管仁健觀點》酒空總統為何就是戒不了酒?

新頭殼newtalk 文/管仁健
1970-01-01T00:00:00Z
高雄市長韓國瑜對於黨內大老趙守博勸他要戒酒一事,,只是鬼打牆的強調「不可能喝醉」,就是不願面對問題。   圖:張良一/攝(資料照)
高雄市長韓國瑜對於黨內大老趙守博勸他要戒酒一事,,只是鬼打牆的強調「不可能喝醉」,就是不願面對問題。   圖:張良一/攝(資料照)

一個台灣,兩個世界,其中最大的區隔就是國語人與台語人。很多詞彙國台語用漢字表達,看來都一樣,但內涵卻完全不同。

例如國語的「頭殼」就是頭的外殼,但台語的「頭殼」卻包括頭腦。國語的「火車頭」就是火車的頭,台語的「火車頭」卻是火車站。如果國語人對台語望文生義,用國語直接去解釋台語,往往就變雞同鴨講了。

台語俗諺「酒空無藥醫」,很多國語人就比照《本草綱目》「腦殘無藥醫」,把「空」當成腦殘或智障,就是用來罵人的「笨蛋」。然而懂台語的人應該會發現,「空」在台語裡不是單指智障或是笨,有些罹患精神病的、年老耳背的,也都可說是「空」。

有些年輕的鄉民,或許就會納悶,現在三立鄉土劇《甘味人生》裡的大反派議長「朱火爐」,本名吳鈴山,為何卻都被人稱為「康安」?其實那就是台語「空A」,1989年華視連續劇《愛》裡,女主角月女(金素梅)的弟弟火旺,罹患腦性麻痺,大家都不叫他火旺,而叫他「空A」,飾演火旺的吳鈴山,從此綽號就是「空A」。

可見台語的「空」並不是單指智障,而是泛指一種正常人難以溝通的狀態,所以精神病的、年老耳背的、腦性麻痺的……甚至喝酒酒喝到「馬西馬西」(má-se-má-se)的「癮仙哥」(giàn-sian-ko), 我們也就直接說這是「酒空」。

「酒空」不一定會「掠兔仔」(lia̍h-thòo-á),也就是不一定會嘔吐,外表看來不見得有醉態,甚至有時還特別有精神,話夾子也大開,可是說出來的卻都是類似「當塞子不當棋子」「發財外交」「拉進來、打出去」之類正常「倫」無法能解的外星語。

吃了「誠實豆沙包」的中評委

2020年的總統大選,紛紛擾擾近半年的國民黨提名,總算告一段落。雖然場內最需整合的郭台銘不來,地主縣太爺侯友宜沒來,連王金平也只坐了10分鐘就走;加上場外藍天行動聯盟和死忠韓粉集結抗議,反對黨中央修改黨章讓總統可不兼黨主席,此舉根本就是「卡韓」。

一向堅持宮廷朝儀的國民黨,在大朝大典的總統提名典禮上,提名的又是遙遙領先其他挑戰者的韓天教主,為什麼還會出現這種台下亂得像市場,台上又冷得像冰箱的難堪景象?就算是4年前提名條仔姊時,場面也沒這麼怪異吧?

但無論如何,亂成一團的國民黨全代會,28日還是順利落幕了,不過驚濤駭浪只是開始。次日在黨部舉行的中評委會議,吃了「誠實豆沙包」的中評委趙守博,終於還是先點破了教主的死穴,讓網路上那些「電話教武功」的武林大師,可以集思廣益,有備無患。大家幫教主找出防禦之道,總比大選中才被對手修理好多了吧!

2019年7月29日《新頭殼》報導〈韓市長大難關? 中評委要韓宣示「絕不喝酒」〉

「國民黨中央今天(29日)上午舉行中央評議委員會,多名中評委為了明年國民黨能勝選,殷切提出多項建議。其中,中評委趙守博不僅強調韓國瑜不能只喊口號,要對重要議題親自了解,更建議韓「從現在開始宣示,一直到當選總統絕不喝酒」。語畢,台下一片拍手叫好。……」

到底「戒酒有什麼困難?」

趙守博這句「戒酒有什麼困難?」,讓這位新出爐的酒空總統情何以堪?外界反應就請看一下當天《新頭殼》的其他標題:

〈韓國瑜被勸戒酒?柯P:唉喲 !哪壺不提提哪壺〉
〈韓國瑜的唬爛、愛酒 王定宇:是國民黨的公開秘密?〉
〈戒酒不如「先戒帶職參選的權力慾」 徐永明:放過高雄人比較實在〉

雖然柯文哲、王定宇及徐永明都不相信韓天教主能戒酒,但教主的屬下仍須出面緩頰。2019年7月29日《新頭殼》報導〈趙守博建議韓國瑜戒酒 王淺秋:沒必要汙名化〉

「趙守博表示,、……『戒酒有什麼困難?』韓國瑜解釋說是睡覺前都會背心經,但這個跟喝酒沒有關係,庶民不會接受,如果韓國瑜宣示戒酒,對他是加分的。

高市新聞局長王淺秋出面代韓國瑜回應,她表示,有一種冷叫媽媽覺得你冷,有一種醉叫關心你的大佬們擔心你會醉,其實真的沒有那麼嚴重,喝酒不需要被汙名化,飲酒是餐飲文化一環,市長就任以來沒有飲酒過量過,甚至是城市行銷商品重要一環,相信大家是善意關心,所以謝謝,市長會注意謹慎,不用過度擔心。……」

其實國民黨提名的2020年總統候選人,是不是一個酒空?就算是最死忠的和粉,心裡也都有數。2月17日晚間,這酒空在酒吧開直播,說了一次「全台灣都欠高雄」,而且酒空搞威,再重複一次「全台灣都欠高雄」,引發外界側目。幸好當時這酒空尚未宣布要參選參選總統。阿里山原住民、屏東核三廠附近居民、蘭嶼核廢料場附近居民……不會來跟這酒空市長抗議,他們到底欠了高雄什麼?

5月22日黃光芹在臉書發文,「請韓國瑜再講講,你是怎麼花天的?……在當立委時花天酒地,上酒廊手都摸人家哪裡?都帶幾個小姐出場?立法院資深立委老早就告訴我,你不只吃喝賭……」,

別為了顧身材而變酒空

國民黨提名了一個酒空總統,其實問題也不難解,就像趙守博說的「戒酒有什麼困難?」教主自己出面承諾,從此刻起戒酒到總統選完,一切質疑不就解決了嗎?但教主先是對著記者念心經,後是要新聞局長出面說明非高雄市政問題,就是不願面對問題。

2019年7月30日《新頭殼》報導〈韓國瑜拿水果刀嗆蘇貞昌:來逮捕我吧!連基本的幽默感都沒有!〉:

「韓國瑜今天接受媒體聯訪時,……對於黨內大老趙守博勸他要戒酒一事,韓國瑜說,

『我認為我身為高雄市市長,就任6個月來,沒有喝醉過一次,……所以某些人說韓國瑜喝醉酒,戒酒等等,到底有沒有和我生活一起,到底有沒有跟我生活在一起?有沒有仔細的觀察,我不太清楚,而且我也完全不瞭解講這個話的想法,想法是什麼?我再重申一遍,身為高雄市長,在這個職務上,不可能喝醉一次,一次都不可能喝醉,……』」

教主的說法與屬下的新聞局長一樣,不願承諾戒酒,只是一再找人爭辯「不可能喝醉」,就跟所有酒駕肇事者說詞一樣,堅持自己「不可能喝醉」。人家勸你戒酒,你卻一直說「不可能喝醉」,這不就是無法對話的酒空嗎?

台灣政壇愛喝酒的一堆,藍綠都有,但別人會喝醉,卻不會變成無法溝通,永遠雞同鴨講的酒空啊!藍營的海線王標哥,綠營的桃園王胖周瑜,大家看他們的身材就知道,他們喝酒也吃東西,缺點是會發胖,優點則是不會變酒空。

20年前喝茫了的胖周瑜,跟你打過一次招呼,20年後再遇到時,不但能正確叫出你的姓氏,更離譜的是還能接續20年前的話題,這就是不空肚子喝酒的好處。但是韓天教主就不一樣了,他的大跟班立委陳學聖爆料,教主愛喝高粱配生大蒜,號稱可以殺菌,可是這樣喝就鐵定掛,不變酒空也難了。

給教主一個良心的建議,上策當然是戒酒,中策則是喝酒時也吃點東西墊墊胃,千萬別用下策,只是鬼打牆的強調「不可能喝醉」,那不就更證明自己是個無法正常與人對話的酒空?真的,至少跟標哥或胖周瑜那樣,別為了顧身材而變酒空吧!

喜歡這篇文章嗎?歡迎按讚、分享、灌溉 ~
※登入會員後FB分享可獲得﹝ 台北政治經濟交易所﹞點數100點 每日分享不同篇文章最多可得500點


 

網友回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