有引起爭議的人事安排、一人分飾兩角的做市長選總統…,「市政」只有2個字卻是韓國瑜無限運作籌碼和競選資源,雖然他說「阻礙地方自治發展」,但只是再打臉一次,他很習慣了。

#讀後心得「原來他都知道!」
2009年韓國瑜期刊投稿原文:
「建立公民典範,從底層基本公民教育做起,並提高候選人素質,
根本做法還應從公民意識與教育著手,唯有公民意識才能徹底改變….」

與其說是期刊論文,更像韓國瑜政治心得,講派系、選舉、罷免,他都懂所以才能如此玩弄股掌間,通篇充滿韓氏精神,當提到「有些縣市、鄉鎮市公所的舉債上限早已到達」,他直接以「礙於資料取得困難,僅能從報章雜誌略窺一二」,省去提供資料來源,韓博士生極混做研究,不意外的韓市長也這樣極混做市政,文中一再出現「公民意識」、「候選人素質」,但真的掌握行政資源、政治地位後,就是「塞子」、「屁眼」、「征服宇宙」…各種光怪陸離不忍卒讀。
他都知道,知道文章怎麼寫、知道話術怎麼操作、知道派系永在、知道利益交換,還好,我們還有「罷免權」,25年前國民黨為了救韓國瑜,強硬修法提高罷免門檻,25年來公民意識抬頭,罷免的門檻降低了,在明年國民黨可能利用新的國會席次比例、重演25年前提高罷免門檻前,這一次是台灣最接近「完整、有效行使罷免直轄市長」的歷史機會,請珍惜、緊握,記住整個香江的遺憾。

罷免民主的嘲弄者,重生台灣民主。

高雄市長韓國瑜自說了「Yes I do」表態願代表國民黨參選總統大選後,引起諸多高雄市民不滿而展開罷免活動,連署人數不斷攀升,韓國瑜卻老神在在。

前高市行政暨國際處長陳瓊華翻出韓國瑜10年前寫的期刊論文發現了端倪,原來韓國瑜早已對罷免、派系以及選舉瞭若指掌,才可以如此玩弄股掌間。

喜歡這篇文章嗎?歡迎按讚、分享、灌溉 ~
※登入會員後FB分享可獲得﹝ 台北政治經濟交易所﹞點數100點 每日分享不同篇文章最多可得500點


 

網友回應
網頁已閒置超過 90 秒囉!
請按任意鍵,或點擊空白處,即可回到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