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國出口崩潰、日韓緊張 專家:亞洲世紀已經結束

新頭殼newtalk | 洪聖斐 編譯報導
1970-01-01T00:00:00Z
美國史丹佛大學胡佛研究所研究員奧斯林(Michael Auslin)指出,「亞洲人的世紀」已經結束了。   圖:Jaima Fogg, U.S. Navy提供CC BY 2.0
美國史丹佛大學胡佛研究所研究員奧斯林(Michael Auslin)指出,「亞洲人的世紀」已經結束了。   圖:Jaima Fogg, U.S. Navy提供CC BY 2.0

東亞在第二次世界大戰結束後,日本、四小龍、四小虎快速崛起。中國改革開放後也緊追在後,並迅速趕過。其後整個東協和南亞也都有非常可觀的發展。新加坡前駐聯合國大使馬凱碩(Kishore Mahbubani)與英國學者雅克(Martin Jacques)都曾斷言,21世紀將成為「亞洲人的世紀」( the Asian Century)。然而,《外交政策》(Foreign Policy)卻在7月31日刊登美國史丹佛大學胡佛研究所亞洲問題專家奧斯林(Michael R. Auslin)的一篇文章,指出〈亞洲人的世紀已經終結〉。

奧斯林指出,隨著中國的經濟劇烈趨緩、香港民主蒙受攻擊,以及日韓兩國的新冷戰,本應推動亞洲地區走向光榮未來的活力似乎正在崩潰。

亞洲的地緣政治動盪一直在醞釀之中。事實上,過去數十年來,認定中國將主宰世界的人忽略了該地區的弱點。他們以為該地區會開始表現出一種共同的「亞洲價值」,想像美國的影響力正在減弱,而北京和新德里將比華盛頓更能決定全球的未來。然而在該地區某些閃閃發光的新城市底下,支撐其崛起的基礎卻早已開始破裂。

奧斯林說,美國總統川普與北京的貿易戰,包括對中國近一半出口到美國的25%的關稅,已經加速了中國經濟的衰退。該國上一季的成長速度是近三十年來最慢的。就算中國官方公布的成長率數據6.2%可信,也不僅只揭示了川普的貿易行動帶來的衝擊,而且顯示出中國的改革停滯不前,並且效率普遍低落。

中國對美國的出口已經崩潰,對世界其他地區的出口也在減少。與此同時,谷歌(Google)和戴爾(Dell)等數十家大公司正在減少或取消在中國的生產,加劇了經濟放緩和全球供應鏈的重塑。對中國經濟的未來雪上加霜的是,最近的一份報告顯示,該國的企業、家庭和政府債務總額目前佔國內生產總值的300%, 其中大部分都陷入了不透明和複雜的交易中,可能成為滴答作響的定時炸彈。

不僅中國面臨經濟困境。在發達國家,如韓國和日本,儘管經歷了多年的改革,但仍然持續低迷,而近年來印度曾一度炙手可熱的增長減少了一半,這引發了人們對中產階級能否進一步發展的擔憂。這種擔憂在整個東南亞也很普遍。

經濟只是問題的一部分。中國一直試圖壓迫香港和台灣的民主,威脅該地區的政治穩定。在香港,連續7週的反送中民主抗議活動正瀕臨北京出手干預的危險局面。一旦中國出動軍隊,可能導致30年前天安門廣場以來最血腥的衝突。

甚至連亞洲的民主國家也進入危險區。由於韓國當局通過其法院追究日本在二戰期間強制勞動的責任,日韓兩國面臨關係完全破裂的危險。東京乃以對韓國電子產業至關重要的化學品供應,加以回敬。在2018年末,日本聲稱一艘韓國海軍艦艇用雷達鎖定日本巡邏機,幾乎引發了軍事危機。與此同時,越南正面臨中國在南中國海的石油勘探問題,兩國船艦也互相對峙。

亞洲地區的衝突也威脅著全世界的安全。儘管舉行了三輪總統高峰會,朝鮮仍然是一個擁有核能力的國家,也在世界各地進行網路戰攻勢。專制國家在全球公民自由的鬥爭中也取得優勢,部分原因是中國強化了高科技監控系統。許多人認為華為和其他中國公司一樣,對任何採用其技術的國家都存在安全風險。聯邦調查局警告說,中國是對美國校園、政府和大企業的最大間諜威脅。

美國決策者們曾認為,中國的經濟現代化和和平崛起將帶來全球繁榮與合作,將亞洲的先進經濟體與美國、歐洲和其他國家的消費者聯繫起來。但那種想法是錯的。同樣,多年來試圖拉近美國與日本和韓國的結盟關係的努力已經失敗。現在是重新考慮亞洲未來的時候了。

奧斯林指出,隨著亞洲的麻煩惡化,美國在該地區的政策將不得不改變。經濟上較弱的盟友將不太能夠幫助美國維持安全,增加民族主義將考驗區域合作,使維持穩定變得更加困難。在最壞的情況下,美國軍隊可能會捲入任何地區武裝衝突。

但危機也是機遇。最重要的是,中國經濟放緩,國內壓制加劇以及南中國海及其他地區的威脅行為正在使亞洲其他的國家以往任何時候都更加提防這個強權。

奧斯林認為華府應該毫不掩飾地提供一種經濟替代方案,例如提供更強大的開發援助和與戰略國家的公平雙邊貿易。與澳大利亞和日本等盟國以及印度等合作夥伴一起,現在也是時候嘗試建立一個利益聯盟的海洋聯盟,將美國和盟軍的區域海軍和海岸警衛聯繫起來。美國國務卿蓬佩奧(Mike Pompeo)所提出的「不可剝奪權利委員會」(Commission on Unalienable Rights)專注於人權在美國外交政策中的作用,便為整個印度洋 - 太平洋地區志同道合的國家提供了另一個潛在的基石。

奧斯林說,與流行觀點相反,未來不會是亞洲人的。 該地區有太多的關鍵指標目前正朝著錯誤的方向發展。 面對深刻而持久的問題,亞洲各國人民為了改善生活辛苦掙扎,各國政府也將發現他們受到結構性弱點和外交爭端的影響,能力有限。

從長遠來看,亞洲的經濟增長起伏不定,合作與危機交替出現。 亞洲各國政府和企業遠遠不是全球唯一的領導者,必須向世界其他地區的成功先例學習新的思想和改革知道。在塑造亞洲未來進一步開放和穩定的過程中,美國可以發揮重要作用,與願意的合作夥伴以及數百萬渴望使他們所處地區更自由和更繁榮的人們合作。

網友留言
留言如有不雅或攻擊性文字、重複灌水、廣告、外站連結等內容,本網站將保有刪除留言之權利
留言
追蹤
字級
網頁已閒置超過 90 秒囉!
請按任意鍵,或點擊空白處,即可回到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