政治犯三類型 白恐受難者:我是最可憐那種 莫名其妙被抓走

新頭殼newtalk | 陳佩君 台北市報導
1970-01-01T00:00:00Z
白色恐怖受難者陳欽生(圖右)與其他受難者一同合影。   圖:陳佩君/攝
白色恐怖受難者陳欽生(圖右)與其他受難者一同合影。   圖:陳佩君/攝

由台灣財經刑法研究學會與二二八國家紀念基金會,共同舉辦「從迫害到平反—民主與人權之路」特展,今天(12日)舉行開幕式,找來政治受害者家屬分享經歷。白色恐怖受難者陳欽生表示,他當年被以莫須有罪名定罪,他們要的平反很簡單,希望從檔案中找出真相,以及加害者的道歉。

陳欽生表示,國會日前通過政治檔案法,應該可以還原過去事件、追求真相,但他並不認為百分之百有效用,因為背後有很多陰謀,很多檔案的真相早已消失。

陳欽生指出,當初在除罪記者會上,他有提及政治受難者有三類型,第一種,他們追求更好的社會、第二是大多數的人,也就是看一本書、參加會議等就被抓走,最後一種就是像他一樣的可憐受刑人,沒有證據事實能證明對國家不利,卻被以莫須有罪名被抓走。

他說,當時領導人不正常,造成今天平反的政治受難者受冤屈,他們要求平反很簡單,只希望從檔案資料找出真相,「我們為何要被抓,被打入政治黑牢中?」期盼總統、有關單位能告訴他們真相,還有加害者的道歉。

馬來西亞人的陳欽生,1967年以僑生身份來到台灣學中文,1968年考進成功大學化學工程學系,1971年因台南美國新聞處爆炸案被捕,後被判刑12年,在景美看守所關押1年半以後,轉到綠島綠洲山莊服刑8年11個月,最後2年被轉到台灣仁愛教育實驗所。出獄後因沒有身分證,以及政治犯身分被特務騷擾,被迫在台北流浪三年,直到1986年以死脅迫拿到身份證以後生活才逐漸改善,現在定居台灣。

由台灣財經刑法研究學會與二二八國家紀念基金會,共同舉辦「從迫害到平反—民主與人權之路」特展,今天(12日)舉行開幕式

找來政治受害者家屬分享經歷。白色恐怖受難者陳欽生表示,他當年被以莫須有罪名定罪,他們要的平反很簡單,希望從檔案中找出真相,以及加害者的道歉

喜歡這篇文章嗎?歡迎按讚、分享、灌溉 ~
※登入會員後FB分享可獲得﹝ 台北政治經濟交易所﹞點數100點 每日分享不同篇文章最多可得500點


 

網友回應